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网 >>  杂谈频道 >>  文章 >> 文章内容

发表时间:2018-07-16 06:53:10


儒医金子久轶事

■陈永治

    金子久(1870—1921),名有恒,桐乡市大麻镇人。金氏祖籍杭州,自南宋以降,世代业医,太平天国时移居余杭县临平镇,至其父金芝石,始定居德清县大麻镇(1950年划归崇德县,后并入桐乡市)。时芝石公体衰多病,因命子随侍学医,以继承祖业。有恒是长子,年方弱冠,已出而应诊,甫二十父母弃养,益自淬砺。不数年间,术大进,名声大噪,成为清末民初一代名医。

 

    先辈金子久先生医名,载民国版《德清县新志》卷六“征召”、卷八“方技”,1996年版《桐乡县志》第三十五编“人物”亦载。方志所述虽简,其业绩及评价已无遗。但名人轶事多,在家乡流传甚广。兹略述部分如下:

 

    中医历来有“不为良相,即为良医”之说。在科举制度时代,儒而医者不知凡几,名曰“儒医”,实寓褒奖赞扬之意。金子久少时,即随父学医,故而读书不多。据金氏表侄孙、大麻卫生院已故老中医徐伟说,金氏早期处方的脉案中,曾有“坚壁清舒之义”句,是照搬所阅医书中刊误之故,因他不知典故。出了一次“洋相”后,他更发愤攻读,无论诊务之遐,出诊舟中,以及临睡前,恒手不释卷,寒暑无间,博览群书,孜孜以求。于是日积月累,与时俱进,自学成才。因此,金氏不但医学造诣极深,文学功底亦厚。他娴熟六朝骈文,所撰医案,语多俪体,颇具韵味,被编入《宋元明清名医类案续编》《清代名医医案精华》而备受医界同仁的推崇。

 

    金子久名重一时,慕名求诊者众,据余杭门人姚益华说:“沪杭嘉湖缙绅之患疾,驰书敦请者,累积盈尺,几无以应命。”医乃仁术,金氏之对病家,无论贵贱,皆一视同仁。尤其贫者,他极具同情心,常免收诊金,且解囊施药,治病救人。据大麻一位祖上开药店的老人回忆,金家一年药费高达400大洋,多为义诊施药之费,其善举备受桑梓称颂。而官绅邀诊,则诊金昂贵,以日计酬。童保暄,曾任浙江临时都督,民国五年(1916)9月16日《日记》中写道:“晴,上午七时,金子久先生返大茅(即大麻。麻,土话读作‘毛’,茅、毛同音),送洋120元。父亲病日见痊,可合家安之。”浙督朱瑞、杨善德,皖督倪嗣冲等都曾延请,更有民国四年(1915)冬,奉北京政府电召替大总统袁世凯视疾等,其收入可想而知。

 

    德清徐家庄王某,患伤寒,闻知金子久正在出诊,便请附诊。金来到王家,落座喝茶,觉得味道特别,口感不错,便问何茶?主妇忙答:“实在不好意思,因家贫无茶叶,摘了天井里的橄榄树叶代替,还请先生多多包涵。”金子久说:“这是真正的好茶。”随即给王某诊治,不日而愈。金氏有感于王家善良,以后但凡给徐家庄附近的病人看病,处方都写上“橄榄叶三片作药引”,并交代王某家的橄榄叶最好。于是都来买树叶,假以时日,王家竟因此而渐渐脱贫。

 

    湖州中医陈某,其兄患病沉重,投药罔效,束手无策。其嫂欲请金子久诊治,陈姑从之。翌日,金至,通过望问闻切,细审详察,并索观前方。他沉吟良久,说:“你夫病重,我亦无法。即便处方,与你叔相类。如之奈何?”嫂再三恳求,以致泣下。金遂命速购元明粉八两,浓煎热服,蒙首而睡。并说,若汗出,可望生机。陈某以为,兄病虚弱如此,岂堪再投猛剂?商之于嫂,决谓照办,死亦无悔。乃煎进,服后三时许,病人醒而大汗,粘臭异常。金谓:“汗粘臭,浊气已达,已可无虞。”斯时,患者神清,乞粥欲饮。面对此情此景,陈请教其故,金氏曰:“令兄之疾,缘忧虑过度,且感浊邪,郁而不达,充塞玄府,故终日昏寐不醒。苟非此法,不能奏效。但元气已大伤,亟需调摄善后,兄自可为之。”言毕,登舟而返,叔嫂皆感佩不已。

 

    金氏亦尝爱好诗赋书画,擅长书法写作,惟因忙于诊务,偶有作品流传,吉光片羽,弥足珍贵。如民初,浙督朱瑞丧,作为督军署一等军医顾问,他亲撰挽联:“浙右兴师,江南奏凯,论功已足千秋,更擘画多方,仗公绩著龚黄,力保祖邦歌乐土;推翻帝制,肇造共和,积劳固非一日,奈形神交瘁,愧我技疏卢扁,别无妙术起沉疴。”又如某晚,金子久散步于大麻镇郊,眺望清池漾中的麻姑墩,夕阳西下,北岸古刹德政寺渐渐朦胧,此时传来钟声悠长,他即景吟道:“可怜墩绕水萍花,到底无双是故家。古寺疏钟听不厌,一声声又夕阳斜。”于此,亦可窥其学养之一斑。如金氏者,堪称名副其实的儒医。

 

共获得积分:15 ,共15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暂无相关文章!

精华文章

忆当年

[阅读]

最新活动

  • 1
  • 2
  •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