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网 >>  文学频道 >>  文章 >> 文章内容

发表时间:2018-06-29 18:57:04

标签:六月六 

该作者的文章:

 

 感觉端午节刚过完,六月六又来到了,时间催人老啊!六月六虽然不是什么大节气,可在童年时还是期盼着,因为这个节气可以吃到好的东西,又可以看戏玩耍。家乡的民俗习惯如民谣所唱;“六月六吃炒面,吃了炒面赶瓦店,赶瓦店真热闹,又好玩来又好瞧”。瓦店是家乡的一个小集镇,也是一个古老的集镇了。爷爷健在时,每逢六月六都会和左邻右舍做生意的人结帮一起去瓦店赶庙会。那时的农村集镇,一年一次的庙会特别的热闹,一个集镇上请有几个戏班子,十里八乡的老人孩子和妇女都会去赶庙会,他们赶会不为别的,只为看戏,看热闹,饿了2分钱买一个烧饼,还有那诱人的羊肉汤,瓦店的羊肉很有名气的,5分钱加一个烧饼就可以吃饱了。她们一看就是一天,直到暮色来临才依依不舍的往回走。这样的庙会一连三天,每天都是人山人海,你买我卖,做生意的,闲逛的,看大戏的,大闺女小媳妇难得有这样的机会出去走走,你挤我拥,嘻嘻呵呵,惹的一群看热闹的闲人偷偷的观看大饱眼福。

  那时六月六吃炒面,不一定全是麦面的,家境不好的也有炒红芋面的,红芋面炒出来,有点苦苦的味道,那时没有白糖,只能用面条汤烫,烫出来的炒面,苦苦的咸咸的,不太好吃,可在那物资缺乏的年代,有吃的就不错了,再一个也可以给我们这些馋嘴猫改改口味了。
   烧地锅来拉风箱,炒面炒的扑面香,奶奶喜的合不拢嘴,顽童急的直喊娘,娘啊娘!馋的俺想流口水,快快让俺尝一尝!这是到六月六那天,孩子们唱的童谣。那个年代,都是烧地锅,也就是用泥巴糊起来的锅灶,在下面留个洞,正好放进风箱的嘴口,地锅炒出来的炒面焦黄,一点也不糊锅底。不像现在烧煤球,掌握不住火候。我记得每次炒炒面,都是父亲烧锅,母亲来炒,只看母亲不停的翻铲,这样炒出来的炒面才均匀,从开始的白色,慢慢的变,直到发黄就可以了,炒的面摊在案子上冷凉,然后用箩过过,因为在炒的过程中里面有疙瘩,不用箩过过,烫出来的面糊疙疙瘩瘩,搅也搅不开难吃。记得有一次,母亲刚炒好,摊在案子上凉着,哥哥趁人不注意,抓起一把就往嘴里抩,烫的嗷嗷直叫唤,吐也吐不出来,大哭起来,母亲赶来,看看哥哥说;“傻瓜,不是告诉你们现在不可以吃吗?这样热怎么吃,一会就不能等了吗”?从那以后,炒面不冷凉我们谁都不敢动手了。
时隔多年,想起和父母过六月六的情景,历历在目犹如在眼前。如今父母亲也早已驾鹤西去,我也已到了暮暮之年,不知道是为了纪念父母亲,还是为了回忆往日的情怀,每到这样的节日,不管孩子们吃不吃,我都会情不自禁的动手做一些,看着碗里焦黄的炒面,慢慢的品尝这曾经的岁月,心中充满了感慨......
 
 
 

 

共获得积分:34 ,共34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