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网 >>  文学频道 >>  文章 >> 文章内容

发表时间:2018-07-01 06:58:00

该作者的文章:

    1980年9月初,工厂又一次调房。“五七大队”的领导以厂内不便长期居住为由,为我们极力争取,终于分到了一间12平方米的楼房,我们从厂里的小广播室搬到职工家属区。房间虽小,而且是三家一个厨房,但它必竟是楼房,只有大厂的职工才有资格住。我和灵芝自己粉刷,灵芝刻了图案漏子,在墙围子印上花边儿。我画了两幅油画挂在墙上。我们摆上沙发、茶几,还有钢筋焊制的花架,上面摆了一盆文竹。
    家是什么?家是人生中的“驿站”。人生路上无坦途,累了、饿了或风雨来袭的时侯,家可以补充给养,可以遮风挡雨。我和灵芝婚后长期居无定所,先后搬了15次家,如今总算有了自己的住房。我俩打扮了一翻,照了张纪念照。

    塑料车间生产的产品产、供、销正常,有各个班组长为我分担日常管理,我又可以画画了。1982年2月,部里在北戴河建的疗养院竣工后内部装修,需要画一些画装饰。大厂领导按照部里的要求,派我和厂美术组组长潘大哥前往。能去北戴河,机会难得。我去后十天里给灵芝写了四封信,在信中将吃些什么,看到些什么,都一一讲给她听。如今看来,这一切太平平常常了,而在那时是普通百姓人家可望而不可及的。因此,我在一封信中嘱咐她:“这几封信希望别丢失,订起来就叫做《海滨书简》吧。”灵芝把信保存下来了。唉,一转眼三十五年过去了,我们的国家、社会、家庭发生了多大的变化呀!
    我给疗养院画了国画山水、花鸟和油画风景画。疗养院派车送我们到山海关、秦皇岛游览。回来路过秦皇岛自由市场,我买了20斤大米,0·44元一斤。还买了10斤花生,1·05元一斤。给灵芝和女儿买了透明塑料的拖鞋、凉鞋、1元多的戒指、鸡心项链,还有小徽章之类,都花钱不多,但很别致。
    回厂后,从四月份开始,我就着手创作“红五月”的画,这些画5月在大厂厂办大楼前的画廊展出了。一天,政委告诉我,市里派人来考察我。说是有位处长来大厂检查工作,看到在画廊中展出的美术作品。他从中选了四幅我画的宣传画,要带回去出版。同时了解到我在宣传工作方面有经验,要调我去市里工作。过些日子,政委又告诉我,市里又来人了,你要同意调转工作,可以去办理手续。我说,我考虑一下。之所以没有马上答应,一是我现在的工作很好,如果调走,我每月30元岗位补贴没了;二是现在有楼房住着,调到市内,不知道什么时侯才能分到房子,还得搬家;三是上班路远,坐大厂去市内接送职工的通勤车,早五点半就得上车站,晚六点就得在市里侯车,七点才能回家。灵芝工作忙,去市内后我顾不上家,她生活压力增大了。思来想去,我还是不愿去,又拖了几个月。市里派人来与我面谈,对我说你再不去办手续,年底空编就要上交了。同时告诉我,你爱画画,可以给你安排个画室。我才答应了。
    爱好文学艺术,使我得到了一把“金钥匙”,有它,我得到了终身伴侣;有它,我打开了人生路上一扇又一扇门。从企业调到机关工作,是我过去没有想和不敢想旳,它翻开了人生新的一页。春节时美术组组长潘大哥来我家祝贺,并给我们照了张全家福。

    我调转工作不久,继父得病卧床不起,住进了医院。我起早贪黑往返40多公里去市内上班,只有靠灵芝每天给他做可口的饭菜送去,还要一口一口喂他吃完才去上班,她代我尽孝了。1983年春节,初一那天,我和灵芝带了酒菜去医院看望继父,喂他喝了点儿酒。又把我出版的四幅宣传画一张一张地给他看了。他眼角泛起泪花儿,嘴角露出笑意,还说出院后去看看我的新家。然而,几天后继父去世了。他老人家一辈子没享过几天福,在送他去火葬场的路上,我又想起他的那句活:“冻死迎风站,饿死不讨羹。”这句话我铭记在心,活着就得有一身硬骨头。 

共获得积分:5 ,共5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