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网 >>  文学频道 >>  文章 >> 文章内容

发表时间:2018-03-11 11:35:35

该作者的文章:

 

                  从《串联》看作者的行文特色和语言风格

 

    日前,我们“日月同辉”微信群文友一行五人,由顾晓鸿带队,前往桐乡、濮院作“以文为友”一日游,并拜访了濮院奇人、因七十学写作连出三本书而名声大噪的夏云翔老师和作家王立先生,并获赠两位老师的多本大作。

    我一生钟情文学,喜阅读,家中藏书不少。收到两位老师的大作后,我随手翻了下,往书桌上一放,准备日后抽空细看。

    说真的,尽管我已退休,有的是时间,但因有了电脑、网络,这几年,我很少看纸质书,大多时是拿起手机把玩。手机里信息源多,还有电子书,更有QQ、微信、朋友圈,一玩就上瘾,故纸质书看得更少。后听“日月同辉”群的文友说,夏老师的《梅泾老翁话梅泾》很好看,尤其是我那很少看书的老伴也说这书有看头,还时不时边看边发出笑声。真的介好看?于是,我也拿起夏老师的书看了起来,这一看,竟着了迷。

    夏老师的〈梅泾老翁话梅泾》(包括续集)共八辑,《续集》的第四辑《桐乡三中银杏战斗队》讲了文革中红卫兵去北京串联见毛主席的事,这可是我最熟悉的,因为我在回忆录《六十回眸》中也写过类似经历,便仔细看了起来。

    众所周知,文革是“由领袖错误发动、被林彪、四人帮反革命集团利用”(十一届三中全会公报语)的一场人祸、一场闹剧!文革留下的后果是严重的。正如著名作家冯骥才先生1997年所著《一百个人的十年》一书中所说:“二十世纪历史将以最沉重的笔墨,记载人类的两大悲剧:法西斯暴行和文革浩劫”“如今三十岁(现应为五十岁)以上的人,几乎没有一个人的命运不受其恶性的支配。在这十年中,雄厚的古老文明奇迹般地消失,人间演出原始蒙昧的互相残杀;善与美转入地下,丑与恶肆意宣泄;千千万万家庭被轰毁,千千万万生命被吞噬。”

    可惜的是,现在已很少有人提到文革,甚至回避文革,夏老师却不,他重拾这段历史,客观、公正地用笔把它记录了下来。

     1966年,夏老师才十九虚岁,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年轻学子。他和同学们一起,响应伟大领袖毛主席的号召,投身到这场史无前例的大革命之中,参加红卫兵造反,停课闹革命,“破四旧,立四新”,大鸣、大放、大字报、大辩论,去北京串联见毛主席……这是一个荒唐的年代,这是一段沉重的历史,这是一场严肃的政治斗争!凡经历过的人似做了一场噩梦,没有经历过的人,则认为匪夷所思,以为是“天方夜谭”!我也曾写过这段历史,写时的心情是沉重的,笔墨也是凝重的,但夏老师不一样,他以幽默、诙谐的笔调、超强的文字表达能力,行文特色和语言风格颇不一般,读他文章如听邻家大叔讲故事,更如听说书艺人说书,娓娓道来,常令人忍俊不禁,甚至笑出声来。

      为方便分析,下面请允许我将《串联》文中有关文字予以摘录,并作简单点评:

     (一)可就在昨天,妈妈说我已经69岁了。怎么这样快?50年就这么快过去了? 许多事情还好像是昨天发生的一样,真的有点不服气。

     无论服气不服气,岁月不饶人,俗话说人生七十古来稀,趁目前头脑还淸醒,把自己经历的,以及所见所闻尽可能多的写下来。谁知道,也许哪一天忽然患上 个老年痴呆症,连自己家门都不认识,被警察叔叔送回家,自己倒还是高兴的,可是有多少可贵的历史从此被湮没, 那是何等可惜的事。

     点评:多幽默、诙谐的语言!一开篇我就被夏老师的行文特色和语言风格所吸引。以夏老师现在的身体状况,他哪会得老年痴呆症、让“警察叔叔送回家”?他这是把抢救史料作己任,争取及早把自己掌握的史料记下来,这是一个公民、文字工作者应尽的责任。

    (二)这些人(北京串联)回来时,卜先生已改名为卜泽兵,意思是毛泽东的红卫兵。有的学生改作“卫东”,有的叫“卫彪”,女同学改成“卫青”,意思很明确,他们要誓死保卫毛泽东,誓死保卫林彪,誓死保卫江青。人们弄不明白的是,年纪轻轻的,怎么突然间老想着死?

