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网 >>  文学频道 >>  文章 >> 文章内容

发表时间:2018-02-05 11:06:10

标签:文学 

该作者的文章:

                                                 

                 日子之72 老家儿的干大哥

    小的时候就知道岭南我有个干大哥,怎么来的不知道。后来听我爸说,这个干大哥的母亲生了三个孩子都没站住,怀这个干大哥的时候,有人给算卦,说这个孩子生下来以后得立马认一个干佬儿才能活下来。这个干大哥是夜里生的,一大早,干大哥的爸爸出门找人,算卦的先生说啦,早晨遇到的头一个男的就是孩子的干佬儿。干大哥的爸爸出门一看,一个小男孩儿在道边儿把着小树玩儿,得,就是他了,领着进了屋,给鸡蛋吃,抱着新生儿对着小孩儿念叨了几句,象征性的鞠了三躬,这小孩子就成了新生儿的干佬儿,这个小孩儿就是我爸,那年我爸9岁,比干儿子大8岁,这是1921年的事儿。你还别说,这新生儿认了干佬儿,没病没灾儿的就活下来了,人们都说,这算卦的算的真灵。
    干大哥长大了,知道不好意思了,用一个词儿叫腼腆,毕竟干佬儿才比他大八岁,所以见了我爸从来不叫“干佬儿”“干爹”啥的,背地里叫“我叔”,(我们这把叔读“收”音)不过他如果打发孩子给我家送东西如西瓜甜瓜青棒子蔬菜啥的,就和孩子说:“把这个给你街里爷爷送去,”孩子就拿着东西颠儿颠儿的送来,见面都爷爷长爷爷短的,都是送到我爸上班的门市部,门市部在我家南面,我爸下班就捎回来了。我的印象里有一回干大哥赶着大马车给我家拉煤,从火车站的煤场子拉,见了我妈叫婶儿,倒是没有嘴怒。(嘴怒,土话,意思是不爱说话,见了人说不出话)
    可能是干大哥娶媳妇晚吧,大孩子1955年才出生,但是干大哥后来者居上,大嫂子前前后后七里咔嚓七里出溜的生了五个小子两个丫头,比我家还多了一个孩子,那个年代一家子就两三个劳动力,生活的艰难可想而知,干大哥也硬挺过来了,大孩子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初才能去生产队干活挣工分,后来孩子慢慢的长大,上学的、参加工作的、在家劳动的,都有。
    干大哥个子不小,连偏胡子黑不溜秋的,典型的北方汉子,四十啷当岁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候当了生产队队长,干大哥种地是把好手,会算计能吃苦,带领社员干的有模有样,年年他们生产队比别的生产队多分粮多分红,别的生产队的人就眼气就气包肚子犯红眼病。这个干大哥哪样都挺好,就是有一样,挂上了一个情人儿,在我们这叫“搞破鞋”,让人家抓住把柄把生产队队长给撸了。换了个人当队长,当年的效益就不行了,地种的乱七八糟,粮食少打了不少,钱也没分几个儿,社员意见大了去了,第二年春天又把干大哥弄上去当队长,马上立竿见影收入增加。有人还是不停地去公社反映干大哥的作风问题,在那个特革命特疯狂的年代,作风问题是整倒一个人最大的利器,干大哥弄得三起三落的。
    奇怪的是,大嫂子不吃醋,不生气不闹腾,随干大哥的便,我爸爸都觉得不可思议。还有更不可思议的事呢,干大哥的那个情人儿给干大哥做里外三新的棉袄,做棉鞋夹鞋,那个情人儿的丈夫一年里还和干大哥喝上那么几盅儿。他(她)们家庭也挺和谐,不打不搋小日子和和睦睦,真不知道干大哥给他(她)们灌了什么迷魂汤儿。要说干大哥他(她)们有什么钱色交易,有些不可能,当年的生产队收入极其有限,多少只眼睛在那盯着呢,一个生产队,撑死了干点儿俏儿活儿多记几天工分儿到家了,大五大六的办不到,不像现在,一个贪官可以送给情人儿成百万上千万。
    1977年我在煤矿出了工伤,锁骨骨折,住院一个月后,医院开了一个月的休假,回家以后又滑了一跤,疼得厉害,我爸去岭南干大哥家淘澄回来黄瓜籽、窝瓜籽,用土方治伤,疼痛减轻以后,买了点儿东西,我爸领着我去岭南干大哥家看看,干大哥不在家,就大嫂子在家,没有见到干大哥。后来由于我在煤矿不常回家,就始终没有再见到过干大哥。1980年我爸爸去世以后就断了来往。
    干大哥21世纪初去世了,享年82岁。

共获得积分:22 ,共22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