乐龄网 >>  文学频道 >>  文章 >> 文章内容

发表时间:2017-11-10 09:07:29

该作者的文章:

 苇丛漫步

喜欢摄影,免不了四处游荡,但凡是有湖水湿地或浅滩的地域都会遇到芦苇。每每这个时候,我便会仔细的欣赏它们娇柔的身材甩动着蓬松的头颅在微风中曼舞。

我喜欢芦苇,因为它的平凡和非凡。之所以说它平凡,因为它们仅仅是万千植物中的一员。之所以说它非凡,因为大自然赐予了它们周身为人类服务的资产。芦苇一身是宝,叶,花,茎,根,整体均可入药,而且芦苇还可以造纸,坚硬的芦苇还可以制作芦笛,苇膜便是贴在竹笛赏制造出优美声音的笛膜。京剧《沙家浜》带给我的一个记忆还包括:芦荡中的新四军战士就是吃着芦根和鸡头米而坚持抗战的。

我喜欢拍摄芦花,因为它的飘逸和浪漫。之所以说它飘逸,就在于它为我留下了顺风飘荡集体群舞的壮观影象;之所以说它浪漫,就在于《诗经》赋予了它妻子回味征夫给她留下美好形象的场景:“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国风-秦风》)

我喜欢在苇林中漫步,因为它的内涵和凄凉。之所以说它富有内涵,就在于它为人们带来的畅想。《伊索寓言》讲给我们一个童话:芦苇与橡树为它们谁有耐力和力量争吵不休,橡树指责芦苇说它没有力量,无论什么风都能轻易地让它摇荡。过了一会儿,一阵猛烈的强风吹了过来,芦苇弯下腰,顺风仰倒,避开了强风的侵袭。而橡树却坚强的迎着狂风,奋力抵抗。结果,橡树被连根拔掉了,芦苇则重新坚强的站了起来(《伊索寓言》第二卷第四十三篇《芦苇与橡树》)。之所以说它凄凉,就在于秋天里它给诗人带来了惆怅。宋人邓肃站在芦苇面前说:“江边芦苇风飕飕,东君一点破寒愁(《题梅斋》)。”同样,明代画家诗人唐寅感慨万千:“芦苇潇潇野渚秋,满蓑风雨独归舟。莫嫌此地风波恶,处处风波处处愁(《题画廿四首》)。” 我喜欢站在苇丛旁思索,因为它的丰收和自卑。之所以说它丰收,宋人廖行之看到了:“相呼相唤稻粱熟,年去年来芦苇秋(《暮秋闻雁》)。”而现代京剧《沙家浜》中郭建光所唱更加明确:“芦花放,稻谷香,岸柳成行。”之所以说它自卑,就在于出自明朝翰林学士解缙的一副对联:“墙上芦苇,头重脚轻根底浅,山间竹笋,嘴尖皮厚腹中空。”

从初春好似禾苗钻出水面的一片绿油油的芦苇,到塘苇似竹的夏季,直至秋天的芦苇金黄一片,远看宛如一片等待收割的稻田。芦苇坚强自在的生长着,无私的为了奉献度过着自己的一生。在这一生中,它不仅仅奉献着自身,还为大自然留下了富有哲理的思想和美妙画面的景象。面对夕阳的映照,金黄的芦花摇曳着身躯,孩子们、少女们、老人们站在它们的面前,笑着、跳着、奔跑着……多美呀!

  

共获得积分:1 ,共1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