     卜泽兵老师与卫东、卫彪、卫青诸同学,胸口挂起了毛主席的像章,卜老师脖子上挂了个手风琴,一边走路一边唱起了“天大地大不如党的恩情大,爹亲娘亲不如毛主席亲……”

来接那些学生代表的父母们更弄不明白了,明明是自己亲生的儿女,一把尿一把屎,好不容易把他们抚养大,去了趟北京,怎么爹和娘都不亲了呢?

      点评:“怎么突然间老想着死?”“怎么爹和亲都不亲了呢?”改名和唱那首歌是当时的时尚和“三忠于”(忠于党、忠于毛主席、忠于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的表现,夏老师明明知道,但他明知故问,目的是抨击当时形式主义、教条主义的错误和愚昧做法。

    (三)这个秘密团伙(指去北京串联队伍)在小宋家密谋,决议是:一不告诉学校,二不告诉家长,三不告诉同学。定下这“三不告诉”政策后,饮白开水盟誓。这庄严、肃穆的场面,不亚于当年南湖里红船上的一次会议。

     说好了不告诉父母,但每位同学都告诉了父母。因为当时十六七岁的孩子都身无分文,不告诉父母怎么可能呢?

     所幸父母们都同意了,没几天,或十元或二十元,秘密团伙的同学都从父母或爷爷奶奶那里拿到了钱,并且家长们都不约而同 地为其子女们准备了几斤炒米粉。
     几十年来生活在濮院小镇的父母们,三年自然灾害的阴影还笼罩在心头,他们单纯地认为,出门在外,只有炒米粉最实惠。

     点评:毕竟还是孩子,定下的这“三不告诉”,说好了不告诉父母,但后来还是都告诉了。作者说得对,不告诉父母,孩子们哪来盘缠?至于父母给外出的孩子准备炒米粉,这很真实,当年大家经济拮据,外出哪有钱买干粮、上饭店?那年我在外地读书,母亲生怕我晚上肚子饿,也给我准备了炒米粉、炒豆子等干粮,父母爱子之情由此可见一斑。

    (四)写到这里,笔者要插一段话:当时 由于我们是未经 学校批准的串联团伙, 心情紧张,加上年幼无知,忘了那六位杭十中“恩人”的姓名,如以后有谁看到此文,请联系我们,我们现大多居住在濮院、桐乡,都已退休了,好几位还是事业有成者,很想念你们六位朋友。当时连香烟也没有分一支,真是太不好意思了。如果联系上了,就请你们到我们濮院来,由我们招待,一来是报恩,二来是聚聚,回忆也是件很愉快的事。

     点评:“滴水之恩,当以涌泉相报”,夏老师们是懂得感恩的人。当年,在困难的时候,那六个杭十中同学帮助了他们,现在,他们在书上刊出了“寻人启事”,相信这六个同学见了一定会和他们相聚的,说不定夏老师又为由此写岀什么感动人的文章来。

     (五)大家到了火车上一看,呀,车厢里人头攒动,人声鼎沸。整个车厢被学生们挤得水泄不通。厕所里,行李架上,椅子底下,到处是人,简直无落脚之地。有的同学 只能“金鸡独立”,一切都乱了套。

     这样的情况,上厕所 最难。腿长的同学,手攀着行李架,双腿从这个椅子背跨到另一个 椅子背,差不多来了个武术里面的“劈叉”(濮院人叫“拍一字”)。历尽艰难,终于挪到厕所,一看,厕所里也住满了人。于是,男同学们开创了独特的解决方法。等火车 一停,男同学们迫不及待地从窗口 爬出去,到了站台,不管有没有人,拉开裤子,一排人,憋急了的小便,象水枪一样冲出,胜过濮院当白场五月二十的水龙会。

     可怜了那些女同学,在车厢里急得大哭。

     点评:知道大串联时火车上怎么挤,但不知道竟会挤成这样!这不是比沙丁鱼罐头还挤么?至于小便,男同学急成这样:“到了站台,不管有没有人,憋急了的小便,象水枪一样冲出,胜过濮院当白场五月二十的水龙会”。女同学“在车厢里急得大哭”,真是匪夷所思!夏老师的描写真是够生动、形象的。

     (六)红卫兵接待站,那是特殊年代的特殊兵站,空前绝后。中央定下来的红卫兵接待站有个四“不要”规定:

     一、吃饭不要钱

     二、住宿不要钱

     三、乘车不要钱

     四、看病不要钱

     早上没有伙食供应,中午有两个大馒头,一碗大白菜汤,有零星油花。晚饭也是如此,一个馒头有二两,能吃饱。

     但伙食每天如此,大家吃厌了,就剥馒头的皮来吃,余下的就扔掉了。有一位同学问:“我在濮院时,亲妈(奶奶)常对我们说,粮食一粒勿好浪费,浪费了,天佬菩萨要派雷公公来天打杀……”宋大哥说:“现在文化大革命了,天佬菩萨也不管事了。”大家这才放下心来。

