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网 >>  文学频道 >>  文章 >> 文章内容

发表时间:2018-05-11 04:40:07

该作者的文章:

 
    1968年,在“祖国山河一遍红”的“红色海洋”日子里,举国上下开展了“三忠于”(忠于毛主席,忠于毛泽东思想,忠于毛主席的革命路线)、“四无限”(对毛主席、毛泽东思想、毛主席的革命路线要“无限热爱、无限信仰、无限崇拜、无限忠诚”)活动。厂里、区里街道的两旁,竖起了高高的语录牌和宣传板。我每天都要在一两丈高的架子上上下下,写毛主席语录或者画宣传画。烈日炎炎,宣传板的铝板热得烤人,但没有影响我的激情,每天起早贪黑,乐此不疲。
    晚上也闲不着,我和灵芝儿把绿豆、黄豆、红小豆掰开,用砂纸磨平,用胶水在胶合板上粘贴成穿军装的毛主席像、“忠”字和向日葵花。闲暇,我俩议论给即将出生的宝宝起名字。灵芝儿的爷爷曾给起名叫“迎春”,说姓李,李树迎春花繁叶茂。当时,黑龙江省成立省革命委员会时,《人民日报》发表祝贺的社论是《东北的新曙光》。于是我说,生男孩叫“东辉”,生女孩叫“东霞”吧,不管生男生女都是“新曙光”。 
    灵芝儿的预产期越来越近了,妈患青光眼,眼神不好,在小妹的搀扶下来家看过几次。她告诉灵芝儿,家里已经想方设法为她准备了鸡蛋和红糖。因为接回来的三姐的孩子都由她照看,没有办法来照顾她。那时灵芝儿受胎气影响,站不起来,在炕上挪动都很困难,她急得真哭。我安慰她,即使真的瘫痪了,我会伺候她一辈子。每天我上班前把她中午吃的饭菜和暧水瓶放在炕头,炕稍放个便盆。
    一天,曾帮我借房子的小荣来看灵芝儿,见她自理十分困难,就决定留下来伺候她。我把每个月的零用钱交给小荣妹妹,小荣就用那少的可怜的几个钱安排我们仨人吃、用。买菜、做饭、洗衣服,她任劳任怨地干。
    7月18日,工厂串休,小荣抽空回家去看几个弟弟。后半夜,灵芝儿一阵紧似一阵腹痛。我俩穿好衣服下地,奇怪,她两腿可以伸开站立了!我骑着自行车驮她到了妈家,妈问明情况要我们马上去医院。次日下午2点10分,我的宝贝女儿出生了!我俩一见面,女儿乌黑的小眼珠盯着我,小嘴儿还吐着泡泡。宝宝出生那天,正好是农历6月24日,荷花仙子的生日,数头伏。妈在小妹搀扶下来到医院,她抱着孙女亲了又亲。尽管她盼着儿媳妇生个孙子传宗接代,但见到隔辈人仍露出难得的笑容。
    灵芝儿住了三天院,我用手推车把母女俩接回家。那时的细粮不多,每月每人2斤大米、8斤白面。产妇当月多给8斤白面、10斤小米。还有两天就满月了,细粮吃光了。正巧灵芝儿的老婶儿来,知道家里没有细粮了,对我说:“一会儿你到我家取点儿去,怎么也得把月子过去。”老婶儿回去了。我迟迟不肯动身,天黑了,我才把面口袋揣在兜里去老婶儿家。过了一会儿,我空着手回来了。灵芝儿问我怎么没拿面回来?我说,老婶可能忘了这事儿吧,我也没好意思提。那年月,即使是亲戚,也开口告人难哪!
    经过街头画宣传画的磨炼,我的绘画本事大长。过去画国画工笔画,现在油画、水粉画等什么画都能画。并且由于我看的书多,构思也比别人快,构图也比别人巧。加上前几年备战高考,绘画基本功扎实,画起画来也得心应手,成了厂美术组的骨干。不但在厂里、区里画,有时还被市里别的单位借去画宣传画。为了纪念毛主席视察哈尔滨铁路车辆工厂,我和美术组的几名同志还被该厂借去办展览会。
    11月初,厂里又要搞一个展览会,由于年前就要展出,时间紧,人手不够,就从厂里新招的学徒工中抽调了一些美术爱好者和女解说员参加布展,同时让解说员熟悉解说词,日常也帮助打打下手。领导开会分配任务的时候让我负责两个展室,其中一个是忆苦展室,需要用泥塑几十个一尺多高的人物,用来展现一位革命老干部的苦难家史和参加革命的历程。画和泥塑对我来说不费难,但要在这样短的时间内完成,压力很大。为此,常常需要晚上加班。我把展室里的桌子拼起来,从家里拿来被子,加班晚了就睡在那里。
    没有几天,忆苦展室的解说员晓洁对我表现得特别亲热和关心。我有时忙得顾不上吃午饭,她就从食堂把饭买来,还特地买了好菜。当她听说妈病重住院,又要到医院去护理。我说,现在展览会忙,不用你去。她说,我现在就是背解说词,我在医院也能背。我说:“现在有姐姐护理,等忙了,我爱人也能去。只是现在孩子小,她得在家看孩子。”对我的话她根本不相信,以为是推托之词。我这么年轻,怎么会这么早成家,还这么早就有了孩子?总之,从她的神态和举动中我明显地感受到她的柔情蜜意。
    我回家把这些情况告诉灵芝儿,让她去一趟展览会,和晓洁见上一面,让她死了这条心。我想明天带着家里的《购粮证》上班,让灵芝儿去找我要,借口要拿去买粮。我嘱咐她,展览会那儿人挺多,你头一次露面,去时穿得干净利索点儿。
    第二天上午,灵芝儿把孩子哄睡了,请邻居冯嫂帮忙看着,揣上面口袋,到展览会找我。不一会儿,晓洁推门进来了,我把灵芝儿介绍给她说:“这是我爱人。”晓洁怔了一下,和灵芝儿握了手。她打过招呼后,就进了墙角用胶合板为解说员间壁的小屋,打开了灯光和解说时的伴音,分别是二胡曲《江河水》和一首大家都熟悉的歌曲:“天上布满星,月牙亮晶晶,生产队里开大会,诉苦把冤伸......”。她开始背解说词,声音十分甜美。播完一遍后,晓洁从小屋出来问灵芝儿:“嫂子,怎么样?”灵芝儿说:“你背得很流利,声音也很好听,但因为是忆苦,你的声调可以再低沉一些,特别是那支歌,你放得速度太快,就变成欢快的啦。”她认真听着,连连点头。随即又重播了一遍,这次好多了。灵芝儿要走,晓洁留她再呆一会儿。灵芝儿说:“我来的时侯孩子哄睡了,让邻居帮忙给看着呢。这会儿也该醒了,得回去喂奶了。”说完,她拿了《购粮证》回家去了。
    灵芝儿刚走,晓洁满眼泪水对我说:“没想到初恋就失败了......”我安慰她,她希望能保持恋爱关系,我拒绝了。当断不断,必受其乱哪!
    经过日夜赶工,我提前完成了两个展室的布展任务。特别是泥塑的几十个人物在声、光、电和绘制的背景的映衬下,取得了很好的效果。晓杰生动感人的解说,也获得好评,圆满完成了她的任务。

共获得积分:13 ,共13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