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网 >>  杂谈频道 >>  文章 >> 文章内容

发表时间:2018-01-10 10:18:23


 

  

  

  近日微信群里有一段长约15分钟的视频引人关注。从画面看这段视频是北京电视台的节目,因为屏幕左上角有“BTV科教”图样标示,左下角有上下排列3行的“非常说名  传奇老卡  幸福古巴  大使访谈录”字样,屏幕下方有“我们很穷,但我们很幸福。”这句话下端还有一句话:“可以帮助你理解这个事”。画面内容是军旅知名歌唱演员蔡国庆采访中国驻古巴前大使的谈话节目(经网上搜索,这位前大使是徐贻聪先生,他于1993.091995.12期间任职),在座观众约百十人。以愚浅陋之见该视频不像是技术合成之类,再说明目张胆给前驻外大使造假会被追究责任吃官司的,十之八九这段视频没有造假是真的。

  这段视频还是采用问答式展开,由蔡国庆提问,徐贻聪对答。

  愚孤陋寡闻,以前只知道蔡国庆歌唱的不错尚不知他还能串角主持人。视频从古巴人一月只有3个鸡蛋说起。

  蔡国庆问,听说古巴生活很艰苦的,月均收入才10几美元,每月只有3个鸡蛋,有这么惨吗?

  徐贻聪前大使说,你说的这个事情是真的。它从1960年开始,就受美国的封锁,封锁了几十年,对他的影响比较大,对它的经济建设影响也比较大。但是有一个情况,我觉得可以帮助你理解这个事。

  蔡国庆:这10几个美元,换算人民币60块钱,这怎么活呀?

  徐贻聪:你如果按现在货币换算是这样。古巴真实的定价,古巴的货币叫“比索”。古巴人月工资平均差不多500比索,也就说能换20美元。但是有些东西你可以把它放宽来考虑。比如古巴人看病不要钱。

  蔡国庆:全古巴人老老少少看病都不要钱?

  徐贻聪:是的。包括你住院,在医院里的吃饭也由国家管。比方说你病重,在住院需要有家属陪同,陪同住院的家里人在医院里的吃饭也是国家管。这是一种。另外,古巴老百姓住房虽然不是太宽裕,但从1960年开始,国家的房能分的都分了,你(个人)能建的帮你建(国家帮建),建了以后交18年房租,交完了房租这房子就是你了,你愿意咋样就由你了。

  古巴长期维持一种供应制度,现在古巴政府负担太重承担不起了。我了解过,一家4口人,一个月,一个人6磅糖,6磅大米,几磅黑豆,其它东西根据情况,你说的一个月3个鸡蛋,不是每个月就有的。有了供应,没有就没有了。还有牛奶,供应给7岁以下的儿童和65岁以上的老人,其他人没有。一家4口人,供应范围之内的东西,有60个比索一个月就能买下来。说他们一个月收入不到20美元,它有些东西不在我们的概念里。

  蔡国庆:他们是否义务教育呢?

  徐贻聪:是义务教育。从幼儿园开始到大学都是免费的。高中毕业就可以考大学,而且从上大学以后就可以开始领工资。比方说大学一年级领100,二年级领200,三年级领300……

    蔡国庆:有这样的好事儿吗?真的假的?你看老百姓都坐不住了。所以说,不要拿钱、工资、3个鸡蛋来看待古巴整个儿的情况,上学、住房、医疗它都是免费给人民享受的。

  徐贻聪:是的。古巴人吃的东西不是很宽裕,但现在这几年跟我在的时候也不太一样。我去年12月又去了一趟,到市场上拿钱也能买到。。

  蔡国庆:古巴医疗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水平,敢给全国的老百姓老老少少看病不要钱,是不是给点感冒药、退烧药什么的?它会做手术吗?

  徐贻聪:古巴有50多所大学,三分之一是医科大学,每个省都有。古巴在很多医学是尖端的,中国在医学和生物很多方面与古巴有合作。

  蔡国庆:原来以为古巴给老百姓看病不要钱是忽悠事儿呢,原来人家的医疗条件非常棒。最近看了国际新闻,连委内瑞拉总统得了癌症都要去古巴治病。

  徐贻聪:古巴人均寿命78岁,比我们高好几岁。古巴婴儿死亡率是全球最低的,比美国欧洲都要低。古巴医学院的毕业生,至少要到农村当3年家庭医生。

  蔡国庆:在古巴的上上下下政府官员您都很熟,请总统吃饭,弟兄三个都来,但我知道请外交部长他都不敢来。

  徐贻聪:不是。大型活动都来,单独请他,不来。后来我问他,请你几次为什么不来?他给我这么说,古巴很多东西比较困难,我要是接受你的邀请到你使馆吃饭,别的大使要是知道了我又不好推辞,那我一天三顿饭都可以在使馆吃,那我和国内老百姓之间就会有距离。

  蔡国庆:我知道你到过古巴的副总理家里做客,你给大家讲一讲古巴的副总理家里是什么情况,特豪华吧?

