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网 >>  文学频道 >>  文章 >> 文章内容

发表时间:2017-12-31 10:09:59

该作者的文章:

乡思浓处有三,每逢佳节、登高望远、月夜静思。而日前,我在月下俯瞰星海迎新灯火,将三境叠加,岂不更惹乡愁到心头?
少儿时代对远方充满好奇与向往。看着列车双轨消失在天际,看着马路蜿蜒伸向远方,恨不能插上翅膀飞走。但从迈出家门那一刻起,就牵出了绵绵无尽的乡思。离开故乡,就是游子孤蓬,浮萍飘絮,浪迹天涯。待漂泊疲惫,乡思是短暂而惬意的休憩。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从故乡到异乡,从少年到白头,人在旅途,逆旅人生。
漂泊日久,故乡情结容纳了新的寄托。随着足迹的滞留,有了第二故乡、第三故乡以至更多。唐朝刘皂是咸阳人,漂在并州生活的十年,日夜思念故乡咸阳;而再迁别处后,又开始了对并州的思念,“无端更渡桑乾水,却望并州是故乡。但这种情结,无论如何是抵不住对故乡的思念。他乡的山更美,他乡的水亦秀,但心中萦绕的仍是故乡情。
留下“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的贺知章,在另一首诗里写道:“离别家乡岁月多,近来人事半消磨。惟有门前镜湖水,春风不改旧时波”。他离开家乡五十年,回乡后看到老宅门前的池水依然荡动着旧时波纹。旧景未改,人已蹉跎,感慨万千。贺老先生还是幸运的,毕竟还有旧地可寻。他那时的环境是渐变,只有细微变化;而我们现在是巨变,天翻地覆。城乡一起繁华了,现代了,固然令人欢欣。唯憾穿越几十年岁月重游故里时,旧迹全无。那村、那门、那树、那池,只能在想象中寻觅。故乡,成了渐行渐远的遥远记忆,无法复制的记忆。
唉,日久生情,却认他乡作故乡;物换人非,又疑故乡是他乡。
我所梦兮,是故乡;我所见兮,是他乡。


摄影:海之韵
题头摄影:上林

 

共获得积分:17 ,共17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