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网 >>  杂谈频道 >>  文章 >> 文章内容

发表时间:2018-03-19 14:54:14


 
  “有的人活着,
  他已经死了;
  有的人死了,
  他还活着。
  ……
  有的人
  他活着别人就不能活;
  有的人
  他活着为了多数人更好地活。”
  360词条说,这两句话源于中国当代杰出的诗人、著名作家、编辑家臧克家先生诗作《有的人——纪念鲁迅有感》里,是流传颇广的名言。此诗写于建国前夕的1948年,它的原意是总结旧中国的感慨,而它的全部内容又……反复应验,故它可归为建国以来最重要的一首诗。
  第一句大概意思网上有解释说有些人活着,但是他却做着不是人做的事,形同行尸走肉一般;有些人死了但却活着。是指人死了,但是因为他生前做了一些事他的精神和品质还是千古流传的。第二句可能是坏人活着作恶多端,让那无权无势的善良小民百姓就度日艰难,甚或生不如死。下面的“有的人他活着为了多数人更好地活。”好理解,善人好人为多数人更好地活做着不懈的努力和奉献。
  这两句话直白明了通俗易懂,所言甚是,十分精辟。“有些人”用民间说法大概就是说好人善人和恶人坏人吧?总体如是,但是仔细琢磨一番,还是觉得还有点儿意思可以再延伸一下。
  活着却死了是因为他活的没有意义,还有害于他人。死了却还活着是因为他做了有价值有意义的事情,永远活在大家的心里。诗人只说了“有些人”中的好人活着和死后的情景,坏人活着时的景象,却没有说坏人死后的预测景致。愚愿意就此掰扯一下。
  按照无神论者观念人死了,就一切结束了,正可谓民间俗语“死了(读Liao),死了,一切完了。”也即肉体生命终结了,其它一切也就随之而结束了。可是,世人的心愿并非如此,总是希冀人死后还有来世投胎转世重回人间等等想法。同时,对死者死后也有祈望,愿意好人死后升入天堂得到好报善报,更盼望坏人死后打入地狱遭到应有的惩罚和报应。也即善恶终有报。这种希望也罢,愿望也罢都不过是善良人的一厢情愿的想法而已,因为他们死后的情景没有哪个活人经历过。但是,好人在世时所作所为呈现出的一种精神一种品质受人敬仰,可以传承于后人,甚至流传千古。同理,坏人在世时所作所为带来的恶果和造成的影响也绝不会因为他死了而一切完了。不然,人世间怎会有什么什么或者谁谁谁阴魂不散遗臭万年等等说法。举几个小例子来看看是否如此。对于一般普通人甚至退几步说,有点儿小小不言的小坏或微恶可以大度说“以死为大,一了百了”,而对于一些罪大恶极恶贯满盈、对国家对民族乃至人类做出不可饶恕的恶行者则不可“一了百了”,诸如希特勒、墨索里尼、东条英机等等。
  人是有思想能控制自我的高级动物,而非同类相食的野兽。而偏偏有些人或者说一些个独霸大权的人愿意与野兽为伍竞相吞噬同类,以食人肉为乐为豪。
  2000多年前的齐桓公(公元前716—前643年),中国春秋时齐国国君,姜姓,吕氏,名小白。据说齐桓公晚年非常残暴不仁,喜欢吃人肉。作为一国之君应有尽有,享用不尽的荣华富贵。要什么有什么,天下美食应有尽有为何喜欢吃人肉?缘何把自己变成毫无人性的兽类?是心理变态还是炫耀权势,抑或发泄私愤?
  齐桓公死了,君主吃人肉的邪恶行径却没死还活着,被一些恶棍们传承下来了,且传承2000余年。更为诡异的是远在万里之遥的非洲依然上演着吃人肉的惨剧。
  非洲三大暴君乌干达前总统阿明、中非皇帝博萨卡和前扎伊尔总统蒙博托,因为他们的种种行为,比如吃人肉,个人专制等,国际社会将他们称为“非洲现代史上最残忍的三大暴君”。
  和博卡萨、蒙博托相比,阿明在国际上的“名气”似乎还要大一些,他被称为“非洲第一魔王”,此外,阿明和同样也爱吃人的中非皇帝博萨卡双双获得了“吃人魔王”的恐怖绰号。事实上,博卡萨、蒙博托统治的野蛮残忍程度不亚于阿明。
  阿明有正式的儿子36个,女儿14个。至于私生子女有多少则考证不清楚,也许数不过来。他有13个妻子。他把其中一名他认为“不听话”的妻子处死后,碎尸数段放入一个口袋中。后来他命令人把妻子尸体从中取出,并摆到一个桌子上,目的是让自己的孩子们看到:不听话的后果是什么。