  徐贻聪:有一点我自己的感觉还是比较深的。古巴上下等级概念小,非常小。我曾经跟我们国家的中央纪委的领导同志谈过,我说我觉得古巴人做法值得我们研究。就像古巴的供应一样,普通老百姓有的,政治局委员有;老百姓没有的,政治局委员照样也没有。它没有任何特供的体系。副总理家房子是普通的房子,走在他们家门口,一路上看不见有任何特别警卫什么的,到他们家门口敲敲门,他出来开门。他家连空调都没有。

  蔡国庆:副总理家连空调都没有?古巴那么热。

  徐贻聪:没有。那天一块吃饭还有哈瓦那的市长。没有任何服务人员来给我们服务,要吃要喝自己拿。

  蔡国庆:在古巴只有副总理家是这样,还是所有领导人都是这样。

  徐贻聪:应该差不多都是这样的。古巴所有的省我都去过,省委省长出来接待我,但是他们不陪我吃饭。没有一个接受我邀请陪我吃饭的。

  蔡国庆:我听说在古巴老百姓平时对官员的称呼都是很随意的?

  徐贻聪:对,对。见面可以抱着你拍拍,甚至骂你一通。

  蔡国庆:在古巴领导人出行的时候,会不会有特别的安全措施?

  徐贻聪:除了卡斯特罗以外,其他任何人都没有,包括劳尔他都没这个安排。另外还有一点,古巴政府官员用的车是蓝颜色车牌。蓝颜色车牌走在街上,无论是城市还是农村老百姓可以随便拦。

  蔡国庆:啊?拦车含冤,我有冤!

  徐贻聪:不是。古巴没有这种上访叫喊冤的,我从来没见过。我说的拦车是因为那种车,除了军车和使馆的车意外,这种官方的车在马路上走,如果你车里边没坐满人,比方说我是一个老百姓,可以拦住你,问你到哪儿去,如果你去的地方跟我要去的地方一致的,那你必须把我带上。所以我有的时候,跟我们的代表团讲,古巴省长省委书记的车老百姓可以拦,我说大概国内办不到,镇长的车你都不敢拦。

  蔡国庆:村长的车都不敢拦别说镇长了!

  徐贻聪:这事情我碰到过。有一次我去古巴西部的一个省区,那个副省长给我说,我受批评了。我说谁批评你了?他说有一次出去办事儿,因为事情比较急,碰到一个女的要拦我的车,我没把她带走,后来她告我,然后给他一个记过处分。

  蔡国庆:政府官员他们有没有专车?

  徐贻聪:有些部长们是配有专车的,是苏联产的“拉达”。当年的外长他有两辆这个车,因为有公务活动。他告诉我他很少坐这个车,除非到使馆参加活动。平常上班骑自行车。

  蔡国庆:我不相信。两个专车给他了他不用,他骑自行车上班?

  徐贻聪:他第一天被任命外长去上班的时候,骑自行车去的,那警卫不认识他,他把自行车放在部长的车位上,门卫说那地方你不能放,门卫说那是部长放车的地方,他说这就是我的车位,我放的就是自行车。现在的车多了,哈瓦那也是各种各样牌子的车都有,但是政府官员们也不是所有人都会有(专车),也只有部长们才会有(专车)。

  蔡国庆:所以我想现在的古巴党政干部,以您的眼光冷静地看一看古巴有没有腐败?

  徐贻聪:有。但是从另外一个方面来说,据我知道的情况,古巴管的很严,一旦被发现会处理会受到很严厉的处分。比方说,古巴有一个政治局委员,是跟卡斯特罗一块打游击出来的,因为接受了一个外国公司的信用卡,还没用,被一撸到底什么职务都没了,这人现在在一个中学里当地理教员。

  

  上述内容忠实视频中的对话内容,基本保持了原貌,但也难免有个别语句字词偏差谬误。另,笔者把蔡国庆有些插话省略了,把现场观众惊诧和赞语叫好声也省略了,目的在于听徐贻聪先生的原话内容。

  

  2018.01.06.14.50.

共获得积分:4 ,共4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暂无相关文章!

精华文章

急诊科记事(五)十一床的孙儿

[阅读]

最新活动

  • 1
  • 2
  •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