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网 >>  杂谈频道 >>  文章 >> 文章内容

发表时间:2018-02-23 13:43:10


标签:苔 青春绽放 普通人也伟大 半称心 

 

 大年初一,20字小诗《苔》,被贵州省石门坎乡村教师梁俊和孩子们在《经典咏流传》舞台这么一唱,竟“一石掀起千层浪”,好评如潮,这一波,几乎没有人为的炒作斧痕,这究竟是什么原因?
       我对苔的惊奇认识,始于十年前游黄龙五彩池时的认识。在职期间,每教《五彩池》这一课,尽管我讲得眉飞色舞,但总觉得心里不踏实。那天我身临五彩池其境,5588米海拔的雪宝顶银光闪烁,坐落在藏龙山山坞的高远处。因高山缺氧,下山的路上我躺在一处原始森林的苔藓“床上”睡觉。潮润碧绿的苔藓大概已经铺垫了百十年,厚厚实实,绵绵软软,我仰面尽情呼吸着清新甜润的空气。我仔细察看,这比米粒还小的苔,竟然与宝石花相似,又好像是观音菩萨的宝莲座!这不起眼的苔藓个体,竟如此美妙? 
       十年后的今天,我第一次看到袁枚的《苔》:“白日不到处,青春恰自来。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而且,这首诗是由一群偏远山区的孩子用清纯的嗓音唱出来。顿时我热泪盈眶,我也想走上舞台与孩子们拥抱在一起——这是一首对平凡而同样值得尊重的生命赞歌!
        我半个世纪的职业生涯就是与山里的孩子相依相伴,我和孩子们都是“米粒小的苔花”,我们虽小,但也青春和美丽。我们照样蓬蓬勃勃地绽放生命的光彩,一点也不自暴自弃,一点也不自惭形秽。一个人的生命的质量不取决于人们的喝彩,而取决于自我价值的体现。无论花朵大小,只要执着的开放,认认真真地把自己最美的瞬间,毫无保留的绽放给这个世界,那也是不枉此生。
       年轻时,我们可以踌躇满志地“直挂云帆济沧海”的抱负,可以有角有棱地“粪土当年万户侯”的气势,现在我们就恐怕只剩下一颗沉甸甸圆溜溜的“鹅卵石”了。当然,这并不说明我们的意志已经消沉得只剩下宿命论了,而是风风雨雨的生活经验告诉我们:鲜花与掌声不单单凭实力,还要靠机遇和运气。也就是说,要享受斜晖的灿烂,也需要“抬举”到阳光能晒得到地方才行,否则,只能在不起眼的地方做不起眼的人。
       袁枚是我们杭州人,他是乾隆四年的进士,入翰林院,后外放于江苏溧阳、江宁等地任县令。后辞官,隐居随园。古往今来,但凡隐居之士,大多不得志者,遂远离仕途放身于田园山水之间。像他这样的大学问家也有不得志的情况出现,何况我们这些芸芸众生了。20字小诗《苔》,为什么在这次《经典咏流传》竟引起如此大的反响?成为唤醒众生生命力的奇迹?高长力说得好:“一首诗何以唱哭人?因为它依然有着强大的现实意义:普通人可以最伟大。” 
       普通人可以最伟大!说得多好!这个“伟大”不是由谁说了算,我看,起码首先得自己问心无愧,做个有良知的人。在这个“伟大”的基础上,我倒很欣赏杭州灵隐寺里的那副对联:“人生哪能多如意,万事只求半称心”。尤其于我们来说,多一点感恩,多一点宽容,多一点知足,才能有一个好的心境。自古人生最忌满,半贫半富半自安,人生一半在自己,另外一半听自然。有了好的心境,才会有“也学牡丹开”的灿烂。

 

共获得积分:2 ,共2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暂无相关文章!

精华文章

我成了一名“铁杆环保”

[阅读]

最新活动

  • 1
  • 2
  •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