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网 >>  杂谈频道 >>  文章 >> 文章内容

发表时间:2018-03-31 13:05:30


标签:杂谈 

 

                乱弹之 打开记忆的闸门         
                  看绷紧弦儿的文艺作品 
      
    如果请中国大陆五十岁以上的人谈谈对“地主”的印象和认识,不少人会说出这样一番套话:地主依靠出租土地剥削农民为生,是封建社会的典型代表,是罪恶的剥削阶级;他们品德败坏,横行乡里,欺男霸女,无恶不作……,其典型代表是黄世仁、周扒皮、南霸天和刘文彩。   
    最早看的电影《白毛女》、《苦菜花 》、《红旗谱》、《红色娘子军》、《槐树庄》、《暴风骤雨》、《夺印》、《半夜鸡叫》、《箭杆河边》、《千万不要忘记》,后来有《收租院》、《艳阳天》等。
    当年我们这的评剧团演出一场名曰《槐树庄》的评剧,同时有电影《槐树庄》,印象最深的是,郭大娘正领着人斗争地主崔老昆的时候,在外参加工作的地主儿子崔治国回来了,挡着不让批斗,结果被贫下中农给制服,崔老昆问崔治国:今天是啥日子?崔治国答:腊月初三。(不太准确,也可能是腊月初七)
    除了《槐树庄》,看看那些绷紧阶级斗争这根弦儿的文艺作品。
    评剧《夺印》,唱唱咧咧的,有一段唱词“劝广清”流传甚广:“我良言苦口将你劝,你是水火不进不愿听。你不撞南墙不回头,你不遭蛇咬不动心,你被人引上了独木桥,叫你喊你你不回程,你被人蒙上了一双眼,自己人不认自己人,你当队长四五载,迷魂汤灌得你昏沉沉,他们是虚情假意将你哄,你却与他们当知心。你要想一想,解放前你也是一穷汉,他们可曾与你这样亲?他们可曾将你正眼看,他们可曾与你当知心?他们可曾请你喝过酒,他们可曾送给你半分文,……”,就是一个人语重心长的劝导一个大队干部,广播里天天的播,播的人们都会哼哼了,我都会唱两句了。给人们印象最深的是剧里一个名叫“烂菜花”的女人,一句:“何支书吃元宵了”人们耳熟能详,一大段唱腔:“从东庄到西庄,我到处把你找,找了这么大半天,才把您找着。您看我这两只脚都起了泡,衣裳湿透了,我的周身汗水浇。嘿嘿嘿,原来您在这儿亲自劳动,哎哟哟,我的何支书,哎哟喂,我的书记哟,干这样累的活您怎么能够吃得消哇,吃不消哇,吃不消哇,我给您搓了一碗元宵。擦擦汗您可歇一会儿吧,您看看,这是一碗又热又粘又香又甜,滴溜溜的圆哪团团转,粘米面的白糖馅的大个儿的元宵。”。1963年这个时候人们刚刚吃了几天饱饭,就开始搞运动,搞阶级斗争,穷折腾。据说后来《夺印》里的原型人物被捉,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给平反,这原型人物的后代打官司,闹得沸沸扬扬。
    电影《箭杆河边》也是阶级斗争的典型,一个落道邦子二赖子很有名声,特别的有喜剧效果。
    《千万不要忘记》是讲拒绝资产阶级思想腐蚀的故事,说年轻工人丁少纯自从与姚玉娟恋爱结婚后,便同经营过鲜货铺子老板的丈母娘住在一起。这位丈母娘善于钻营投机,千方百计追求吃穿,为了赚钱不惜损人利己,损公肥私。同时,她也常常向丁少纯灌输吃喝享乐的思想,逐渐地使丁少纯的思想发生了潜移默化的变化。丁少纯开始看不惯自己家纯朴的作风,生活上追求享受,借钱买了毛料裤等时髦的服装爱虚荣,为了还买皮夹克和毛料衣服的钱旷工去打野鸭子卖钱,耽误工作。一心两用,将钥匙掉到正在组装的电机里,险些酿成事故,大概是这么个意思。印象深刻的是丁少纯给姚玉娟的情书被他老爸看到了,信里说和姚玉娟不在一起的时候,心里“空虚”,被丁少纯老爸批了个狗血喷头。丁少纯的爷爷从乡下来遇到丁少纯的丈母娘,客气了一下,让丁少纯的丈母娘拿点儿大蒜,说话搭理儿的功夫,丁少纯的丈母娘走了,老爷子一低头,一辫子大蒜被揪去一大半,老爷子闹了个旱地蛤蟆——干鼓肚儿。出演丁少纯丈母娘的演员很长时间没有露面儿,后来火了好几年。现在看来,年轻人穿点儿好衣服也没什么错,当年不行。
    有一年纪录片《收租院》闹的哄哄乱嚷,学校组织包场,必须看!街上的宣传窗也贴着《收租院》的宣传画,啥水牢、喝人奶,啥把农民口鼻堵住往肚子里打气把人胀死,大斗进小斗出、强抢民女霸占民田等等,简直无恶不作罪恶滔天,说刘文彩假模假式的办了一个中学。
    《艳阳天》开创了高大全的先河,作者驰骋文坛十几年出尽了风头。主人公萧长春完美无缺,阶级敌人阴险狡诈罪恶滔天死有余辜,对于完美无缺的萧长春是单身有些不解,萧长春的老爹说的“一双筷子夹根骨头——三根光棍”有些疑惑。
    《青松岭》是河北省承德地区话剧团演出的,和电影《千万不要忘记》的意思差不多,都是缺一个地富反坏右的阶级敌人,有点儿不科学。人们喜闻乐道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电影里钱广媳妇说的:“小不溜丢儿的搂点儿得了。”《青松岭》里的主题歌是当年老百姓最喜爱的歌曲,我在以前的帖子里说过的。
    现在如果再看一看这些老电影,你是当笑话看呢还是感慨万千呢?《千万不要忘记》里说的兢兢业业一丝不苟认真负责的工作态度现在也有现实意义,难道不是吗?《青松岭》里钱广搞小买卖把山货卖到城里不就是现在普遍干的事情吗?
 

共获得积分:20 ,共20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


精华文章

板儿没去过怡红院

[阅读]

最新活动

  • 1
  • 2
  •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