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网 >>  文学频道 >>  文章 >> 文章内容

发表时间:2018-05-14 14:03:56

该作者的文章:

    1969年3月,前苏联军队几次对黑龙江省乌苏里江主航道中心线中国一侧的珍宝岛实施武装入侵,中国边防部队被迫进行自卫反击。武装冲突发生后,举国上下开始落实毛主席“要准备打仗”的最新指示。我工作的企业和附近的两大企业都是保密厂,距企业10多里公路旁就立有警示牌,上面用中英文写着:“外国人未经允许不得擅越”。如果真的打起仗来,这几个厂就得挨导弹袭击。因此,各企业积极备战,开始深挖洞和修工事。我每天上班,都要参加挖地道和修碉堡,在地道内还要挂上我写的语录牌和反帝反修的标语。与此同时,宣传任务也加重了,一有“最高指示”发表,就得赶到厂俱乐部的美术组领任务,没白没黑。 

   一天夜里,我听到地上有响动。打开灯一看,是我家的小花猫在和一只小老鼠打架。 我从小就喜欢猫,前不久向人家要了一只刚几个月大的小花猫。小花猫截住了一只小老鼠,它并没咬死小老鼠,而是逗着玩儿。它把小老鼠逼到墙角,用前爪打它。小老鼠缩着身子不动,小花猫也不动,只是盯着看。小老鼠一动,小花猫上去就是一爪!小老鼠又趴下了。太好玩了!我叫醒灵芝儿,我俩趴在炕沿上看地上上演的“猫鼠斗”。它俩斗了几个回合,小老鼠大概真急了,直向小花猫冲了过去。小花猫没防备它会有这么一招,本能地一闪身儿,小老鼠逃脱了,钻进了炕墙下的鼠洞。尽管我俩也讨厌老鼠,但也不愿意亲眼看到小花猫吃老鼠的血腥场面,倒有几分为小老鼠能逃生而为它庆幸。小花猫从地上跳到炕上,找个热乎地方睡觉去了。

    关灯后,我俩睡不着,议论起老鼠来了。屋里进来老鼠,有小老鼠就有大老鼠,有一只就有一窝儿。粮食得放好,宝宝得小心被鼠咬,小猫怎么会不吃老鼠?......议论来议论去,不知怎么又从老鼠洞联想起深挖洞,现在有了孩子,真打起仗来,总得有个娘俩藏身的避难所。我决定在地桌下挖个防空洞,先挖个两丈多深的竖井,然后横向挖它几米,扩大可容纳三口人睡觉的地方。还得挖个出口,万一房子炸塌了,把入口压死了也能出去。如今看来这些想法,似乎太可笑了,而当时我们是十分认真地讨论。因为我们只看过《地道战》,也不知道现代化战争的武器有多厉害,只是想保住命,要死也一块儿死。

    第二天下班,我借了根绳子回来。晚饭后,我俩把地桌搬到炕上,开始挖洞。由于房子是建在日军“731”部队废墟的周边,地表破土后下面是一些瓦砾,很不好挖。又怕影响邻居休息,只能干一两个小时。虽然进度缓慢,我俩信心十足,忙得汗流浃背。

    挖到第三天晚上,洞已经有一丈多深了。第四天晚上,我刚下到洞底,就嗅到一股刺鼻的味儿。我连声喊:“快!快!,下边有味儿,我喘不上气来了。快把我拽上去!”灵芝儿急忙往上拉,我也蹬着洞壁往上爬,刚把我拽上来,我就瘫倒在地上。灵芝儿把我拖到门口,把门打开,让我的头枕在门坎子上,又找件大衣盖在我身上。过了好一会儿,我才能动了,她搀着我坐在炕沿上。我说下面的怪味儿很浓,可能是老鼠打的洞把烟囱或炕盗通了,等明天检查一下。我俩都庆幸多亏我下去就喊,如果那时她出去倒土,后果不堪设想。

    第二天早上,我先点根蜡插在玻璃瓶口上从洞口放下去,直等蜡烛燃得正常了,我才下去。一检查,果然有个新盗的鼠洞,老鼠把炕的烟道与我们挖的洞盗通,煤气沉在洞底,给我们留下了祸根。我堵好了鼠洞,上班去了。晚饭后,等孩子睡了,经过安全检查后,我俩继续挖洞,又挖下去两尺多,竖井已经基本达到预想的深度,明天可以挖横洞了。第二天,把蜡点燃放下去一看,洞底全是水。原来上海屯儿这里地下水位浅,我俩忙活了好几天,在屋里打了一口“井”!没办法,只好又把倒出去的土一土篮子一土篮子拎回来,把“井”回填上了。

共获得积分:10 ,共10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