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网 >>  文学频道 >>  文章 >> 文章内容

发表时间:2018-02-04 16:50:39

该作者的文章:

 

握着母亲的手

2013年春节前开始,长期患病的母亲每年春节前后总是要生肺炎。她一次又一次地挺过来了,今年,奇迹不再。

我和小妹和小弟把母亲的骨灰送到墓地寄放,待四月春暖花开,让她和父亲团聚。

归程中,前一天就开始的时下时停的雨夹雪,终于化成纷纷扬扬的雪花飘洒,很快积成白皑皑一片。仿佛老天爷也在为母亲送行,或者在欢迎母亲进入天堂。

这些天,我一直想写些什么,但心如何静得下来?想起2013年为母亲陪夜后,已经年近七十的我,回到家却睡不着,打开电脑敲出的一篇短文,今天再看,几年来的历程历历在目。

下面就是那篇短文:

 

躺在病床上的母亲,被病魔折磨得有些神志不清,手无意识地举起,仿佛要抓住什么东西似地晃动。我轻轻地握住她的手,慢慢地放进被窝,我的手一松开,她的手又伸出来晃动。我一只手握住母亲的手,另一只手把她散在额前的白发,一缕一缕地理到头顶,拍着她的肩,说:“妈,我在这里,你放心地睡吧。”须臾,她沉沉地睡去。我抽回手,抓紧时间打个盹。不多久,她的手又伸出来了。我知道,这是又在找我啊,她离不开我们子女,就像我们小时候离不开她一样。

从来都没有这样近,这样仔细地看着母亲。

日本的侵略战争,炸光了外公的产业,瞬间从殷实人家成了穷苦家庭。十来岁的母亲就做“小娘姨”和纱厂童工。母亲生养我们七人(其中一人夭折),每次犹如从鬼门关走一遭,这大大地影响了她的健康。母亲一生为疾病折磨。她生过脑膜炎,吐过血,胃被切除过,四十多岁后又患内分泌失调,身体经常要出现问题。弄堂里就算她身体最差,曾经有人说她活不长。现在,她是弄堂里同龄人中最长寿者之一。这,除了父亲的关怀和我们子女的孝顺外,坚强的意志使她走到今天。

从我记忆开始,总觉得她有洗不完的衣服,拖不完的地板,坐下来不是结毛线,就是补衣服、贴袜底。半夜醒来,常常看到房间的灯还亮着,这是她在劳作,也许是在缝补明天我上学要穿的衣服。一九五八年,她进入里弄“生产组”(1955年,她大度地把进父亲国营单位的机会,让给了失业的叔叔),更是忙得脚不离地。我感叹她那软弱瘦小的身躯里,哪里来这么多力气?

一九六零年阿娘”去世,母亲更是全面挑起家庭生活重担。虽然父亲的工资在当时很高(120元),但很大一部分被送进了医院和学校,经济上常捉襟见肘。我常常见她为钱犯愁,月底了她要去东借西挪。她极其节俭,省下能省的一切,但,我们的学费没少过一分,尤其让我读到大学。送我们就医她也毫不犹豫。

我们兄弟姐妹身体大多不好,尤其我这个长子,让他操了不少心。是她发现我咳嗽,及时送我就医,查出感染了肺结核,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初的“链霉素”多贵啊,医生说要打四十瓶,她一口答应。不久,我又得了胃病,一吃东西就疼得冒汗,她带着我跑了多家医院。听说伯特利医院现在的第九人民医院)治胃病好,为了能挂上号,大雪天,天没亮就去排队,随后再来家里带我去。最后让我住进了最好最贵的“广慈医院”(现在的瑞金医院)才治好(只是胃下垂)。一九七零年三月,我在部队农场锻炼,不幸得了肝炎,住进了扬州105医院。我惊奇,不出远门的母亲,竟然带着营养品,出现在我面前。我难以想像,她是怎样摸来的,我从不知道她的胆有这样大,我甚至有点责怪父亲怎么能她一个人来。

今天,母亲躺在我面前,要我们像她以前照顾我们一样照顾她,我们有什么理由不好好地尽心尽力呢?

望着母亲白发,我在想哪一根是为我而白的?望着母亲皱纹,我在想哪一条是为我加深的?

我不信神,但此刻我乞求上苍让母亲尽快地恢复健康,让她开开心心地多活几年。

共获得积分:10 ,共10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