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网 >>  文学频道 >>  文章 >> 文章内容

发表时间:2018-03-07 14:36:25

标签:春风 伴我行 

该作者的文章:

 

                            春 风 伴 我  行…… 

    前几日微风拂面,信步走到多伦路,依稀觉得临近左联成立的纪念日,于是顺便到中国左翼作家联盟会址纪念馆参观。这里的房子比景云里好些,景云里是石库门建筑,而这里是西式风格的三层楼洋房,具有英国新古典主义风格。沿弄堂口稍稍走进去,就到了201弄2号(原窦乐安路233号)。

    这条路上曾走过许多有为青年、文化精英,为寻求救国之路,为理想抱负,他们来到这里。中国左翼作家联盟应运而生,于1930年3月2日在这里——中华艺术大学宣告成立。这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以鲁迅为旗手的革命文学团体,在我国现代文学史、革命史上谱写了光辉的篇章。1980年8月,左联会址被公布为上海市文物保护单位。2003年1月被列为上海市爱国主义基地。2005年3月被列为上海市红色旅游基地。

    这里有他们留下的印痕。底楼为成立大会会址和临时展览厅。当时出席会议的有鲁迅、柔石、殷夫、冯铿、洪灵菲、夏衍、冯乃超、钱杏村、郑伯奇、冯雪峰、阳翰笙、田汉、潘汉年等50余人到会。选定沈端先(夏衍)、冯乃超、钱杏村、鲁迅、田汉、郑伯奇、洪灵菲7人为常务委员,周全平、蒋光慈二人为候补委员。潘汉年代表党在会上讲话,鲁迅在成立大会上作了《对于左翼作家联盟的意见》的讲演。左联的成立,表明中国革命作家在党的领导下的团结与统一,标志着中国革命文学发展到一个新阶段。

    在这之前,中国的一些优秀作家、文化青年,就居住在这一带从事创作、宣传、探讨,并参加革命活动。我查阅了一些资料,除成立大会选出的常务委员之外,后来还有茅盾、冯雪峰、柔石、丁玲、胡风、以群、任白戈、夏征农、徐懋庸、何家槐、林淡秋等。左联内有中国共产党的组织“党团”,先后担任党团书记的有潘汉年、冯乃超、冯雪峰、阳翰笙、丁玲、周扬、戴平万等。会议室不大,摆放着十多条长凳、短凳。另一边是通向小花园的门。花园种了一株腊梅,散发出幽淡的清香,西南角设有左联五烈士雕像。时间过去了80多年,烈士的形象依然那么清晰高大,到过这里的人会记住他们的。毕竟这里是他们活动的场所。

    寻求救国之路,必定充满荆棘与坎坷。左联一成立,立即遭到国民党政府的破坏和镇压,如取缔“左联”组织,通缉左联盟员,颁布各种法令条例,封闭书店,查禁刊物和书籍,检查稿件,拘捕刑讯,秘密杀戮革命文艺工作者等。人们习惯称为“左联五烈士”的李伟森(李求实,左翼文化工作者,不是左联成员)、柔石、胡也频、殷夫、冯铿,就是1931年2月7日被秘密杀害于上海龙华国民党警备司令部的。但左联仍顽强战斗,除上海总盟外,还先后建立了北平左联(又称北方左联)、东京分盟、天津支部,以及保定小组、广州小组、南京小组、武汉小组等地区组织。参加左联的成员,也不限于文化工作者,还扩大到教师、学生、职员、工人,盟员总数达数百人。

    二楼是展厅,分为“创建·历程”、“文学成就”、“抗争·牺牲”、“纪念·研究”四部分。许多图片、资料、实物等提供了左联发展历程的印记。其中有胡也频和丁玲结婚时用的茶具,有柔石用过的办公用品。有左联出版的刊物和书,以及参加文艺方面的论战。记得我在读书时,以及后来的文革年代,我借阅了一些30年代的作品,有鲁迅的小说、散文、杂文,有茅盾的《子夜》,夏衍的《包身工》,柔石的《二月》、《为奴隶的母亲》,艾青的诗歌等,还包括一些文艺论争的文章。有些读了不怎么理解,只觉得他们的探索精神是可贵的。认识问题总是渐进的,靠不断求索才能找到正确的答案,一个社会组织也是。

    他们在这里进进出出,留下了一串串不寻常的足迹。左联领导的左翼文艺运动,在创作方面取得巨大成就。革命作家在左联刊物和其他进步刊物上发表了大量作品,鲁迅的《故事新编》以及他和瞿秋白的杂文,茅盾的《子夜》、《林家铺子》、《春蚕》,蒋光慈的《咆哮了的土地》,丁玲、张天翼、叶紫等人的小说,田汉、洪深、夏衍等人的剧作,中国诗歌会诸诗人的诗歌,都以其思想上艺术上新的拓展,显示了左翼文艺的实绩,产生了广泛的影响。在左联的培养下,涌现了沙汀、艾芜、叶紫、周文、蒋牧良、艾青、蒲风、聂绀弩、徐懋庸等一批文学新人。他们给文坛带来许多生气勃勃的作品,成为30年代文坛上活跃的力量。创作方面的巨大成就还在于出现了许多新的具有重大社会意义的题材和主题。工人群体与城市运动,农村生活和斗争的题材也进入了许多作家的创作视野,不少作品以真实生动的艺术画面反映了农村贫困破产的景象,显示了广大农民的觉醒和斗争。此外,30年代动荡不安的城市生活也在文学作品中得到了真实、集中的反映。所有这些作品都体现着强烈而鲜明的时代色彩。1936年初,为了适应抗日救亡运动的新形势,为了建立文艺界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左联自行解散。  

    他们在这里进出的时间虽不长,“左联”只存在6年时间,但是,其影响还是深远的。作为一个具有鲜明的政治倾向性的组织机构,许多成员如柔石、胡也频、殷夫、冯铿、李伟森等人本身就是革命家,从事着实际的革命斗争,为无产阶级革命文学运动的发展作出了巨大的贡献。创办刊物,繁荣文学创作,先后创办了一批刊物,如《拓荒者》、《萌芽月刊》、《北斗》、《文学周报》、《文学导报》、《文学》半月刊等,还改组或接办了《大众文艺》、《现代小说》、《文艺新闻》等期刊。这些期刊杂志吸引了一大批新老作家,形成了一支以左翼作家为核心的革命文艺大军,出现了文艺创作空前繁荣的新局面。还推进文艺大众化运动。 

    如今,春风伴我行走在以前左翼作家常走的路上,看到一些小朋友也走进了纪念馆,感到很高兴。因为我熟记鲁迅先生的《为了忘却的纪念》,在文章的最后,先生说:“我知道,即使不是我,将来总会有记起他们,再说他们的时候的。” 是的,我又记起他们,再说他们啦。

 







                        左联五烈士群雕

         中国左翼作家联盟在这里宣告成立






















































                       用过的一些实物

  从楼上眺望小花园,塑像身后是一株开着黄花的腊梅

                 中国最早电影院模型























                   这间是办公室

 

                        (  欢迎光临 )

 

 

共获得积分:35 ,共35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