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网 >>  家常频道 >>  文章 >> 文章内容

发表时间:2018-03-09 10:29:23

                                                                               

                久违的家乡戏

   想了想,家乡的戏已经撂下近30年了,算了算,应该大概在1988年左右。那时,年轻人大多出去打工或搬迁了,上了年纪的人,还要经营自己那一亩三分地,加上电视的普及,人们不再迫切的盼望唱戏了。记得最后一年唱戏,为了能搞起转灯,还是我妈妈带着我的侄女和女儿,到全村各家各户去收集白菜疙瘩和干草的呢。全村300多户,从东头到西头,从后台到下街。从西台到后岭子、窑皮子,再到下河。数九寒天,挨家挨户地走,就是为了让全村人都能在正月十五转上灯。白菜疙瘩是用来做灯碗的,就是把白菜疙瘩里面的东西挖去,倒上油,在油里面放一根绳,点着以后就叫灯。那时,村里的人只有过年时,才舍得用白菜做馅吃顿饺子,所以每家的菜疙瘩都很少。干草是谷子的秧,它是农民犒劳牲口的好东西。记得那时到各家去拿这些东西叫“齐”,齐来干草是用来打桩的。我现在还记得小时候转灯的情景。听说转灯的场景是来自当年穆桂英破的天门阵。
     好像和人们的饮食一样,想当年粗茶淡饭的日子中,慢慢有了大鱼大肉,好满足。吃呀吃,多数人都吃的横粗老胖,还出现了三高,这回人们才意识到饮食也应该讲科学。于是,人们开始青睐纯天然绿色食品,野菜也成了人们的最爱。
     我想我的家乡戏也是如此,在人们眼界日益开阔的今天,忽然感觉家乡戏也是百花园中的一朵奇葩,它虽然不能和专业的演出相提并论,但对于家乡人来讲,它具有独特的魅力,它是任何专业的演出都不能替代的。
     家乡戏的重整旗鼓,充分说明了党的政策给农民带来了实惠。村民的生活好了,有了闲暇的时间来拍戏了。虽然重新组织戏班是村民自发的,但村领导大力支持。演员的服装都是大队出资买的。我庆幸,村里的糊匠还健在,他虽然年近90,但可以做老师,演出用的“旱船”、面具等都是村的能工巧匠做的,我好佩服他们。
     掐着指头算算,当年戏班活跃时期的人已所剩无几,但总算还有几人能出谋划策,好庆幸!组织新戏班的人是我女儿她们那代人,她们对家乡戏有些模糊的印象。如今,他们担起了传承的重任,很感谢他们。
    当听说老家又要唱戏了,我好激动,甚至好几宿都没睡好觉,我的亲家和亲家母也是如此。女婿看到我们的样子说:“你们都这么喜欢看戏,我给你们买几张国家大戏院的票,你们去哪儿看!”我说:“不不不,我要看的是家乡戏!”
    正月十五那天,我和爱人亲家和亲家母一起带着二宝,开着车前往离县城42公里的马跑泉。一路上,看着熟悉的路和山山岭岭,感觉很亲切,赶到村子时查街已经是尾声了。(查街 是唱戏之前的表演,它是在街道上表演的形式),不管三七二一,赶紧掏出手机,对着花花绿绿绿的就一阵咔咔。

    这地方是我们村子的中心,戏台就在他们身后,这是表演坐花轿的演员,他们表演的是一母亲送女儿去婆家,路上遇到了坏小子,母亲拿着棒槌追打坏小子的故事。

    我们看到的那间灰瓦的小房子是财神庙,里面供奉着财神爷,他保佑着全村人财源滚滚。财神庙的旁边是一条上坡的路,沿着这条路走,就到我家了。上面是表演“赶黑驴”的演员,他们表现的是一个小媳妇骑着毛驴回娘家,结果在路上毛驴受惊,众人追驴的故事。

    这是跑旱船的演员,您看这旱船一看就知“纯天然绿色产品”,呵呵!

