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网 >>  文学频道 >>  文章 >> 文章内容

发表时间:2018-09-08 20:44:27

该作者的文章:

 
           第九章:五十年代中期的生活记忆
 
         
 
      第二节:培养弟妹读书
 
              进学校读书,对现在的孩子来说不是什么大问题了,尤其是
在城市里或较发达的农村地区,人人都能上学读书,只不过能不能上
大学还有区别。可是在我年轻的时候,就是在四五十年代,农村里穷
人家的孩子是读不起书的。我在上面说过,我因家庭贫困,除了在四
五岁时,念过二年私塾,读的是那些“百家姓”“千字文”等古书,
象小和尚念经,农村里叫“关关学”的。稍大一点就去打童工、干农
活,帮助爸妈养家活口了。到了十多岁时,我非常羡慕有钱人家孩子
上正规小学去读书,也深知我如再不去读书,要一辈子在农村干苦活
、当长工了!于是多次恳求爸妈让我去上学读书!给我一个外出谋生
、并能更好地帮助家庭走出贫穷的机会!最后总算在爸妈的支持下,
于1943年秋,我十四岁时考入邻村上董村一个小学读五年级,正规地
读了一年半小学,读到六上年级时,我就经人介绍到杭州一家西药房
来当学徒了。当时,农村里的穷苦孩子都是这样的命运。

       到新中国成立后,我能找到工作,到了有工资发的时候开始
,就省吃俭用,节约点钱,不断地帮助父母摆脱糠菜半年粮的苦难,
逐步改善生活,这主要归功于我在上董小学读过一年半的书!否则,
我是一个文盲,能有今天吗?所以那时我就想,我是家里的长子,
现在应尽张子的责任了!这就是说:若要彻底改变家庭的贫穷面貌
,靠我一个人的努力奋斗是难以实现的,我必须帮弟妹读书,尽快
把他们培养成人,一起来帮助家庭,父母才有可能翻身之日!上面
己说了,我早在1951年秋,就接了大妹妹到新市镇小学读书了。

           1、培养大妹到大学毕业。1953年10月我调来杭州省书店
工作后,由于整天与图书打交道,学到很多有关读书的知识。尤其
在当时每家书店里都挂着一幅高尔基的名言:“书籍是人类进步的阶
梯”!我深知在新中国、新时代,不读书、不进步就不能生存。因此
我就不断地说服和帮助父母,千方百计克服困难,让弟妹们都能去读
书。可是当时肖山农村没有中学,于是我就要找机会,努力帮助弟妹
到杭州来读中学。

       1955年秋,大妹秀娟在德清新市镇第一完小毕业了,我就把
她接来杭州考中学,她很努力,当年就考入杭州宗文中学,开学时除
了交很少的学杂书费外,我每月给她10元生活费用。我知道娟妹读书
是很艰苦的,记得在第一学期的冬天,有一次我去学校送钱给她,正
是三九寒天,我跑到学校里找她,她正在食堂里吃饭。当时我看到她
手里捧着一碗饭,桌上并没有什么菜,只有一小瓶红腐乳在当和饭小
菜。我看了后,感到有点生气,等她吃好饭一起回到宿舍里,我就对
她说:“秀娟,哥每月给你10元饭钱,不致于吃不起萝卜白菜,为什
么用腐乳当和饭菜!?同学们看了会怪你的阿哥太小气了!如果真的
钱不够,可与我说,如天天用腐乳过饭,你又正在发育,弄坏了身体
,我又怎么向父母交代呢!?”她听了我的气话,开始只是低头不语
,慢慢见她泪流如珠,感到很痛苦。于是我又语气温和地说:“娟妹
:不是哥哥怪你,我看你吃苦,觉得很痛心!你有什么困难应该对我
说,哥既然带你出来读书,就要对你负责,决不能叫你再这样吃苦!
”。她听了我这样说后,就断断续续地说:“哥:不瞒你说,我这身
棉祆棉裤是从家里带出来的,穿了几年己经是太旧太薄了,上课时实
在太冷,我想买一套卫生衣和卫生裤,但再向你要钱!我知道你也只
留下一点饭钱,因此,我只好从吃菜的费用中省下来。哥,我跟你出
来读书,己经增加你的负担了,在学校里吃点苦算不了什么!”。这
时我才注意到她穿的棉祆棉裤确实太单薄了,同时还看到她床上的棉
被也是又旧又薄。这时我才意识到,我这个做哥哥的太不尽责了!使
妹妹这几年在德清新市镇读小学太苦了!一个农村里的小女孩子,远
离父母,穿了这样的棉祆棉裤,盖着这样的棉被在学校里读书过寒冬
腊月,想想多可怜!我为什么只知道拼命的去干工作,讨好领导的信
任,对亲妹妹的学习、生活往往放在脑后,认为只要每月给她饭钱就
没有事了!想到这里,深深感到内疚、后悔、心痛,眼泪直往肚里流!

