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网 >>  杂谈频道 >>  文章 >> 文章内容

发表时间:2018-03-07 10:04:42


   

  
  从生理学角度看,今天的人是不应该长出尾巴的,即便有也是极个别的,医学上仿佛称之为“返祖现象”,是极小概率的罕见现象。这是说人的肉体是否生出一截儿肉尾巴的问题。但在实际生活中说人有尾巴的事儿似乎也不大陌生,“夹紧尾巴”、“露尾巴”、“割尾巴”等在脚下这块神奇的土地上屡屡听闻。
  什么是“尾巴”?简而言之,就是不良的东西,应该去除的东西。
  先说“夹紧尾巴”。
  这个词儿世人耳熟能详,含义不难理解。简单说就是做人要低调、谦虚、谨慎等,无论取得多大成绩也不要骄傲、张扬、狂妄等等。
  为什么要这样?
  网上有一篇文章说:“一般来讲,尾巴翘在得意时。人生的经历,大致可分为顺境、逆境和常境。人在常境时,平平淡淡,无大喜大悲,心平气和,一般不会翘尾巴的。身在逆境时,困难重重,矛盾夹手,处于人生的低潮,大都是夹着尾巴的。而人在顺境时,工作顺利,事业有成,同志关心,领导器重,可谓春风得意,往住居安而忘危,不知不觉地就骄傲了,不把别人放在眼里了,对自己的要求也不那么严格了,尾巴也就翘起来了。”
  网上还有另一种说法:“大凡有尾巴的兽类都自我感觉良好,高兴、张狂、求偶时都爱把尾巴像旗帜一样朝上翘起,摆来摆去。可是这尾巴一翘,灾祸便到,在狩猎时代,那些尾巴翘得高的野兽容易被发现,结果是一簇箭,一杆矛飞了过来,小命也就在翘尾巴的时候没了。所以,聪明的兽类在感到有“敌情”的时候,首先干的事便是把尾巴夹起来,以减小目标,做好隐藏或逃遁的准备。人的猫腰动作可能就是当初的夹尾巴,只不过后来尾巴退化了,就只好用缩身来替代。
  聪明的人类从野兽的夹尾巴中受到了启发:原来这夹尾巴做人,比夹着尾巴当兽更能保护自己,它能让人在屈伸之间找到了摆平关系的法宝。兽类夹着尾巴是因为自然界中有个最大的“害虫”——人。人是百兽之王,百兽不得不防。那么,人夹着尾巴做人,是防谁呢?谁是我们人类最大的敌人呢?是“权力”。除了“权力”,谁能管得住一个人是“冒尖了”,还是“出头了”,是“张扬了”,还是“显摆了”。凡人与凡人之间的嫉妒,仅仅能导致嫉妒者眼红和失眠,若没有“权力”的介入,嫉妒只能伤害自己。可当嫉妒是权威者的心态时,翘尾巴的那个家伙就该倒霉了。
  如今改革开放了,人们的个性得以张扬,才智有了发挥的天地,但是夹着尾巴做人的生存“规则”依然不可放弃。比如在一个集团内部,总经理是可以翘尾巴的,但他的部下则不可,部下若以为自己更高明,忽略了总经理的尾巴高度,时常对公司总经理的决策提出批评、建议,若反对错了,遭一顿训斥也许没事,总经理大度,不与你一般见识,若你的尾巴翘得高,摆得漂亮,真的能指出总经理的错误要害,即便你为公司挽回了巨大的损失,你也不会有个好下场,除非那公司是他自己的。
  一句话,尾巴虽然是自己的,但什么时候该夹着,什么时候该翘一翘,自己说了可不算。”
  教育别人的人他自己夹住自己的尾巴了吗?叫别人谦虚、谨慎、低调等等收敛甚或龟缩个性,世上就只剩下一个人无需夹尾巴,那就是一言九鼎天下老大的皇帝佬。具体到一个群体一个单位,用不着在众人面前夹尾巴的也是那个一人说了算的人。有意思的是,即便他尾巴翘到天上飞扬跋扈目中无人,但在他的上级面前或者能左右他官运财运桃花运等人面前,不用谁说他早早地就把在众人面前翘到天上的尾巴夹在裤裆里。想想,古今多少人多少事能出其右吗?
  其实,换个角度来认识这个尾巴未必是坏事。从上述的说到可知,但凡能翘尾巴者都是在不同领域或岗位上做出了一定的或不俗的成绩者,也即翘尾巴者大多是一些干事情的能人,只是在取得成绩后有些得意忘形飘飘然而已,并未触犯什么法律法规或规章制度之类,他尾巴撅上天走路眼朝天并无伤害和妨碍国家利益或公众利益,撅撅尾巴又何妨?他愿意、他有劲儿叫他撅叫他翘便是,别人何必操心要扫他人瓦上霜?试想,那些狮子、老虎、豹子等捕猎时有过夹尾巴么?骏马奔驰夹住尾巴行吗?这里凸显一个朴素的道理,它们不夹尾巴或曰任凭尾巴自由自在随心所动之时,不正是他们勤奋做贡献且身姿最优美令人记忆最深刻之际么?叫夹紧尾巴就是扼杀天性,压抑或打击出头的椽子。你能表彰,他就不能自豪骄傲一把?当思,天下究竟是翘尾巴的多了好呢,还是看不见一根尾巴好呢?能看见一根尾巴至少就意味着有一项成绩问世有一个能人冒出来,说明有人刻苦钻研奋斗有了成果,翘翘尾巴能碍什么大局?愚真诚祈望,这种尾巴翘的越多越好,设若举目放眼一望无垠之尾巴,那整个国家将会取得怎样的进步呢?看不见尾巴的日子未必就是好,一生连一次尾巴都没翘过尾巴的人,要么是不食五谷且无七情六欲的神人,要么是一生没多大出息没做出什么建树平庸之辈。需注意,本事和水平是翘尾巴的资本和前提条件,有人也想翘,没本事拿什么翘?