    点评:这四“不要”规定果然“空前绝后”的。因为“不要钱”,白吃,白住,白乘,白看病,造成空前浪费,白花花的馒头扔得满地都是。当有同学说:“天佬菩萨要派雷公公来天打”时,宋大哥说:“现在文化大革命了,天佬菩萨也不管事了。”作者表面上没说,实际这是对这场运动的极大讽刺。

    (七)马路上各个省市来的车,各种颜色 ,各种型号,各种牌照,五花八门。但数浙江车最最漂亮,倒并不是“癞痢头儿子自道好”,而事实就是如此。

      这使得来自浙江的银杏战斗队队员们觉得十分自豪,恨不得每人的额头上写上“浙江”两字才好。

     尽管全国都调公交车进京,但还是无济于事,若要想上得车去,光靠蛮力是绝对没有用的。人群层层叠叠,好不容易挨到车门,“轰”的一声,又被推了回来,像海宁的潮水,一浪又一浪,你只不过浪里的一条鱼,随波逐流半天还是上不去。

    后来队员们有了经验,宋大哥打头阵,大家紧贴车身,一步一步往前穿插前进,到了门口,宋大哥把身子一扭,屁股一掀,趁着人潮往后摇晃时,紧贴车厢旁的银杏战斗队队员就一个个钻进了车厢。

    点评:夏老师一定研究过心理学。因为浙江来的公交车“最新最漂亮”,队员们觉得“十分自豪”,于是恨不得每人的额头上写上“浙江”两字,多生动、形象!还有“癞痢头儿子自道好”这一俗语用得好。

    至于挤公交车一节,和前面去北京挤坐火车的描写一样,具体、细致,非亲身经历过的人根本写不出,那次夏老师并没有亲自去北京,只是听串联回来的同学说的,可见得夏老师驾驭文字的能力!

    (八)天安门广场上专业照相的人很多,他们为你照一张相,收取毛主席像章一枚(红卫兵接待站里有发)。拍照动作很快,“咔嚓”“咔嚓”,一个又一个,大家整好衣帽,站好姿势,一个个试图露出幸福的微笑,但大多面部僵化,似笑非笑。

     这些照相回家后左等右等,始终没有收到照片。后来想想,当时那相机里根本没有胶卷。唉!同学们感叹道:“都说南方人狡猾,其实,北方人也只是表面上憨厚……”

    无论南方人或北方人,都有老实本份的人和相对不安份的人。但通过大串联、文化大革命,遵纪守法、老实本份的人越来越少了, 这是文化革命对我们中华民族所带来的最大损失。

    点评:抢座位,不守纪律,乱扔馒头,拍照造假……如此等等,此乃国民的劣根性,虽早已有之,但现愈演愈烈。作者在这里感叹道:“通过大串联、文化大革命,遵纪守法、老实本份的人越来越少了,这是文化大革命对我们中华民族所带来的最大损失。”是的,这绝非危言耸听,此乃夏老师振聋发馈之声。

   (九)好在红卫兵接待站有个四不要政策,吃着毛爹爹(爷爷),住着毛爹爹(爷爷),每天吃完晚饭,不,只是喝了几口茭菜汤,咬了几张馒头皮 ,这东西早就吃腻了,大家躺在床上胡编乱唱:

     我的家在桐乡的濮院镇上,

     那里有兄弟姐妹,还有那高高的大树银杏!

     白米粥——酱萝卜——还有那粽子豆浆……

     阳春面——白米粥——我心中的梦想……

     什么时候?我们才能吃到它?!

     大家跟着乱吼,还有两支口琴伴奏。这在居民区里惊天动地,影响了居民们的休息。但他们都不敢吭声。在以阶级斗争为纲、历史问题株连九族的年代,哪家没有点“问题”?至少亲戚家有成份不好的、甚至有严重历史问题,因此,他们始终不敢提意见。居民们明哲保身,把门窗关好,把耳朵用手捂起来,由红卫兵去吼吧。

      点评:在家千日好,出门一时难。馒头、茭菜汤吃腻了,于是这群孩子想吃家乡的白米粥、酱萝卜、粽子、豆浆……日思夜念,还编起了歌,在口琴的伴奏下,没日没夜乱吼,让附近居民遭了难,敢怒不敢言。这就是红卫兵们去北京大串联生活的真实写照。那次大串联,红卫兵们到底学到了什么?搞了哪些斗批改?天晓得!

