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网 >>  杂谈频道 >>  文章 >> 文章内容

发表时间:2018-02-04 19:32:36


 

 

我说的科长,是曾当过我的顶头上司的科长。科长长我十几岁,是地地道道的老陕西安当地人,老家距城中心钟楼也不过十几公里,长得白白净净,中等身材略瘦直挺,说话慢条斯理的,一看就是那个年代的“国家干部”,只是不会说普通话这点有些遗憾,说的是一口地道的西安市郊方言,比如“顺利”从他嘴里出来就变成了“奋利”。也因为他说方言,引出了不少小故事。

  科长笔头子挺厉害,在改革开放初期就当了副市长的秘书,后来被拔擢了一下就来到我当时所在的一个行政性公司当了科长。当了科长往外边跑的机会就多了,可是这个西安方言却给他带来了不少小麻烦、小误会。

  记着上世纪80年代中期的84年夏秋之际,是时西安市刚刚开始计划单列,公司派出包含科长和我在内的一干人马赴京与顶头上级进行衔接单列有关事宜。一天跑累了渴得不行,人生地不熟的也找不见卖大碗茶摊儿在哪里,走着走着一抬头是东单附近一家水果店,科长说进去看看,一看有大个儿的雪梨科长径直用西安话对里面几步远的女营业员大呼一声:“喂,女子称几个梨。”那个年轻女营业员扭头斜瞥了一眼又把头转了过去不带理会,科长急了:“喂!叫你呢,女子!”不曾想却引来那个京城小女子连珠炮似的回敬:“哪个山沟里来的?咋说话呢?!谁是你女子,给谁装大爷呢?不会说话就别说,回家学会了再来……”科长懵了:“谁骂你了?你这女子咋胡说呢?”双方争吵惊动了水果店领导,以为我们侮辱妇女耍流氓什么的,非要让我们说清楚到底要干啥。科长出示了工作证,我在中间当西安话和北京话的翻译,紧忙说西安当地人方言把年轻未嫁大姑娘称为“女子”,和普通话里的“姑娘”是一码事。科长没想到会因为一声“女子”惹来误会和责骂,尽管店领导最后打个圆场嘴里直说误会了误会了,说“要几个?我来给你称。”科长颇是恼火生气,拉着我走出了水果店,说不买了,气都气饱了,再吃了那梨就成吃药了。后边听见水果店领导说,这人儿怎么这样……

  这个西安方言不仅是带来了误会,还有一两个小故事呢。

  西安本地人大多喜欢吃醋,这个醋可不是男女间争风吃醋,是吃饭时喜好加一些醋,据说是饭吃得爽吃得香。我这个科长更是顿顿离不了醋。他平日在公司的中午饭,多半把白挂面自己煮好加些酱油,再加些醋一拌呼噜呼噜看着吃得贼香,几乎天天如此。有天我问他吃这么多醋,肚子能吃得消吗?科长说,你不吃醋就不知道吃醋的好处,我一天不吃醋都不行,这半辈子吃的醋加起来得有几瓮(缸的意思),你还嫑(不要的意思)不信,我一次能喝两碗醋。文革前我到咱蓝田参加社教,住在老农家,有一天在外边跑了一天浑身的汗往下流,回到住处我拿瓢往瓮里要舀凉水喝,老农紧忙挡住了说不敢,出热汗喝冰水要出事的,先来喝些咱自己酿的柿子醋,就给我舀了小半瓢,我缓缓喝了下去,“啧!”那真叫一个“仿!”(爽,读音:仿)当下心里像一股子清泉自上而下流过,那感觉别的代替不了。“从那时起,我知道了柿子醋独特的优点。不仅能清热解暑,还能爽身健脾,那天以后到社教结束,我每天都喝半瓢一瓢醋,那滋味嫽得(美的意思)这一辈子都忘不掉。”

  不听不知道,一听吓一跳。听过喝酒一次半斤八两的,没听过喝醋一次一瓢的。陕西关中人用的瓢多以葫芦成熟干透用锯子一分为二,那满满一瓢醋起码也在二斤左右。科长讲了这样一个小故事,到广州喝了一回醋,惊得小饭馆老板和食客目瞪口呆。他说,那是前两年改革开放刚开始,那次他一人出差去广州,肚子饿了进了几家小饭馆都是当地人吃的这汤那粉的,虽然以前没吃过,但看那样子不合口也不顶饥,问人家哪有卖馍的,人家也听不懂无奈就在街上找北方饭馆,还巧最后找到了一家卖水饺的小饭馆,进去就要了一斤水饺。服务生说你可能吃不了吧?科长说你尽管端上来,叫你看看我吃得了还是吃不了。不一会儿两盘热气腾腾的饺子端上桌,科长说来一碟子凑,这个“凑”把店小二听懵了,听不懂什么是“凑”,科长再三比划和解释还是无济于事,小二遂请出了店老板,小老板听了还是弄不懂这个“凑”究竟是什么玩意儿,真是急人!猛然间科长灵机一动,用手蘸了些饺子汤在桌上写了个“醋”,并说要多多的。这才让店小二和小老板茅塞顿开,知道这个北方客折腾人的“凑”字是咋回事儿。老板忙说“冇门忒冇门忒哦”,随即进了操作间须臾端来半碗醋,科长端起碗闻了闻,一折脖子一口喝了下去。“哇!——”旁边的吃客连同店家二人惊呼,没见过这么厉害能吃醋的人。科长把碗复递给小老板说:“这凑真好!再来两碗。”“两碗啊?!”,科长点点头说:“两碗。”俄顷,店小二把两碗醋摆到了科长面前,众吃客放下碗筷都围了过来,科长又是一口气喝下一碗,再喝下半碗剩半碗,然后开吃饺子,不急不慢蘸着醋一口一个,不大的功夫两盘饺子下肚,一个舒爽的饱嗝儿打出来。科长说,那顿饺子吃的爽吃的嗖服(舒服)没法说。就是有点儿不好意思,买人家一斤饺子,喝了人家两碗半醋,临走要多付人家醋钱,那小老板连忙摆手说不需要不需要,以后多来就是了。

  科长给我说起这件往事时,说直到今天我心里觉得都欠欠的,一斤水饺能挣几个钱,咱喝人家那些醋,人家肯定亏了。广东人做生意叫人佩服。广东的醋,嫽得很!咱这儿的比不上。再要有机会去广州一定的去那家小饭馆,好好谢谢那个真诚的小老板。

  之后一年许,科长高升到了上级单位,再之后我也离开了那家公司。我和科长前些年还偶有联系,后来换了电话失去了音讯,也是遗憾。也不知他后来去过广州没有,与那位小老板可曾再见?星转斗移,光阴荏苒,一晃30多年过去了,也不知我那位爱吃醋的老科长现如今可安好?

  说起来,今天我能码几个文字在网上晒晒露露脸,这也应该归功于我的老科长。他写公文一流的,能当副市长的秘书,水平委实就不是一般般。他写公文,认识事物深刻,分析透彻,分辨对错一针见血,观点鲜明有理有据,文字陈述简明扼要,褒扬批评客观公正,结合实际恰到好处,手把手地教我学会了写公文,以至于几年后我也混了个单位“笔杆子”的小号。如今老科长也70多岁的人了,每每想起往事就不免想起那个操着西安方言的老领导,想起他说过吃醋的有趣故事。

  

  2016.09.05.17:05.

  

共获得积分:1 ,共1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暂无相关文章!

精华文章

美好秋色迎面来zjkzxd

[阅读]

最新活动

  • 1
  • 2
  •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