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网 >>  文学频道 >>  文章 >> 文章内容

发表时间:2018-09-05 20:54:47

该作者的文章:

 

 第九章:五十年代中期的生活记忆

 

 
  第一节;哪个年代的集体化生活
 
       在1953年秋,我从德清支店调到浙江分店,当时分店己搬到
清泰街民生路口,人员不多,大都是从随军南下的干部和新吸收的几
个小青年。
     
        1、过集体化的艰苦生活。那时候工资很低,新招进来的小
青年都还是练习生,每月津贴费只有25元,因此生活很艰苦。吃饭是
食堂里的包饭制,每月交7元钱,可以吃一个月了,早上吃泡饭,中
午晚上是8人一桌,四菜一汤,二荤二素,大家吃得有滋有味。全店
人员,不管是否结过婚,一律住在保善巷12号的集体宿舍里。早上6
点钟,就吹哨子起床,5分钟内集合,排好队一起到杭二中的操场上
,先集体跑步,然后分几个组,轮流打篮球。年青人对早上锻炼身
体的决心很大,一年四季风雨无阻。
 
         由于新华书店的事业发展很快,人员增加跟不上,因此
白天工作十分紧张,不仅星期天要加班,晚上一般都安排学习和过
党团组织生活,总是排得满满的,只有星期六晚上可以自由活动,
我们就约三五人一起去看埸电影。
 
        刚参加革命工作,天天要学习,信仰的力量压倒一切,私
心杂念很难抬头,因此,不论工作多忙,生活最苦最累,也心甘情
愿。而且同志们从早到晚在一起,同吃同住同学习同劳动,朝夕相
处,无话不谈,感情十分融洽,更本不可能产生任何私心杂念。
 
        最有趣的是到了晚上,躺在床上后,就彻底放松了。我住
的大宿舍房间里有八个人,除了黄野、江式论俩位同志已结婚外,
其他六个都是小年轻,每到晚上上床后,就关上灯嘻嘻哈哈地吹牛
说笑话了。由于我从小在农村里听徐文长的故事、呆女婿的笑话、
神鬼的传说等多了,因此,就成了宿舍里讲故事笑话的主角,有的
笑话不论我已讲了多少遍,大家也会百听不厌,笑声不断,成为很
有效的催眠剂。记得有一次晚上,大家上床后,要求我讲笑话,我
说今天劳动了一天,太累了不想讲。当时睡在我左边床上的小罗同
志说,小周讲一个笑话大家开开心,不然我们就会睡不着的。我坚
持不讲,他突然掀开被头,从他的床上一跃跳到我的床上来,企图
强迫我讲笑话。结果,因他的人高大体重,跳到我的床上时,把床
给压跨了,产生了“轰隆…”很大响声,不光本宿舍的人大吃一惊
,其他楼上楼下宿舍的同志都爬起来问我们:“你们在干什么?
出了什么事啦?!!”大家知道此事后,都笑骂了顿!
         
       2、上机关夜校读书。1956年,上级吹响了“向科学文化进
军”的号角,号召全国人民敢想敢干,赶超英美!于是立即掀起了一
个全民学文化的热潮。
 
        当时,为了方便省级机关干部学文化,办起了省级机关夜
校,省分店大都是工农干部,新招进来的小青年,也只有初中文化水
平的多,于是全店上下响应上级号召,勇跃参加机关夜校读书,我文
水平低,更珍惜这个学习的机会,下决心一定要好好学习文化,为图
书发行事业奋斗终生。
 
 
        读省级机关夜校前,要参加入学编级考试,由于我从小只读
过一年半的正规小学,几年工作下来,除了语文,其他课特别是数学
早就忘光了,结果被编到高小班,幸好当时省书店经理室秘书组长张
鲁同志,与我的情况一样,编在同一个班,经理室两个搞文字工作的
科级干部,都只能读高小班,实在有点不好意思!
 
