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网 >>  文学频道 >>  文章 >> 文章内容

发表时间:2017-12-04 09:32:38

该作者的文章:

 

循着秋天的脚步(六)

银杏灿灿

以前,秋冬时节,弄堂里,常常会响起“香炒糯米热白果,香是香来糯是糯,一个铜板买三颗,三个铜板买十颗字正腔圆的上海小调,这是卖白果的来了。一副担子,一头一只小碳炉和铁丝做的笼子;另一头装着生白果。从大人处要来钱,小贩就在铁丝笼里放进生白果烤,一会儿“哔剥、哔剥”地白果裂了,香气四溢。剥去壳,来不及细看,就把碧绿半透明的果肉放进嘴里。小贩唱着“老板吃仔我格热白果,生意兴隆钞票多新媳妇吃仔我格热白果生个倪子胖又大;小朋友吃仔我格热白果聪明伶俐像花朵……”离去。

小学五年级“自然常识”课上,老师说,白果树,就是银杏树,生长很慢,爷爷种下树孙子才能吃到果,所以也叫“公孙树”。

上中学了,每天要走过老城厢一条小路——永泰街。街的北头与乔家路交界处,有一座小庙,门口有一株银杏树,树很粗,黝黑、苍老。但树身是空的,只有半圈树皮,要不是靠着墙,早就倒下了。但枝繁叶茂,覆盖街口,小庙、民房。

树为什么会空心?当地传说:几百年前一天,不知从哪里来了一条蛇钻到树里做窠。蛇越来越大,树也越来越空,没人敢到庙里来烧香。玉皇大帝知道了,派雷公雷婆把蛇打死捉走。所以,那没皮的半爿树上有雷劈火烧的痕迹。树也成了精,成了仙,有求必应,保一方平安。那时的我,是相信的。

现在永泰街没多大变化,就是小庙没了,再拆了一些民房,高高的铁栅栏,圈出三角形地块,把古银杏树围在里面。大大的颇为繁杂的钢管支架,支撑着摇摇欲坠的古树。树前一石碑,虽然在栅栏外看不见碑文,但我认为应该是原来那块三百年前康熙时所立的保护古树的石碑。地上新立一块牌子:古树名木,0043,银杏,700年 。古树旁边有三棵新种银杏树,来陪伴它们的老祖宗。

今秋,我又去探望它。去得晚了,它的枝条上只有几片残叶在寒风中飘荡。但是,边上民房屋上覆盖着的黄叶,表明古树的生命力还旺盛着呢!

一九六四年春,让大学文科生参加“小四清”以接触社会。我们到嘉定县方泰公社光明大队,两人一组配合工作队员下到生产队(村)。金家生产队有一株要几个人才能合围的高大的银杏树,当地人说有一千多年了。它身躯之庞大,枝叶之浓密,覆盖面之大,令人啧啧称奇。可惜不是秋天,没看到满树披挂黄金甲的景象。

资料显示,这棵古银杏是上海地区现存古树名木中最为古老的,植于唐贞元元年785年),编号“0001”,荣称上海“树王”。为了保护建起了“古树公园·银杏园”。我几次计划要去看看,但至今没有成行。有生之年我是一定要去的。

现在,上海观赏银杏除了去公园和郊外,在市中心就有多条“银杏路”,最早的大概是大沽路从成都路高架下向西至石门一路写字楼林立中,银杏沿人行道和自行车道排开

我家小区前面的南塘浜路东段,这条仅能单向行驶小车的小马路上,金黄的银杏树蜿蜒百余米,风姿绰约,柔美典雅。有的在绿树丛中独自灿烂;有的与红枫互相掩映;有的与秀竹一起婆娑;有的与楼房相依喃喃私语;更多的是手拉手,使小路成了笼着金色梦的长廊。

0一三年十二月十四日傍晚,我去“静安雕塑公园”。是夜,寒风微微,月色朦胧,灯光影射下的银杏少了些刚毅,多了些妩媚。见我在拍银杏,常常有人要求看照片,都说漂亮。还有的提醒我:要把月亮拍进去。一位拄着拐杖的老人,在银杏道上蹒跚而行。我不清楚他为什么要在寒冷的夜晚一个人行走在这里,但我想起了永泰街口的那棵老银杏树。




































 

共获得积分:16 ,共16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