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网 >>  文学频道 >>  文章 >> 文章内容

发表时间:2017-12-05 09:02:09

标签:文学 

该作者的文章:

 

            日子之60 小孩子的游戏与恶作剧 续 

    当年既没有电视又没有电脑,什么游乐场更没有,小孩子精力过剩,就自己创造游戏,个个都玩的不亦乐乎忘乎所以。
    当年普遍玩的游戏是“摔pia叽”“摔元宝”。pia叽是用烟盒做的,把烟盒叠成三角形在地上摔来摔去,以自己的pia叽把别人的pia叽煽翻过来为赢;“摔元宝”和“摔pia叽”一样道理,不过元宝是用两张纸叠成四四方方的形状,这个“摔元宝”也就是在一二年级的时候玩过,到了三年级以后,小孩子基本就是摔烟盒了。当年的烟盒以“佳宾”牌儿“太阳”牌儿“天马”牌儿为主,尤其是“佳宾”“太阳”,统治天下多少年,小孩子的手里尽是“佳宾”“太阳”。在“摔pia叽”的同时,还用纸叠手枪,一般的都叠成二十响驳壳枪的样子,大了一点儿开始做木头枪、火药枪、火柴枪,这个以前说过。
    小孩子在小的时候有一个调侃的说法,即撒尿和泥玩,大了一点儿的小孩子不至于撒尿和泥玩儿,可是和泥这活计少不了。弄来黄土和泥,和好了泥,把泥做成碗状,往石板上碗口朝下猛摔,在气流的作用下,碗底被冲出一个大口子,对方就得用黄土泥堵漏,其实赢一大堆黄土泥也没什么用处,就是一个玩儿。说到黄土泥,还有一个玩法,即做“模子”,做模子的黄土泥得用“澄浆泥”,即把黄土泥用多一些的水和好,放在盆里沉淀,沉淀好的黄土泥细腻好使。这“模子”一般的有神话人物、古代武将、高楼大厦、动物、宝塔、鱼虫花鸟等等,最多的是《西游记》里的那师徒四个,唐僧、孙悟空、猪八戒、沙和尚都是活灵活现的。这“模子”分凹、凸,一般用凹的做样本,做出来凸的算成品,小孩子可以互相交换互通有无。真有好模子的,那做模子的泥红澄澄的特别的细腻光滑,有一个少数民族的老头儿,是吹糖人的,他吹糖人不像现在的吹糖人的,用手就可以造出形状来,那个老头儿吹糖人用泥模子,把中空的一点糖稀放在两片模子里,一吹,糖稀在模子里膨胀成型,插上一根小棍揭去模子就得,什么大公鸡、猴儿拉稀等等,上点儿颜色特别的新鲜喜庆,深受小孩子喜爱。
    还有弹珠子也是小孩子喜欢的游戏,划一个长三四十公分宽二十来公分的长方形叫“城”,小孩子每个人下注一个玻璃球成一排,离这玻璃球有一丈远的地方画一条横线,在石头剪子布排好先后顺序以后,挨着个的弹球,目的是把玻璃球从城里打、撞出去,打撞出去的玻璃球就是自己的,如果弹出去的玻璃球撞出去一个玻璃球自己却定在城里,得把撞出去的球拿来换自己的玻璃球。开始的时候用玻璃球弹,后来使开了铁球,结果把玻璃球砸的坑坑洼洼,这种玻璃球叫“喇巴蛋儿”,不值钱。有的人弹球的技术特别的好,把玻璃球都赢了来,别人就得花钱从他那里买玻璃球,一分钱一个或是二分钱一个,看玻璃球的质量好坏,有的人一次就买两角钱的玻璃球,结果过一小会儿就输个精光,再接着买玻璃球,接着输。有的厉害角色赢的玻璃球子一大盒子,这人就给他起绰号,曰“大拿”。
    我在我的帖子“日子之34 少年时期小制作”里说过,“小孩子最常玩儿的是弹弓子,那个时候哪里有现在这么好的弹弓,都是汽车里胎上割下来的胶皮,这胶皮有熟胶皮和生胶皮之分,熟胶皮弹性大拉着省劲,生胶皮弹性差,拉着费老劲了,而且也没有准头儿。弹弓子把手是8号铁丝弯的,使劲儿大一点弹弓子把手就走形。开始去河套捡石子,石子大小不一,而且石子不圆,石子因为不圆打出去尽走斜线,我就弄一些黄土,和泥搓泥球儿,一搓就搓几百个,晒干,装挎兜里比石子轻而且装得多,泥球打出去比石子走的直,准头儿就好多了,而且泥球打在墙上四处迸裂,好玩。经常的去树林子打鸟,其实就是瞎玩去了,一回也没有打到鸟,白练了。”
    有的人喜欢去抓鸟,自己做一些鸟拍子,专抓活鸟,抓到的鸟有红靛颏蓝靛颏、胡八喇等,胡八喇气性大,不好养活。我不会制作鸟拍子,就没有去抓过鸟,其实抓鸟就是一个杀生害命,那些鸟被抓以后都是养不活的,绝大多数都死掉了。
