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网 >>  家常频道 >>  文章 >> 文章内容

发表时间:2018-03-05 12:20:51

标签:家常 

                                                  

                 可过完年了

    年也过了节也过了,书归正传接着唠。
    过年,一个字:累,两个字:很累,三个字:真叫累。
    以前过年有时是临时去饭店招待客人,今年想自己在家招待,所以年前就紧忙的采购。本着少而精、精而细、细而奇的原则,啥一般人家不常买的东西都买了一点点。一些材料该炸的炸该炖的炖,该煮的煮该加工的加工,忙活了好几天。
    妻子娘家我们这一辈儿哥们姐们“连桥儿”内弟媳妇一共12人,以前的饭桌有点儿小而且是长方形的,两头儿够不到对面的菜,很不方便,就去买了一个直径一米六带转盘的大圆桌,这下子就再也不为桌子小客人多坐不开犯愁了。我想的是,大圆桌一年能用两回就值得买,啥有钱不买半年闲的,不听那套。
    大年初二,大内弟在饭店请客,按我们这的风俗,大年初二是出嫁的闺女回娘家的日子,虽说老人都不在了,但是大内弟代表娘家人儿招待。年前提前一个多月就订好了饭店,订的是下午两点开席,订晚了没有桌儿。初二一大早妻子就紧催,要早点儿去大内弟家,我就不愿意,无他,去了呆的五脊六受不自在,这个是有经历的。
    磨蹭到10点钟才动身,到了大内弟家,人已到了不少,都是远道儿的,免不了一顿互相拜年、寒暄然后落座,给小孩子人人发一个红包,都是200元一个,没偏没向皆大欢喜。
    寒暄过后,有智能手机的按捺不住,大方的开始发红包,其余的人抢红包,七嘴八舌头的乱了一阵子,抢到红包的喜笑颜开,没有抢到红包的也不沮丧,甚至有抢到几分钱的也高兴的大叫一声。发红包的发疲了,不发了,没得红包抢,又玩游戏,我不懂得,就听得他们嚷嚷,我们两个不会抢红包玩游戏的傻子一般在沙发上傻坐着。
    有一阵子,二十多人,除了两个小孩子在追逐,有小孩子在电脑前玩游戏,几乎寂静无声,都低头盯着手机,忽然“轰”的一下,又开始嘈杂起来。
    有些人一年里也就是见一两回面,好不容易才见面,大家坐下来家长里短的叙述叙说,交流交流,工作学习孩子家务事啥的唠唠嗑儿,不然,都低头掐着手机。想想真没劲,没意思,这就是我不愿意早早出门的原因。
    大年初三定好了去我家,初二下午吃完饭回到家里就做准备工作,该化冻的化冻该腌上的腌上,该泡发的泡发该改刀的改刀,刷盘子洗碗找筷子刷酒杯,大人小孩二十多人,得弄两桌(在外回不来的缺席11人)。我家盘子碗筷子不缺,碗有三十多个,大大小小的盘子三十多个,筷子好几把,预备每桌八个凉菜六个炒菜一条浇汁黄花鱼一个大碗红烧肉蒸黄花菜。凳子在年前就从儿子闺女家拿过来了。一直鼓捣到半夜方止。
    初三老早的就起床收拾,吃过早饭就切凉菜摆盘封保鲜膜,九点钟派人去超市买几样新鲜蔬菜。
    客人陆陆续续的来了,寒暄过后我该忙什么还忙什么去,客人自便,都不是外人儿,随意得很,女客占领三个卧室,男客在客厅说话唠嗑儿,小孩子满屋乱窜。水果干果糖块儿基本上没人动,茶水倒是喝得挺快,连烧三壶水。
    《三国演义》里的著名人物孔融孔北海说过一句话:座上客常满樽中酒不空:吾之愿啊。(“《三国演义》一一回:“(孔融)后为中郎将,累迁北海太守。极好宾客,常曰:‘座上客常满,樽中酒不空,吾之愿也。”一说“语出《后汉书.孔融传》:“(融)好士,喜诱益后进。及退闲职,宾客日盈其门。常叹曰:‘坐上客常满,尊中酒不空,吾无忧矣。”)上小学的时候看《三国演义》,看到此处分外羡慕,羡慕完之后又担心,天天的座上客常满樽中酒不空得多少钱啊?如果屋子极小如我家房子那么小,来了几个客人就转不开腚了,怎么得了?再说樽中的酒也没钱买,那个时候有钱也买不到酒。长大了才知道,北海太守不是吃干饭的,是一郡之长,是不大不小的官僚,估计得是高干待遇。文革的时候有人批判,说孔融是剥削农民的地主阶级,天天的花天酒地不说,还恬不知耻的说什么“座上客常满樽中酒不空吾之愿啊。”批了个狗血喷头。小学课本里的孔融让梨让人印象深刻,是我学习的楷模崇拜的对象,忽然说他是地主阶级,有些接受不了,当年的宣传都是:万恶的地主阶级如其典型代表是黄世仁、周扒皮、南霸天和刘文彩,都是穷凶极恶罪恶滔天应千刀万剐不杀不足以平民愤的家伙,突然把孔融老先生和黄世仁、周扒皮、南霸天和刘文彩划等号,不可想象。
    极尽所能的做了两大桌子菜,大伙都吃得很高兴唠得很开心,认为比饭店强多了,一个是菜量大实惠,一个是干净卫生,一个是荤素搭配比较好,最主要的是时间没有限制。春节在饭店吃饭,定点定时,一顿饭限时两个钟头,想多坐一会儿都不可能,在家就好多了,时间随意,就是菜品色香味形光有香、味儿,色、形欠佳,谁叫咱没有教授过厨师呢。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酒足饭饱以后,女人们把杯盘狼藉的战场打扫干净,撤下来的盘子碗堆在厨房,我声明谁也不要管,等一会儿我去刷碗。就在客厅闲话,不一会儿,客人告辞,有人约好明天的酒场儿。
    客人都走了,进得厨房,望着几大堆盘子碗小盔儿酒杯大大小小的盆还有不少剩菜,开始吧,把剩菜归拢,北京叫“折箩”或是“杂和菜”我们这叫“杂烩菜”,砰了乓啷的又洗又涮,最后烧了两壶开水把餐具烫了一遍,弄了足有半个时辰才算完事儿,老婆慰问:辛苦了。答曰:心(辛)苦命不苦,大伙哈哈一笑。
    有一句话说:要想一天不着闲就请客,要想一年不着闲就盖房子,要想一辈子不着闲就找情人,说的真有道理。
    接下来除了初五,天天的车轱辘会,一家一家的轮流坐庄,这个累呀,吃着吃着吃撑了,喝着喝着喝多了,说着说着说走板儿了,待着待着睡着了。
    明年过年还在家请客,不然那个带转盘的大圆桌不是白买了麽?

共获得积分:21 ,共21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


精华文章

【相约中秋月圆时】喜迎戊戌年中秋

[阅读]

最新活动

  • 1
  • 2
  •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