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网 >>  文学频道 >>  文章 >> 文章内容

发表时间:2017-12-25 09:01:51

标签:文学 

该作者的文章:

        日子之65 我的两任班主任张老师 


    四年级升五年级重新编班,班主任老师也换了,五年级的班主任老师姓张,回族,个不高梳个背头,喜欢穿蓝色的衣服黑布鞋。张老师的板书挺好,当然那个时候的老师板书都写的很好。     

   张老师主教语文,对作文抓的尤其紧,在后面有专文叙述。     
   我在我的帖子“日子之49 那个年代的英雄人物 ”里说过的:“解放军战士王杰为了救12个正在训练的民兵,勇敢的扑在炸药包上,牺牲了自己保护了别人,当年的报纸报道以后,兴起一股学习王杰的浪潮,后来想起英雄人物,除了董存瑞黄继光罗盛教邱少云杨根思,首先就想起王杰,主要是当年对王杰的印象太深了。说到王杰,当年还闹过这么一个事儿,王杰的事迹报道以后,一天晚上,我在县图书馆看到一本杂志,杂志报道:在王杰牺牲的那天,在南边某省某县芦苇荡里,有一个生产大队的民兵连长为了救同样是12个社员,自己牺牲了。当年自己有些傻呵呵的,就把这事当真了,牢记于心。那天是班主任教课,本来班主任是主教数学,那天没有授课,说了一大堆大道理,说的我们都困了,我闲极无聊,就把昨天晚上看到的生产大队民兵连长救人的事写一张小纸条上,传给一个班干部,想让她分享这报道,没想到被班主任老师的火眼金睛看到,班主任老师正讲得口干舌燥,见学生在底下传纸条,立马火冒三丈,马上把我们几个人叫到讲台边儿上,我一看,坏了醋咧,等着挨尅吧。被老师一示众,那汗立刻出儿出儿的流了下来。老师以为传的纸条是谈情说爱的东西,没想到一看,是现在说的所谓正能量的东西,火气立刻消了不少,批评了我们几句让我们回到座位,我偷偷地抹了一把热汗。回头儿下午放学以后,班主任老师把我们班干部留下开会,专门说传纸条这事儿,说我,一上前就热汗直冒,说明我有改过之心云云。我的天,依仗不是谈情说爱的纸条,其实那个时候也不会谈情说爱,是以读书为快乐为乐事。当年谁知道那篇报道不是哗众取宠拉大旗作虎皮啊,自己傻乎乎的冒傻气,还在课堂上传纸条,不批评你批评谁啊?”这位班主任老师就是五年级的张老师,当时张老师挺欣赏我的作文,就给我留了好大的面子。     
   体育课特别喜欢踢足球,只要是踢足球,马上兴致高昂,扔一个球在操场随便的乱踢,可惜体育课一个星期才两节课,而且好久才给踢一次足球,总觉得不过瘾。某天下午最后一节课自由活动,不知怎么回事,有一个足球让我们踢,因为时间短,就没有去操场,就在两排教室之间踢开了,我一脚开出去,球斜着冲一扇开着的窗子飞去,“哗啦”一声,一块儿玻璃粉碎,吓得我们立马偃旗息鼓不踢足球了。我抱着足球去办公室,见到张老师,说我踢球把玻璃打了一块儿,承认错误,并且说我赔学校玻璃。说完赔玻璃,心里直发毛,不知道我家有没有钱赔。张老师表情严肃的听我说完,沉思了一下,说:你又不是故意的,赔就不用赔了,以后注意。说完就让我出去了,出得办公室,心里非常感激张老师。过了两天那打破玻璃的窗户换上了新玻璃。     
   人说一个人不能在一个地方摔两回跟斗,我就偏偏的就在一个地方摔了两回跟斗。还是一天下午,还是最后一节课自由活动,还是在两排教室之间踢足球,因为自己太爱踢足球了,也因为好长时间好不容易才捞着足球,就踢起来忘了回家,就剩我一个人了,我想最后踢一脚就把足球还回去,一脚踢出,又重复了昨天的故事,“哗啦”一声,玻璃碎了一块儿,吓得我六神无主。已经犯过一回错误了,又犯了同样的错误,这个时候班主任老师已经回家了。     
   一夜没有睡好,就寻思第二天早上怎么和张老师说这事,也怕张老师发火。吃完早饭我早早的去学校,找张老师去认错。张老师听了脸色有点儿不大好,沉默了好久,我站在那里五脊六兽难受百怪,虽说是夏天,早上也很凉爽,但是我浑身燥热不知所措。最后张老师说:“算了,这事你不来说别人也不知道,看你这点上,就不用赔了,以后千万注意,不要在校内踢足球了,去吧”。我如释重负,敬个礼出去。心里特别的感激张老师,下决心以后可不敢给张老师添麻烦了。         
   本来张老师在正常情况下应该教我们到六年级毕业,没想到六年级下学期文革开始了,五年级跟班上的班主任张老师被揪斗,被打成黑帮,不许教学,和其他的几位老师被关在学校不许回家,就给我们换了班主任老师,巧合的是新换的班主任老师也姓张,家在乡下。新班主任老师中溜个儿高一点儿,满脸的络腮胡子,一看就有一股威严劲儿。当时学校已经乱了套,勉勉强强的有老师在授课,就教数学语文,副科都停止了,教学有一搭无一搭的,学生在课堂上根本就不听讲课,直个嚷嚷造反有理,老师被造怕了,谁也不敢管,勉强的对付了一个多月,学生开始停课闹革命,就彻底的停课。据说张老师的家庭出身是富农,但是没有学生敢贴他的大字报,没有人敢揪斗他,这张老师凭的是威严,地理老师金老师靠的是和气,都没有受冲击。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后期,我任图书流供员,到了一个镇中学,没想到镇中学的校长就是我六年级下学期的张老师,张老师还是那个样子,连偏胡子乌黑没有见老。说起来小学教过我的,张老师连说:没想到,没想到,当年我教的小学生还认得我。     
   一天我到了张老师的学校,几个人正说话呢,张老师说,一个学生,老师提问他,他这也不会那也不会,老师问他:你会什么?该学生答曰:除了会的剩下的都不会。老师正想抓狂,忽想,学生说得也不错,就问:说说你会什么?结果会得极少,可以说是基本不会,老师就把他训个一佛出世二佛升天,训了个胡秃子样。     
   还有一个学生,上课的时候让学生看着课文,老师读课文,这学生假装看课文,把课外书放到课本里看,以为老师在讲台上看不出来。张老师一边读课文一边踱步,走到这看课外书的学生跟前,这学生还看的津津有味呢,张老师突然一伸手就抓了个现行。       
   张老师说,他教的一个学生,在课堂上被老师提问,用黔驴技穷造句,这个学生抓耳挠腮的想不出来怎么造句,憋到最后,这学生说:这个真不会,我算是黔驴技穷了。老师闻听哈哈大笑,同学们更是差点儿笑倒一片。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期,听说张老师突然去世了,说张老师看到学生的自行车倒了一溜儿,就去扶自行车,结果一猫腰就趴在地上,再也没有起来,诊断是脑出血。     
   哀哉张老师,惜哉张老师!

共获得积分:18 ,共18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