    这个节目叫做“大肚和尚逗绿翠”,我小时候看的是买的大头娃娃面具,现在这是自己制作的。

    这是杠子官,他是坐在用几根棍子绑的类似轿子的座位上,有四个人抬着他,他坐在上面高高的看这人群,看到能掏出钞票的人,他会下来给这个人磕头拜年,当然,被拜着一定要掏钱的,给多少自行斟酌。

   这个唱歌的人年近70岁了,不胖不瘦精神焕发,唱的多带劲儿。

           他们收场了。

   多年没看了,背影也不能错过,还好赶上了个尾巴,上午的演出结束了,下午2点钟开戏。
    赶紧回家看看,家里虽然已经没人住了,但经常想它,想回去看看:看那曾经带给我温暖幸福和希望的家。房子还是原来的房子,家还是原来的家。但现在它能给我的只有回忆和怀念了。
    走出家门,坐在大门口以前经常坐的木头上,前后左右的看看,以前那热闹的街头,现在几乎没有人,有的也只有回忆了。

   下午的演出开始了,这些演员他们回去卸了行头,吃过午饭,接着表演,都是村里的人,没受过什么训练,跳的还挺整齐的呢!

      录像和拍照的人都是特意从外面赶回去的。

   这看戏的人已经算不少了,但和相当年相比,不及那时的十分之一。家乡的人喜欢穿花衣服,喜欢红红火火的。我挺纳闷,她们是从哪儿买的方头巾,大多都是崭新的。那是我结婚时时兴的东西呀!近40年了,她们居然喜欢如初,大概是因为它实用。

    大戏开场前,要演些小节目。这穿绿衣服的近70岁,穿粉衣服的,已经74岁了。您看她们,精神焕发,兴趣盎然。

    这主持人是我的当家侄女,虽然出嫁它村,但依旧眷恋娘家,喜欢家乡戏,积极为戏班重建出力。
    在大戏演员没穿好服装的时候,戏台上是不能空场的,要有“站台”的。这时主持人唱了一首《下马酒》后,接着唱了一首《母亲》。我本没打算上台唱歌,但在她的感召下,上台唱了一首《父亲》,淋漓极致的情感投入,让我感到爸爸妈妈的在天之灵都已经感受到了。

    大戏拉开了序幕,看着眼前的一切,让我想起了当年。想起了那些曾经为我们唱戏的叔叔大爷,哥哥姐姐......还有爱看戏的爸爸妈妈......


    现在伴奏的只有两人了,过去这个地方是文武场待的地方。大鼓、小鼓、大叉、锅子、板胡、二胡、梆子、唢呐,热闹非凡。干这些的人都走了,也带走了他们的手艺......
 
 










 我不知道她们唱的什么戏,也不想知道。我只是想看看这些唱戏的人。

唐代诗人贺知章的《回乡偶书》中写道:

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

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

我要续写两句了,何止是儿童相见不相识呀!就连小时候的玩伴同学都看不出了。我结婚近40年来,回娘家都是来去匆匆,自从分田到户以后,各家各户都忙乎自家的田地,平日里没有什么大事,相互间都没什么来往。所以,很多人好几十年不见面,脑子里还是她们几十年前的样子。回到家,来到戏台下,放眼看看,怎呢没有认识的人呢?问问身边的人吧,原来他们都变了模样!近两个小时看戏时间,我说的基本上都是“这谁们家的?”“那是谁们家的?”观观模样,琢磨琢磨想起来了,大家都已经不再是从前的样了。以前有过来往的人,见到我都很热情地让我到家里吃饭,住下,所有见面的人都很热情。尤其是我家的邻居志亭嫂子,追我到这儿、到哪儿,一定让我到她家吃饭,住下。一再说:“好不容易有个热闹,晚上的查街才好看呢!晚上还唱好戏呢《辕门斩子》,住下吧,住下吧!”我感激她的一片真情,但我是绝不会住下的。她家的房后头就是我家,我有家不能住,住在她家,我会是怎样的心情呢?

 那些唱戏的,有我的同龄人,她们已经是缺齿豁牙了,但身材还好,精神可嘉!看家乡戏,看的是热闹,看的是一片深情。即使她们想不上词了,大家哈哈一笑,目的也达到了。


   感觉有点冷了,我们开车回县城,怕山顶风大,所以在半山腰给我们马跑泉拍了张照,由于有护栏没法往边上站,没照全,但您已经体会什么叫做“群山环抱”了。
   “拉大锯,扯大锯,姥姥家唱大戏。接闺女,唤女婿,没脸的外甥也要去。今儿搭棚,明儿挂彩,羊肉包子桌上摆......”,这传承了几代的儿歌,将继续流传下去。

共获得积分:19 ,共19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暂无相关文章!

精华文章

【相约中秋月圆时】喜迎戊戌年中秋

[阅读]

最新活动

  • 1
  • 2
  •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