    打蛋黄儿,小孩子把二寸—四五寸见方的花布缝成六面体,家里生活条件好的里面装上玉米、高粱、黍子等,条件不好的装上沙子、谷糠,轻重各有千秋,名曰:“欠儿”,后来听说有的地方叫“沙包”。女孩子用“欠儿”跳房子,男孩子用“欠儿”打蛋黄儿,(据说有的地方叫“丢沙包”,不知是不是一回事)一帮人分成两拨,石头剪子布以后,一帮人分站大约十几米二十来米距离,另一拨人站中间,两边的人用一个“欠儿”击打,中间的人用手接,接住加一分,打在身上没有接住下场,将中间的人全部打下场后换人。小孩子玩的兴致勃勃乐此不彼。
    歘(chua三声)骨头子儿。歘(chua)骨头子儿的玩具是五个好像是羊前腿的关节骨头,我们叫“骨头子儿”,有的地方叫“羊骨拐”,骨头子儿相当的不好淘澄,那个时候谁有五个骨头子儿很牛的,讲究的还将骨头子儿染成红色或是绿色的。歘(chua)骨头子儿的时候往上抛一块骨头子儿,趁抛在空中的骨头子儿落下来之前,将骨头子儿摆放或是点一下,骨头子儿有四个面儿的,逐一的摆成或是点成面儿一致,有时要求把骨头子儿整齐的排队,有时不要求排队。四个面儿逐步完成以后,最后将骨头子儿全部立起来排队,这个最难,很不好立,全部立起来了就算赢。歘(chua)骨头子儿中不能碰到其他的,所以一般都是先摆起挨得最近的其中一个。还有跳跃式儿的抓骨头子儿,就是隔着别的骨头子儿抓两边的两个骨头子儿。有的时候最后的结束动作是一把抓起,再抛起来用手背接住,然后再抛起,一手反手抓住。如果没有全抓住,就算输。几方轮流玩。最好玩就是结束的时候,因为羊骨拐不能互相接触到,可是又要一手抓起,所以得尽量让它们靠近而不接触,慢慢凑到一堆儿,一次一次抛起手里的,移动下面的,有把握了才能出手。有的时候骨头子儿只有四枚,抛起来的骨头子就用“欠儿”或是皮球代替,这个“欠儿”或是皮球体积大,最后一把抓的时候就不好弄。没有羊的骨头子儿,猪骨头子儿也可以凑合。但是猪骨头子儿形状没有羊的漂亮规整,经常立不起来,不大好玩。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歘(chua)骨头子儿是少年儿童时代最喜欢的游戏,后来见到塑料骨头子儿,总觉得不如羊骨头的。 
    嘎巴枪是男孩子喜欢的玩具,在我们这河套里有一种叫“七八份儿”的植物,丛生灌木,叶子有点像桑叶,杆儿中间是软质的芯,不知学名几何,小孩子把这“七八份儿”割回来,截成大约各四五寸的两段,将一段中间的软质部分完全掏空,另一段端头中间插上一根竹筷子,竹筷子突出部分与掏空的那段长度相差一点点,嘎巴枪就做好了。玩的时候将嚼湿嚼碎的书本纸团成小纸团塞到中空的“七八份儿”两端,用插竹筷子的“七八份儿”顶住一端纸团使劲一顶,“叭”的一声,中空的“七八份儿”前端的纸团在空气压力下飞出,类似子弹,后面被顶的纸团到了前端,下一次塞一个纸团在后面就可以了。小孩子就互相追逐射击,可能喜欢战斗是男孩子的天性罢?我一般的不玩这个东西,那个用嘴嚼书本纸太脏了,油墨味太难闻了,有的孩子不在乎,天天的嚼的嘴角冒白沫,磨磨唧唧的。
    三四年级的时候孩子们中间兴起一股甩鞭子热,用废布条拧鞭子,鞭子有五六尺长的,七八尺长的,由粗变细,粗的地方比鹌鹑蛋还粗,细的地方就只有粗线绳样了,最细的那头儿系上皮鞭梢,配上一根一尺来长的鞭杆儿,晚上去河套大坝上甩,甩的啪啪山响,小孩子比谁的鞭子甩得响亮。头几天胳膊肩膀头子甩得生疼,鞭梢子更是费得很。
    春天前做风筝。啥东西都是一阵风儿,小孩子们还时兴一窝蜂的做风筝,做风筝得用竹子做骨架,北方竹子特缺,小孩子们就想法的淘澄竹子,淘澄来了竹子得把竹子劈成竹条儿,这个挺难。后来看电影电视,看南方的好像是叫篾匠的,用一把挺厚挺沉的蔑刀,就能把竹子劈成极细的竹批儿,着实的佩服。竹条儿劈好,绑扎成型,一般的也不会做什么精巧的造型,做蝴蝶的比较多,蝴蝶就是两边平衡造型简单,还有做成鱼型的燕子型的,都是简单易做的。绑扎完了,往竹架上糊纸,纸只有毛头纸,毛头纸比较有韧性。糊完纸上色,弄到啥颜色使啥颜色,五颜六色花花柳梢。还得整风筝线,缠线的线拐子,那个线拐子就是木头做的工字型,哪里有现在手摇的收线器啊。一切完备,去河套桥上放风筝,有放飞成功的,有些风筝不知是做的不对劲还是不平衡,就是飞不上去,一个劲儿的往地上扎,小孩子就着急又上火,我就是那个着急上火的人之一。


