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网 >> 旅游频道 >>文章列表 >> 文章具体页

发表时间:2018-01-10 17:25:56

 [] 穿越黄岭嶂 红颜恋红山

陈迅工/文图 [20171226]

穿越黄岭嶂,红颜恋红山。爬行刺猬路,尝尽苦中甜。1224周日,靓老虎户外一行17驴人,前往仁化,从董塘镇附近起步,往红山黄岭嶂做大环线穿越,历经磨难,最终抵达林场农庄,谨记录之。

我们中巴车早上756帽峰公园出发,向北经董塘镇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一砼桥头,先后在某温泉宾馆旧址和高坪水库大坝停留,1110于烟竹村附近开始徒步上山。过两凉亭,走陡峭的水泥台阶,大约1时许抵达山凹处的黄岭嶂龙母庙。因为变故,斋饭没吃成,自己烧开水送干粮。2时许,开始沿山谷丛林小道下山,先走丛林,接着半山横切,然后机耕路。大约6点半,分两批抹黑到凡口矿附近的林场农庄AA晚餐,总行程约24公里。

黄岭嶂穿越,3年前的今天敝人曾参加过,跟的是烽火户外。上山路径一样,下山主要走是溪谷机耕道,于梅水村乘车返程,徒步总距离不到10公里,当时感觉好像没走出味道。而5年前的2月,跟虎威的那次走的是锡坪嶂,下山路线跟今天差不多。今天下山比以往都难,除了路途更远以外,难在半山横切时原路径几乎面目全非。脚下野草纠缠,树枝藤蔓挡道,途中至少两处,像战士越野拉练似的,面对障碍物,不但要翻越,还要钻爬。不知名的芒草尖刺沾满裤子,犹如刺猬。对于君钗们,尤其难受。

这支队伍“具有一往无前的精神,它要压倒一切敌人,而决不被敌人所屈服。”你敢报名参加,本身就说明你对徒步苦行有感情。这么远的距离,这么难走的道,午餐又没吃饱,竟没人掉队。最后3公里冲刺,北国、李师、京花、大师、小舟、糊涂、周师、刘师……人人都搏命地赶。刺猬野猪傻不怕,试看天下谁能敌!于最后冲刺,虽然傻得最厉害的敝人率先抵达终点,但早上11分钟的迟到记录让同伴们有点意外。为何迟到?因为共享单车扫描一再失败,被迫打的赶到出发点。看来,这数据新玩意需要不断熟习,于是乎,回程的车上,我就跟老虎君练起支付宝“扫红”。

黄岭嶂,海拔1167,漫山竹林掩映,一路茶园飘香,还有松针林、巴蕉叶、野红果、柑橘枝。记得5年前那会儿,跟野夫君一起翻山越岭半山横切,因错走一段导致摸黑下山。那次落日晚霞给我印象极深,后来在村夫君的博文里,敝人留下一首七言曰:“地到无边天作界,山临巅顶我为峰;广袤深远黄岭嶂,旷野村夫晚霞中。”今天的落日余晖,丝毫不逊于5年前那次。红颜恋红山,说的是3分之2多数的“女红”,个个英姿飒爽。途中尽管没什么精典景色,小舟依然拍呀拍,拍个不停。一路的红叶、红果、红日,映得人人满面红光,好像大自然处处让人们“眼红”似的。

夕阳似火,燃烧了整片原野。微如细草,同享夕阳的美好。夕阳是一天完美的落幕,没有哀伤,有的只是生命的炽热、红色的希望。明天太阳将为一个新起点换上新装。借这夕阳余晖,我们鸟儿般奋翅前行,飞向家的方向。草木的根深深扎进土地,通过叶面来进行光合,最能吸纳天地灵气。一岁一枯荣的草木,在轮回中还这个世界天蓝水碧。人一亲近草木,就滋生了健康,就培育了高雅。多亏草木的这份坚守,才让我们有机会,闻香,愉悦心智;观色,养眼醒神。

枯叶飘落时,脚下沙沙响。飘落的枯叶,还与嫩绿的苔藓相映成趣。你偶尔可以见到草木浓密处,那带着露水的纤细的植物,在茂盛的植被遮蔽下,保持着阴凉和湿润。人们习惯称它为苔藓,也有人叫做青衣。青衣,多风雅的名字。听到这个名字,仿佛就看见戏剧中的青衣旦,看见身着青色碎花隔河浣纱的身影。而作为植物的青衣,究竟沾染了多少君钗淑女的温婉和淡雅呢!

不声不响的青衣苔藓,常年生长在湿地、墙角路边、石上,赤手触摸,细腻柔绵。她们远离嘈杂喧哗,安静地活在不为人注意的角落。世间的繁华热闹、肆意张扬,与她们无关。青衣不开花也不结果,仿佛从生到死,都安静的活着,装点大自然某一个角落,始终都那么从容,淡定,波澜不惊。举手投足举重若轻地,那么切合舞台上端庄的青衣形象。曾有报纸这样写道:“苔藓类地被植物在地球上迅速蔓延,成为地球首个稳定的氧气来源,令智能生命得以蓬勃发展。没有这毫不起眼的苔藓,就不会有我们所有人的今天。” 哟,原来青衣苔藓竟这么伟大,又这么可爱。

无论草木还是苔藓,共性的质素是:坚韧;因不畏苦寒而自得其芳。正如人民日报一篇文字所言:“一个人经过不同程度的锻炼,就获得不同程度的修养、不同程度的效益。好比香料,捣得愈碎,磨得愈细,香得愈浓烈。”世界上没有无解的挫折,也没有过不去的沟坎。当我们习惯在逆境中积蓄前行的力量,或许就会发现,原来你比自己想象的要强大得多。

 

 

共获得积分:15 ,共15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


相关同游

暂无相关同游

相关文章

暂无相关文章!

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