        但事情确实像娟妹说的那样,我的生活状况每月除了吃饭
的钱外,只有二三元钱的日常生活费用。我自己冬天穿的也还是在药
房当学徒时穿的那件薄薄的小棉祆,后来只做了件黑色棉大衣,内衣
还有一件德清下舍小学杨老师送给我的一件毛线背心。说实话,也早
就想买一套厚绒的卫生衣裤,可是家里弟妹多,又缺乏劳动力,父母
负担实在太重,每月的活命钱不能少寄!因此,想买套内衣裤保暖一
直没有实现。现在看到妹妹吃苦,可不能拖了,因为她年幼,正在发
育阶段,搞坏了身体怎么办?!于是我急忙去信与父母商量,下个月
少寄了点钱,立即给秀娟妹买了一套卫生衣裤和一条新棉被。当我把
衣服和棉被送到她的宿舍里,当埸叫她穿上新内衣时,她一边穿衣,
一边激动得连说:“谢谢大哥!谢谢大哥!”

       我把秀娟妹的旧棉被拿来,正好派上大用场。因为我盖的也
是一条四斤头的旧棉花被,大寒天晚上经常会被冻醒来!现在把妹妹
的薄棉被压盖在上面,问题就解决了,正是一举两得!         

     1959年秋,秀娟妹高中毕业,她与我商量,是否能想办法找一
份工作。可是在当时国家正进入困难时期,各行各业都十分萧条,很
难找到工作。于是我考虑再三,下决心让她继续读书,我对她说:“
秀娟:工作难找就算了,你马上复习功课,准备考大学!如能考进大
学,哥即使不能结婚成家,也要供你读大学!”娟妹十分努力,当年
考入了“浙江医科大学”!我坚持培养她一直到毕业分配好工作为止。 

       2 、再培养弟弟来杭州读书。五十年代后期,随着农村的土地
改革后,我们家分到了田地,靠父母的辛勤劳动,勤俭治家,加上我
每月寄钱回家,总算能过上粗茶淡饭的温饱日子。但要供好几个子女
同时读书还是很困难的。于是我总是不断地在考虑:还必须继续培养
弟妹出来读书!希望弟妹都能有学问,长大成人有エ作,家庭才有可
能逐步解脱穷困!

          到了1958年,我调来杭州省书店工作后第二次又加工资了,
我有幸又加了一级工资,即从59,50元加到66,50元。回顾50年代
我虽然在省新华书店里经过“审干”、“肃反”、“反右”等政治斗争,
于旧社会为了谋生存,1949年曾在伪县政府里干过半年多工作
的历史问题,因此经受了很大的政治压力,还以种种莫須有的罪名,
撤掉了我调研组组长的职务。但是,到了政治运动一结束,当全国欣
起图书发行高潮来时,我又很快会被经理室重用。如那时图书出版发
行糸统,大力开展毛泽东选集、毛泽东著作的宣传发行运动,全国开
展轰轰烈烈的图书出版发行大跃进和大办公社书店运动等等,我又成
为省书店的献计献策、能做会写的业务骨干。因此,50年代的两次加
工资我有幸都加到了。第二次加工资我增加了7元钱,那时7元钱就是
一个人平均生活水平的标准。

      我加到工资后,心里想增加7元钱,可以解决一人的生活費用
,这是我再带一个弟弟来杭州读书的机会来了。于是就去与父母商量
同意,当时正好我的四弟小学要毕业了,于是我在秋季就把他接来杭
州考中学。四弟名叫宝树,我们家男孩以“宝”字联名,女孩以“娟
”字联名。经过宝树弟的努力,当年考入了“杭州树范中学”读书!
要继续培养弟弟来杭州读书的计划又实现了!一想到我正在一步一步
地尽到长子的责任,深感心慰!     
 
 





 

共获得积分:19 ,共19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