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网 >>  文学频道 >>  文章 >> 文章内容

发表时间:2017-12-30 17:01:28

该作者的文章:

 

 

整整三年前,也是12月,我们人生之冬和大自然之冬相合时节,我在乐龄网发布了“随想随笔”《致正在老去的我们》。

网络厉害,我们的乐龄网一定被许多老年人关注。

前日一位朋友发给我一篇文章,竟是一个微信公众号“国事正刊”把我的文章改编、发到微信群里。

可以看出刊发者是好意。但是篇头那句在微信帖子上常见的煽情哗众广告语“一分钟看哭百万人……中老年人必看!”绝不会是事实,明显是在推销自己的公众号。

改编没有忠实于原稿,错用的标点符号使句子成为主谓宾不符的病句,错别字错得不像话——“眼泪流下来”写成眼泪“留”下来。这都是硬伤。

转发者还在改编文中增添了粗俗的图片。

这不是亚平的文风,亚平不会这样写文章。

为什么不与我联系、征求一下我的意见,让我看一下终稿呢?

 

回顾我三年前这篇帖子,觉得原稿至今仍带着温度。

http://www.china5080.com/articles12/409714.html

 

现略加修改,重新发布,作为新的一年到来之际,送给乐龄网朋友们的第一份礼物。祝您新的一年平安、健康。

      亚平

 

 

 

慢慢走近老年时代。丰沛的人间经历,让人已看穿一切。

心宁静了、淡然了。衰老、病痛,甚至生离死别,已是挚友之间经常的、坦然无讳的话题。

 

收到远方朋友的短信:

送给正在老去的我们

2014-11-25

 

岁数大了,QQ也不闪了,电话也不来了,微信也不响了,信息也只有10086了。
日子越来越清静了,花钱的地方倒是越来越多了。
负担越来越重了,皱纹越来越深了。
回想这些年赚了三个亿,一个失忆,一个回忆。
还有一个不容易。
送给正在老去的我们!

 

读着,真是……盖张纸儿,哭得过了。

 

想想,这的确是许多老年人的现状。

难道真的哭着往下过么?

 

我的周围有这样一群老伙伴,有病痛,有愁苦,家里也有难唱的曲。可是他们伸出双手,镇定自若,接着天神掷来的一切。

 

 

1.学校口琴队的张教授(左2 白发老者),痴呆的老伴住在医院里。他苦闷,却是这样生活在八十高龄的时光:我在家,一个人。闷了就吹口琴。一首接着一首曲子吹,什么都忘了!

 

 

2.首都经贸大学乐龄合唱团。

中间着红T恤老教授、校园诗人李福田,毫不隐晦地坦诚宣告:食道癌术后,我高声吟诵着诗歌度晚年。

 

 

3.合唱团的团长,年过七旬的博导靳向兰教授,站在大家面前,带着美丽的笑容,以载歌载舞的姿态指挥着大合唱。

有几个人知道,在家里她面对的是多年受癌症折磨的丈夫无尽的哀苦呻吟。

 

 

4.挨过无眠漫漫长夜的办法,是编织各种手工艺品。

 

看看自己,亚平不禁莞尔。半盲状态已很多年。心里是时刻准备着忽然失去光明、过盲目的黑暗日子的。也与亲朋好友留下了话儿:眼睛是这样地不好,随时可能碰到、磕到哪儿,或者是,在平静中突然看不见了,再也不能发短信、走天下。哪一天我没有再来,音信全无,不要奇怪和恓惶。

而,天神就是这样宽厚,给了我如此柔韧的性格和体质。让我常年在狭窄的视野中,对好焦距仍可以写文章、拍照片、编校稿件。

常常是,含笑与病魔坦然对视,狞笑的魔鬼也只得赧然移开目光。

我无视悲苦困境,天神就不能无视我的存在。

 

一次,公交车路过京西北郊,同行伙伴望着路边一座高大建筑说:这是北京最好的一所养老院。我的父母都在这里。我问:每年需要多少钱?她说很多。但是,她接着说:即使这样,排队已排到100年后了。

 

——这就是我们的现状——老了。有点茫然:靠谁?

等、靠、要,行不通的。

出路和前景是,自强,直到最后一息;伙伴之间,抱团取暖。

 

我的朋友,大型国企的总工程师孟嘉秀,在九三学社老龄委会议上讲过一件让人心酸的事情:

我去看望一位丈夫去世两年的老姐妹。她流着泪说:嘉秀,你抱抱我……我搂着她,就这么抱着,整整聊了两个小时——再坚强的人,也需要温暖的安抚。

是的,伙伴们,我们就是要这样:近在咫尺的,互相搭伴、互相帮助、一起歌舞谈笑;天涯远望的,在精神上相濡以沫、心灵上互相温暖,一起走笔唱和,隔着银屏交流、说笑,直到不得不撒手。

 

想到这些,提笔回复我的朋友:

 

致正在老去的我们——

 

岁数大了,

QQ仍会闪,

那是伙伴的问候和呼唤。

电话不多,

微信频繁。

那是老友

见字如面

 

日光

在清静中移动,

彻悟

在皱纹间深镌。

只要生命尚存,

那失忆的

是曾经的噩梦。

抹不去的

是精神相抚的

真情、温婉。

 

有我呢,我的小伙伴

——呵,我更愿意唤你作

伙伴!

不是么?

我们隔着银屏

看云舒云卷

在心灵深处

默默交谈

 

有我呢,我的小伙伴,

莫流泪,莫伤感。

喏,这是我的手,

握着。

我们一同,

行走在人生的冬天。

互相取暖,

直到永远。

 

朋友没有回复。

我想,那是一种会意的默应。

像儿时的“拉钩”:不变的相约、孩童般的认死理儿。

 

              2014-12-01一稿  2017-12-30修改

 

 

共获得积分:38 ,共38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