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网 >>  杂谈频道 >>  文章 >> 文章内容

发表时间:2018-03-05 08:48:14


 

 

 

 

题目说得大了点,应该是病家挣扎在求生之路的一个小小桥段。

 

医院故事多。

曾在同仁医院就诊时看到歌唱家李光曦。记得《货郎与小姐 卖布歌》、四人帮倒台后的《祝酒歌》吗?记得那气质优雅、神彩飞扬的李光曦吗?歌唱家老了,年近九旬,无助、无声地坐在成群的各地病人中间。若不是我们认识,谁能看出这位衣着普通、满面憔悴的老人是那曾经光彩照人的洋歌剧艺术家啊。艺术家有了年纪有了病,也和芸芸众生一样,在候诊室里等待看病。我们的社会制度,等级分明。我们学校的老校长,一位朝鲜战争时期参加志愿军的、级别不够高的离休干部,曾在急诊室平车上躺了好几天,等待住院。

 

车站候车室、医院候诊室,是人与人之间最容易接近、闲极无聊而闲聊之地。

 

检查、治疗、交费、取药,每一步都可能排队。

一次测眼压,排队。在我前面的是一位老太太——我也是老太太,凭什么这么说人家?——没敢这么直接称呼她,只是心里想了一下。

她满脸沧桑,两腮皮肤松弛下垂,干瘪的嘴唇一动一动地,不时用舌头舔着没有一颗牙的牙床。

我们互相用目光默默探寻。不知是谁先搭的话,聊了起来。

那是我很熟悉的西北口音:“我替老伴排队。”“是从新疆飞来的。”

我说,这么个花销看病,你们那儿给报销吗?

她说没人给报:“我们那儿是‘新农合’。在老家看病给报,到北京来看,不给报。每一次来北京看病,飞机票、住店、吃饭、检查、住院、手术……都得二三十万,全是自己出钱。”

我倒吸一口凉气:二三十万,若是我,没有社保报销,我绝不可能看这个病,回家等着眼瞎吧。

她看我眼里都是疑问。又开始说:“我和老伴上世纪七十年代从老家四川南充农村落到新疆库尔勒,就像早年闯关东的山东人、走西口的山西人。为活着,为讨生活。人勤地不懒,库尔勒比南充日子好过。老了,我的退休金一千多,老伴的是二千多。老了咋办?没有养老治病的钱哪行?盖房子。政策放开了,盖房出租,‘吃瓦片’。”“最多的时候,我有100间房。”她说,“现在政府在撵房客呢,说是违规,我们的火墙违规,怕火灾。”可是盖房的时候咋不说呢!

 

看着她矮小苍老的模样,我想得出她经历过多少艰辛困苦、着急上火的煎熬。

盖房?100多间?得雇工吧,得备料吧,得盘算往来钱款账目吧。这些经营,在我们财经院校是有专门课程、教授带研究生作研究课题、论文要写几万字的。“我没文化。”——回想着她的这句话,惊叹着她的聪明才干。

 

“给老伴看好眼病,我还要到北京医院看牙。”

我又一次吃惊:没有医保,还要在中央级的北京医院看口腔科!

似乎找到了一个倾听者,她不等我问,自己就滔滔不绝地说:我是牙床癌……

哦,怪不得满口的牙都没有了呢。可怜的人啊!

她看我忧伤地摇着头望着她,接着说:“都说我七十多岁了,其实我是1953年出生的。”

——哦,才65岁。比我年轻好几岁。我沉默着。

 

这只是我亲耳听到的民众看病难的故事。这是成千上万到北京来看病的外乡人中的一个,是稍有积蓄的“有钱的”病人。那老少边穷地区贫病交加的人是不会到北京来看病的。曾见媒体报道:河北农民郑艳良需要做截肢手术,而没钱就医,便用一把普通钢锯自行截肢。没有麻药,痛得咬掉四颗槽牙;广西平果县一位年近八旬的老者患癌,自己动手术,流血过多不幸身亡……

我住院时在病房得知,这少数“有钱”的病人中间,很多都是挂不上号,高价买了黄牛的多于几倍的“专家号”看上了病、住上了院、得到专家的手术治疗。当然,全自费。还觉得自己很幸运,看上了北京的大大夫。也有的是在本省驻京办事处工作多年,利用在北京的“人脉”住进医院。而更多的,是来不了大医院、无力自费的病人,留在居住地“挨”着,等待失明的到来。

 

这就是芸芸众生的生活片段:出生、受苦,为生存讨生活。年轻时用健康谋生;老了或拿钱求生,或自行了此一生。

 

好几年了,一则中央各大媒体转载的关于前卫生部某副部长说八成医疗费用为党政干部服务的新闻一传就是七八年。国内媒体有报道:我国财政供养人员约5000万人,官多兵少比例失调。“政府投入的医疗费用中,80%是为850万党政干部群体服务。”中国经济网:《中国八成政府投入的医疗费是为各级党政干部服务http://www.ce.cn/cysc/cysczh/200609/19/t20060919_8619896_3.shtml

2013年新华社调查报道退休干部住一次院花费高达300(人民网《老干部住院花300万,群众病不起咋办?》

http://opinion.people.com.cn/n/2013/0816/c1003-22593017.html

 

一边是百姓看病难、看病贵,一边却是少数干部占据理应多数人享受的医疗资源。

就在前几天,2018212日,国务院新闻办发布会上,国家卫计委副主任、国务院医改办主任王贺胜说了:“着力织牢、织密医疗保障网,努力减轻群众就医负担。基本医保、大病保险、医疗救助……开展全国跨省异地就医费用直接结算,让群众看病少跑腿少垫资。”

然而,十九大报告中所说“提倡病有所医、老有所养”“让群众有幸福感、获得感……”看来还很遥远。

 

 感谢来访 思考问题

共获得积分:29 ,共29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暂无相关文章!

精华文章

生命存在的意义究竟是什么

[阅读]

最新活动

  • 1
  • 2
  •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