    三年级的算术课本最后有一个总复习,小孩子发现了契机,就在纸上写:我爱总复习,拿来让同学倒着读,同学一读:媳妇总爱我。把整人的同学和围观的同学乐得前仰后合,就差乐抽了。总因为那个时候的小孩子都特别的腼腆,一说到媳妇就脸红开不了口,有人说媳妇总爱我,当然乐得没治了。
    我们这边的河套有一种蔓生植物,不知学名,我们叫它“拉拉蔓子”,(此处蔓字发“万”音)经百度说是叫葎草,小叶子簇生的小碎花,很多细如12号铅丝的藤蔓乱糟糟的缠在一起,叶子间隔有一拃多或是一尺多远,小孩子就把这一拃多长的藤蔓掐下来,俩手掐着两头儿对不懂得这植物的同学说:你闻闻,特别的香。同学伸出嘴在鼻子底下一闻,使坏的同学把藤蔓在闻的同学鼻子底下人中那里贴着皮肤使劲的一拉,闻的同学鼻子下立刻火烧火燎的疼,原来那藤蔓有倒钩刺儿,被人拉锯一样拉了一下,不疼才怪。
    有同学和别的同学说:我拽着你的耳朵你伸不出舌头来,同学不信,被人两手拽着耳朵,马上伸出舌头,觉得自己挺有本事,没想到拽着耳朵的同学大叫:猪八戒!才觉上当。  
    以前的打火机都是火石打火,后来出了压电打火机,有同学用坏了的压电打火机里的那个东西在同学后脖子处使劲摁,把同学电的皮肤突然刺疼,激燎激燎的。
    小的时候小孩子们有一个毛病,遇到流浪汉、疯子、穿着破一些脏一些行为有些古怪的人,就在那人身后起哄,往人身上扔东西,乱喊怪叫,反正那人异于常人,一般的不会反抗。一天小孩子们看走了眼,对一个穿着比较破的老头挑衅,没想到那老头相当的厉害,追着小孩子祖宗爷娘的大骂绝声,小孩子吓得屁滚尿流四散奔逃,追我家里院的邻居小四儿好远,那老头大骂:缺德的孩子谁家养的?有娘养没娘教的,怎么不给剁了“渣”吃了?!(渣,拃音,三声,渣是我们这的一种咸菜做法,野鸡去皮去头去内脏连骨带肉用刀剁的极细,稀碎稀碎的,芥菜疙瘩咸菜也剁稀碎,野鸡骨肉炒芥菜疙瘩,吃的时候连骨吃,佐餐小菜。那是头一回听说这个“渣”,回家问大人才知道咋回事,那个时候一般的人家弄不到野鸡的。)这个比古代的肉酱还厉害,要连骨头渣滓吃了,看把这老头儿恨成啥样了。 
    二年级同学的童谣:“哎吆我的天啊,破鞋露脚尖啊,老师朝我要学费,我说就两天啊。”“下雨了冒泡了,王八蛋戴草帽了。”
    

共获得积分:19 ,共19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