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网 >>  家常频道 >>  文章 >> 文章内容

发表时间:2018-02-03 09:17:08

标签:桔子 泥鳅 文竹 

                                                      

泥鳅、文竹与桔子

也不知道为什么退休十六年了每天还是那么忙碌,所以,家庭的生活方式一直是算崇尚简单吧!对于四周环境与窗口的花花草草更是没有过多的关注。

尤其是这特别多事的2017年中,几乎每个月都要在杭嘉湖三地轮转,心哪能静得下来?但却自我感觉奇怪的是在我心中却多了对一条泥鳅、一盆文竹和一个桔子的牵挂。

 2015年,老公手术后在家养病,我就去买了盆文竹放在客厅里,想稍微调节一下空间的氛围。那时我也经常会去买些泥鳅来给老公做菜,一次老公发现一条泥鳅跳在地上,便顺手拣起来放进一个存满水的大瓶子里,把它安置在南窗台上。没过几天,我看到文竹在室内也似乎精神不佳,就把文竹盆端到南窗台上,于是将两者并放在一起,也算有个伴了。不知什么时候起,我俩有了明确的分工,他负责给泥鳅加水,我负责给文竹浇水。二年过去了,竟然一直相安无事,但泥鳅因没有喂食而越长越小,而文竹因得水却越长越大。今年的冬天特别冷,冬至时分,泥鳅终于寿终正寝了,老公就把大瓶子给撤了。随着几次下雪后我发现文竹叶子也在泛黄,我们室内又没有暖气,那么大而长的枝条只有放在原地不动才行,我每天看着它,只有祝愿它不会随泥鳅而故去。

 

我住家20年来的后花园,小树已成林,有种幽深莫测的感觉。我在北窗边干活或用电脑时经常会对窗外观望。自十月份以来,我最关心的是那棵离我最近的桔子树。

开始,金灿灿的桔子挂满枝头,丰收的喜悦充满我的心头,然后,桔子被好事者爬墙、爬树摘了去,慢慢只留下枝头摇晃着几只桔子。我还是每天边做家务边观察着------猜测着------,满怀希望地也是无奈地看着这树上的桔子到底能坚持多久。随着冬天的风霜雪寒加剧,最后,只留下最高枝头的一个小桔子,到一月初,我也终于被今冬强劲的流感菌入侵而住进了医院接受治疗,同时沮丧地被检查出许多疾病苗子,心情自然是不好。多天后回家,最先看到那树上的桔子竟然还在,我简直怀疑是那个小说里“好心画家画的最后的叶子”一样用“最后的桔子”来安慰我吧!

由于我的生活驻地一般都无固定性,每天的事都又排得满满的,用现在的时尚用语说:“日子过得很充实!”,因此我们养不了动物和植物,只是在冬季买盆水仙花,另外季节买盆常绿植物点缀一下而已。也许这泥鳅、文竹算是我们管得最长时间的动植物吧,桔子也是看到时间最长的树上果子吧。

“有病是常态,无病是例外”确实是篇好文章。教育我们老年人要“与病同行,不那么健康地享受每一天,开心每一天”。因此今天趁有兴致时把泥鳅、文竹、桔子的故事记录下来,以便日后动不了时增加些回忆的资料。

 

共获得积分:2 ,共2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


精华文章

舌尖美食精神爽——老同事聚会

[阅读]

最新活动

  • 1
  • 2
  •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