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网 >>  杂谈频道 >>  文章 >> 文章内容

发表时间:2018-06-18 06:31:51


 

                                                    今生父子

 

01.

 

22年前的那个清晨,接到大姐打过来的电话的时候,我没有慌乱,甚至很平静,因为我知道,这一天早晚要来。

 

父亲从脑溢血发病,到这个病危的电话,整整八年零五个月。

 

这是一个足够长的时间长度,尽管我依然希望这个时间再长一些,再长一些。

 

然而那仅仅是希望了。

 

我跪在父亲的床边,轻轻握着他的手,我甚至能感受到他的体温正在渐渐下降,半睁半闭的眼睛里,那些我熟悉的光芒,正在悄悄的散去,散去。

 

记得几天前他入院的时候,我照顾他的时候,他对我说:别忘了我窗台上那本《红楼梦》,话说的有点没头没脑,我也没多想。

 

我笃信,这世界是有一些你无法言表的东西的。

 

02.

 

   父亲走后,我几乎没落泪,相反我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这和什么孝道无关,因为在长达八年多的时间里,我就这么一直陪着他走到最后。这期间的那些往事,我从来也不愿意对别人提起,我只是觉得,今生父子,该做的就是天经地义。

 

我没有那首《父亲》里面歌词的煽情,但是,他给我的是这个世界永远不会有第二个人会给你的。所以,那句“父亲是儿登天的梯,父亲是那拉车的牛”这样的歌词会让我潸然泪下。

 

你记住,只有你做了父亲才会知道父亲是什么。

 

这是很多年前,我们爷儿倆吃饭的时候,父亲对我说过的一句话。

 

几十年后我为人父,终于有一天想起了这句其实早已经扎在心中的这句话。所以,那一年的父亲节,我在南方工作的时候,儿子发来一条短信:爸爸,节日快乐!寥寥几个字,触动了我心中掩饰很深的那种柔软。

 

那种感觉,难以描摹。

 

03.

 

我无数次的梳理父亲和我的往事,恍然已经隔世,昨天早已经走远。

 

曾经的一个热闹无比的,亲情暖暖的大家庭,如今已经分崩离析,而最亲的人们相继离我而去,最早是八零年操劳一生的母亲走了,之后就是大哥,然后是父亲,然后是二姐,然后是大姐……

 

这个残酷到窒息的人生故事,依然还会进行下去,迟早有一天我也会一去不回。

 

来过,感受过,爱过,体会过,夫复何求?!

 

也许是因为早早就离开家,参加工作,走向社会,我性格里独立的东西很多,因为独立也就充满着主见。

 

母亲走后一年,父亲对我说:我要找一个老伴儿。我没说话,但是心中充满着抵触和不满。但是,心里还有一种声音在告诉我:你如何理解父亲的孤独?所以,我选择了默许。

 

04.

 

   当时家里的居住条件实在不堪,随着继母的登门,我去了单位宿舍,一去也是数年。后来父亲单位给分配了一套房子,父亲他们住在那里实在不方便,我自己去住了。

 

在那里我又生活了几年,记得那年的中秋节,我在外面上夜校回来,打开屋门,看到简陋的桌子上,放着一盒月饼,尽管我从小到大对这种东西不感兴趣,但是,上面是父亲写的一张纸条:你忙,我来看看你,吃点月饼,中秋节快乐!

 

想起唐赵嘏的那首著名的七绝:

 

独上江楼思渺然,月光如水水如天。

同来望月人何处?风景依稀似去年。

 

触景生情,泪滚腮边。

 

父亲患病之后,继母离开了,我回到了他身边。开始了一场漫长的时光。

 

这期间,我娶妻生子,我为人父。

 

05.

 

   照顾父亲的日子,我很难描述全部,说一件小事可见一斑吧,父亲很胖,大约能有180斤左右,而那会儿我也就不到120斤。家里的卫生间非常小,但必须给他洗澡,多数时候,弄一把椅子放进去,父亲坐上去,基本就把我挤贴在墙上。

 

有的时候想让父亲出去看看,我家住在二楼,那会儿没有电梯,背下楼好像还可以,回来往楼上背,那真是肩上如负山的感觉。邻居大妈每每看到都问我:孩子你背的动么?

 

我笑着说:这肩头上啊,也就是爹,要是别的我早就扔了。这是真心大实话。

 

父亲的毛笔字写的很棒,所幸的是脑溢血后遗症是压迫了他左半边身子,右边身子没问题,所以,经常是给他一支毛笔,一些旧报纸或者白纸,他在纸上写大字。

 

到最后的时候,他脑萎缩带来的是轻微的痴呆,经常出现的一幕是我这边给他吃的饭还没收拾下桌,他就会拍着桌子怒斥:还不给老子饭吃,想饿死我么?

 

06.

 

送走父亲之后,我想起父亲那天对我说的窗台上那本《红楼梦》的话,在窗台上,那本书就放在那里,是一本旧版的《红楼梦》,我拿过来,随手一翻。

 

差不多几乎每一页里,都夹着五十,一百,或者其他面值的钱。我知道这些钱都是我们给他的,他几乎一分都没动过。

 

转眼父亲走了22年,其实作为一个具象,他早已经镌刻在我的内心深处,尽管很少提起,却清晰无比的存在着。如今花甲的我,每次去给父母扫墓的时候,我都默默地站在二老的墓碑前,看着那炷袅袅的清香,丝丝缕缕的散去。冥冥之中,我能感受到二老的气息,似乎又看到父亲那张不苟言笑的脸。

 

我不知道来生,我只是知道今生,感谢把我带到这个世界的人,感谢抚育我的人,今生的父子,对我来说,那就是永远。对我来说,那是一棵永远的树,是一座永恒的山。

 

那日同学聚会,有同学说看你的背影越来越像你的父亲。

 

我心说:这就对了。

 

                        2018617日星期日

共获得积分:13 ,共13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暂无相关文章!

精华文章

四块月饼的包装

[阅读]

最新活动

  • 1
  • 2
  •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