  再说“割尾巴”。
  对这个名词现在中青年人若不研究历史一般人还是有些生疏,而五六十岁以上的人应该有印象。这里说的尾巴准确意思笔者也不能说的十分清楚和准确,故请教了百度和360,有了一些解释。
  “如果你把家里养的鸡下的蛋,拿到集市上去卖,你就是资本主义尾巴,就要把你割掉。
  不是把你这个人割掉,是要把你这个坏行为坏思想割掉。
  主要是开大会做检查之类的。
  惩前毖后治病救人。
  要拯救你!
  把资本主义小尾巴都放开以后,嚯~,都富起来了。”
  词条说:“割资本主义尾巴”释义:指没收农民自己偷偷种养的农副产品。
  一篇网文说“割尾巴”的文章这样说:
  背景:在1955-1956年完成了社会主义改造之后,从理论上说,小农经济还是产生资本主义的温床,所以还要割他们的“资本主义的尾巴”。农民养几只鸡,种一些菜到市场去卖,因为是“资本主义”,必须得“割”,给予没收或处罚。
  上世纪七十代社流行着句革命口号——宁要社主义草,不要资本主义苗,割资本主义尾巴。
  说起“割资本主义尾巴”,人们常常把它看成是发生在“WG”期间的荒唐事儿;一些地方史书和个人回忆录,也是这样记载的。近年来,个别人甚至把“割尾巴”说成是“谣言”或极个别的现象。
  实际上,从1957年到1976年“WG”结束的20年间,以限制乃至取消农民自留地、家庭副业和农村集市为主要内容的“割尾巴”运动,时断时续,出现过五、六波高潮。
  经历过的人都有体会。当时究竟把“尾巴”割到什么程度?
  1973年6月9日Z总理陪同越G总S记黎笋和政府总理范文同到过一次Y安。在那次回延安时Z恩来和时任延安地委副书记的土J璋有一段对话颇不一般:“金璋同志,你来延安快10年了,据你了解,延安人民生活到底怎么样?”土J璋回答说:“延安地区14个县,130多万人口,南边7个县群众生活还可以,北边7个县群众生活很贫困。最近我到子长县李家岔村去看了一下,那里群众连苞谷面都吃不饱,其中有一家五口人合盖一床被子。”总理语气沉重地再次发问:“战争年代都没这样苦!这是为什么?”土J璋说:“这可能和政策有关系。老百姓在院子里种几棵南瓜、苞谷也都被铲掉了……”
  这可能就是所谓的割资本主义的尾巴吧?为什么农民为填饱肚子在自家院里种几颗南瓜就成了资本主义尾巴呢?
  改革开放四十来年的实践证明,解除对农民的种种束缚农业生产力便有了极大的发展和提高,农民不但吃饱了肚子,生活方方面面都发生了极大的可喜的变化。看来,不割尾巴,民富国强!这种“尾巴”值得肯定,且该发扬光大。
  实际上,自己有无尾巴自己并不知道,所说的尾巴都是别人或领导给安的。这些尾巴能听见别人说自己看不见,有无长尾巴或翘尾巴自己没感觉,而别人能感觉能发现能看见。这些尾巴,通常都是别人认定的。
  尾巴这个词脱开生理学的概念,在社会学经济学政治学的词典里一般被认为是负面贬义词。但它又随着时间、法律和政策的变换而变化。昔日被割掉的尾巴它今天还叫尾巴吗?还会批判吗?即使是要“加紧尾巴”之尾巴,也未必是全然是负面的东西。尾巴们发扬光大了,国家、民族和社会就能进步一截儿。
  关于尾巴,还有“露出XX尾巴”一说,要掰扯或许有可能涉及敏感,暂且打住吧。
  
  2018.03.06.18:10.

共获得积分:0 ,共0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暂无相关文章!

精华文章

板儿没去过怡红院

[阅读]

最新活动

  • 1
  • 2
  •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