        我们每天晚上上课的地点,是在当时清泰街民生路的省公安
厅里,第一天上课时,我俩向老师提出,由于工作忙,经常出差,根
据业务需要,只读语文课,校部同意后,就编入语文班学习。教我们
的是一位吴老师,他知识丰富,口才好,讲课生动,全班学生都很尊
重他。他且对我们俩人特别有好感,每次布置的作文,认为我们写得
生动真实,总是要在班里宣读!到了第二学期开学时,我们俩人就一
跃转入高中语文班了,语文水平有很大提高。很可惜的是,不久反右
派斗争开始了,听说吴老师在教课中有攻击性言论,被划为右派分子
,下放到丽水遂昌农村劳动改造去了。全国反右斗争形势紧张,很快
夜校也停办了。
         
         3、学跳交谊舞成风。1956年冬,组织上号召:向苏联学习
,其中强调要学习唱苏联歌曲,跳苏联式的交谊舞。于是在早上、
晚上
尤其是星期天,到处都能听到唱苏联歌曲,如“喀秋莎”、
“ 红莓花儿开”、“莫斯科郊外的晚上”、“田野静悄悄”、
“夜莺曲”等甜的歌声。更有趣的是,上级要求各级机关、部队、
学校的干部和工作员都要学会跳交谊舞,团组织就作为一项硬性
的任务,要求团员青年带头学跳交谊舞。这样每逢星期六、星期天
晚上,各机关单位、部队、学校,就普遍举办舞会,处处能听到
“蹦嚓嚓、蹦嚓嚓”的音乐声!
 
        团组织在布置学跳苏联式交谊舞时,一再强调学跳交谊舞是一
种很好的运动,上级领导从延安时代就学会跳交谊舞,北京领导部
门也
经常在举办舞会的。因此号召我们要象扫除文盲一样扫除舞盲!
 
            一到周末,举办各种舞会的海报或者黑板报都会挂出来宣传,
我们单位几位年轻的女同志,早就有固定的舞伴,双双对对,去固定
舞场跳舞了,有时甚至会一晚上要赶几场舞会,深更半夜才回到宿
舍来
。有时,省分店的食堂兼会议室也举办多埸舞会,还专门到学校
和医院
里去请女青年来跳舞,这时全店干部都必须参加。当录音机里
播放着
《青年圆舞曲》,舞会就开始了。由于我缺乏跳舞的细胞,有
时有同志
来教我跳舞,当我一握着女同志的手,经常会忘记了舞步,
不时的踏在
她的脚上,只好不断地说:“对不起!对不起!”
 
        在跳交谊舞成风的时候,有好几位同龄的同事,都在跳交谊舞
过程中,认识、恋爱、结婚、成家了。可我一直来是个舞盲,所以在
时就错过了找对象的最好机会!
    
       4、我加工资了。1956年末,省分店接到上级通知,要给机关干
部加工资了。当时省新华书店属于省宣传部领导的,我们都是宣传干
,自然属于加工资的对象。
 
       在那个年代,加工资并不是像现在那样人人有份。而是按干部
人数的比例,规定加工资的一定名额。因此,一听到要加工资的消
息,大家心里就七上八下,希望菩萨保佑,最好能轮到我加一级工
资。
 
        首先,经理室召开全店干部大会,贯彻加工资的有关文件精神
。接着白天在科里组织学习,晚上党团员开会,人人都要联糸自己
的工作表现,思想觉悟,进行自我检查,然后表态,承认自己还不
够加工资的条件,把名额让给先进的同志。通过翻复学习,组织上
认为大家的思想觉悟确实提高了,党团员人人都写一份学习心得,
交给组织上作为保证书。虽然心里不情愿,但只能这样做。
 
        经经理室最后研究决定,公布加工资的名单。当看到在名单
有我的名字,心里多高兴!这是我调到省店后,给我加第一次工
资,当时我的工资级别是行政22级,每月56元3角,这是在德清县
店当经理时定的,属于科级干部的最低级。到省店后苦干巧干了三
年,领导上认为我思想、工作、作风等方面都表现得不错,因此给
我加了工资。虽然加一级工资只有6元钱,可在当时相当于一个人
一个月最低的生活费标准。同时我知道,当时省店里除了几位经理
和老科长外,在年轻干部中拿行政21级工资的几乎没有。因此我非
常感动,多次在领导和组织面前说:“感谢领导的关心!我会加倍
努力工作的!”
 







 

共获得积分:17 ,共17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