  360词条还说:当吃人肉、让狮子吞食政治犯和残害妇女儿童等等种种“雅好”被国际社会揭露出来之后,博卡萨竟毫无羞耻之心,跳脚大骂这是“粗暴干涉内政”,他大声疾呼:“一切外国势力对我们都无可奈何。因为我们有伟大的黑非洲社会发展运动这个唯一的、有能力领导中非人民开创新世界的政党,有一支忠于这个党、忠于中非帝国、忠于博卡萨皇帝的,特别能战斗而且战无不胜的军队。”
  愚曾看过这样一句话:“坏的东西似乎不用教,一听就会一看就会。”相隔2000多年遥距万里,这些残忍至极的兽行被这些恶棍完整无误第继承下来了。齐桓公死了,他的“遗产”没有死,还被继承和捍卫发展到了一个新水平一个新阶段,花样更是始料未及。
  再说一个读者非常熟悉的坏蛋,二战时德国国民教育与宣传部长戈培尔。众所周知,戈培尔是当时德国法西斯集团的核心人物,以嘴头子和笔头子杀人的罪魁元凶。他为法西斯集团和希特勒立下了汗马功劳。似乎可以这么说,没有戈培尔,德国法西斯集团控制国内和对外侵略就没有那么得心应手。戈培尔的主业是颠倒是非、混淆黑白、指鹿为马,制造谎言、创造邪恶思想等等,其宗旨是为了加强和巩固法西斯独裁统治,不断为德国民众洗脑,灌输罪恶思想,颠覆常识、逻辑和正常的认知,管控思想和舆论,强迫民众接受和信奉法西斯的种种歪理邪说,他的作用远远胜于一个坦克兵团一群战斗机,余毒至今未能彻底肃清和消弭。
  例举几条戈培尔的谬论:
  “宣传的基本原则就是不断重复有效论点,谎言要一再传播并装扮得令人相信。”
  “群众对抽象的思想只有一知半解,所以他们的反应较多地表现在情感领域。情感宣传需要摆脱科学和真相的束缚。”
  “如果撒谎,就撒弥天大谎。因为弥天大谎往往具有某种可信的力量。而且,民众在大谎和小谎之间更容易成为前者的俘虏。因为民众自己时常在小事情上说小谎,而不好意思编造大谎。他们从来没有设想编造大的谎言,因而认为别人也不可能厚颜无耻地歪曲事实……极其荒唐的谎言往往能产生效果,甚至在它已经被查明之后。”
  “大众传播媒介只能是党的工具,它的任务是向民众解释党的政策和措施,并用党的思想理论改造人民。”
  “宣传是一个组织的先锋,宣传永远只是达到目的的手段。”
  “宣传如同谈恋爱,可以做出任何空头许诺。”
  “即使一个简单的谎言,一旦你开始说了,就要说到底。”
  “谎言重复千遍就是真理。”
  “报纸是教育人民的工具,必须使其为国家而服务。”
  “报纸的任务就是把统治者的意志传递给被统治者,使他们视地狱为天堂。”
  “人民大多数比我们想象的要蒙昧得多,所以宣传的本质就是坚持简单和重复。”
  “必须把收音机设计得只能收听德国电台”
  亏来彼时没有互联网,设若有之尚不知这个天才谎言家还会折腾出什么百般花样。戈培尔也已经死了70多年,他的这些充满毒素的谬论死了吗?地球村的某些角落里这些散发着腐臭的毒素不依然盛行着吗?
  因而说,无论好人死后坏人死后,只是他的肉体生命终结,而它的思想、作用和影响不会随着肉体死亡而死亡,在一定的土壤、环境和条件下依然会存活,甚至会发扬光大。肉体可以死去甚至消弭,思想和精神却可以持续不化遗传千年。坏人并不因为肉体生命结束它的坏思想坏理念怀学说而一同消亡。
  诚然,上述例举的皆为人间之大恶人,是典型的歹人,他们死后可谓阴魂轻易不散,抑或遗臭万年。常人概念里的好人和坏人通常还上升不到这个层次级别,但那些坏人死后同样会留下坏的惯性、坏的理念、坏的思想、坏的影响。所以说,坏人死后不会简单地轻易地“一了百了”,坏的毒素依然会影响着社会和后世。
  既然人死后其思想和影响皆不能轻易消失,好人死了以后还活着,坏人死了以后也活着。那么人若有灵魂的话,死后灵魂会怎样?能反转蜕变还是完成未竟的事业?也即,好人和坏人在另一个世界里继续活着的时候的言行,还是相反?这个问题,想破脑袋也未能有个所以然。
  
  2018.03.19.14:45.
 

共获得积分:0 ,共0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暂无相关文章!

精华文章

我成了一名“铁杆环保”

[阅读]

最新活动

  • 1
  • 2
  •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