    (十)毛主席第七次接见红卫兵的第二天,见到了毛主席。虽然沈汉荣同学当时被人潮推翻,爬起来后只看见了毛主席的后脑勺,但到北京见毛主席的目的已经达到。

     可是就在接见结束后,徐雄荣同学在上简易厕所 时,一脚踩翻了搭在尿坑里的几块砖头,一个鹞子翻身倒向尿水中,全仗黄云翔同学一把揪住他的衣领,才避免了灭顶之灾。可是他的老棉裤却浸了个透。他家里是“三房合一子”,对他特别宠爱,出冂时家中为他翻好了厚厚的丝棉裤、丝棉祆。那丝棉裤特别能吸尿,湿透后足足有十几斤重,走起路来,“噗嗤、噗嗤”地响。回到接待站,徐雄荣脱下裤子在暖气片上烘烤,搞得满屋尿臭,民愤很大。第二天有人岀主意,让徐雄荣穿着臭裤子去挤公共汽车。一天挤下来,裤子上的臭气基本消失。

     点评:前后花几个月时间,只为见上一次毛主席,结果沈汉荣同学 “只看见了毛主席的后脑勺”,那代价也真太大了。徐雄荣同学更好,接见回来时,险些跌入尿坑,遭“灭顶之灾”,后大家躥掇他“穿着臭裤子去挤公共汽车,一天挤下来,裤子上的臭气基本消失”,这群孩子也真够顽皮的。去北京大串联见毛主席这样一个写严肃的政治主题的文章,就充斥着众多这样的情节,也难怪人说好看,并让我老伴好看得笑出了眼泪!

    (十一)现在想起来,最最最三个字叠起来应该是病句,但当时是身体永远健康的副统帅林彪同志提出来的,很时髦。林副主席永远健康,那就永远不会死了?谁也没想到,上帝安排他从飞机上摔下来,再健康也沒用,真是人算不如天算。

与刚出来(指刚去北京)时不同,他们现在说谎已经不脸红了,因为他们在北京学到了一句话,叫做“不说假话办不成大事”。他们将来都想要成为办大事的人,所以首先得学会说假话。

     点评:“最最最”句式,凡从那个年代过来的人最熟悉!正如作者所说,不管你“最最最”什么,到最后,还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人啊,还是老老实实做人,踏踏实实做事,否则会成为历史笑柄。

     至于“不说假话办不成大事”,据说此乃那位林副统帅所说,虽然他已死了快五十年,但阴魂不散,谬种流传,此话在当今仍有市场,乃国之大不幸!

    (十二)这次何同学有了经验,一上车就一头钻入三人座位的椅子底下躺着,还真成了车上的世外桃源,“躲进小屋成一统,任尔东南西北风。”

    到了上海,他们不出站,换乘了途经嘉兴的火车。一出嘉兴站 ,他们又急奔汽车站。汽车在石子马路上蹦蹦跳跳 了个把小时,濮院车站到了。呀!终于到家了!

    大家一下汽车,伸开双臂,深深地吸了口家乡的空气,那空气中有梅泾河的水腥味,有油米厂的油脂香,还隐约闻到了北横街三八饭店飘来的酱鸭香……

     点评:青少年可塑性极大。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刚去北京时,他们不懂占位子,在车厢里站着去北京,这次学了乖,“躲进小楼成一统”,可在车厢里舒舒服服睡大觉。文明礼让在哪里?中国人的传统美德又在哪里?

    至于一行人终于回到朝思暮想的家乡濮院,这群年轻人“一下汽车,伸开双臂,深深地吸了口家乡的空气……”读来激动人心。

    ……

    如上面这样令人捧腹的美言佳句书中还有很多,恕笔者不一一摘录,否则真会被人说成“抄书”先生,或被说侵犯版权,告上法庭,那可就大不合算了。

    诚如文题所说,本文主要讨论的是夏老师的行文特色和语言风格。夏老师有极強的文字驾驭能力,笔调幽默、风趣、诙谐,让人忍俊不俊,可读性极强,读他的文章实在是一桩乐事、趣事。无怪乎我那很少看书的老伴常和我争看夏老师的书。夏老师不是专业写手,初写书己七十高龄,为什么他的书写得这样好,大家如此要看?这是我写此文时常常考虑的。我曾和董绍桐老师讨论这个问题,她说这和夏老师的经历有关,夏老师一生坎坷,生活阅历丰富。还有,也和他开朗的性格有关,善饮酒,喜交友,胜不骄,败不馁,能笑对风云,直面人生。同时,尽管他最近才为文,但平时肯定喜阅读,喜涂鸦,有扎实的文字功底,否则绝不可能一夜之间成为作家。

     夏老师是幸运的,其作品能得到黄亚洲这样著名作家的首肯和鼓励,并被赞誉说“作家在民间”。夏老师在《梅泾老翁话梅泾》的“跋”中说:“我的余生是交给写作了,因为亚洲老师把我送上了文学的不归路”。衷心希望夏老师在文学这条路上越走越稳,越走越顺畅,在保重身体的前提下,为濮院、为我们大家写出更多更好的作品。

共获得积分:1 ,共1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