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网 >>  家常频道 >>  文章 >> 文章内容

发表时间:2018-09-14 06:56:53

老年大学圆了我的梦

陈永治

  改革开放四十年了。其间,经济社会快速发展,人民生活极大改善,城乡面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家也达到了小康生活水平,家庭成员都有机会接受高等教育,连我们老两口,年轻时可望而不可即的大学梦,竟然在退休后也实现了。

  我一九五九年杭州二中高中毕业后,因考不上大学而深感遗憾。到了我的儿孙辈,已处于改革开放年代,故都能上大学就读。一九八三年,大儿子考上了中国科大少年班,并于一九八九年留美攻读博士学位,接着又在美国的两所大学做博士后研究;老二和老三,分别于一九八七、一九八八年考上大学,老二毕业后又在职读研,获浙大硕士学位,老三浙大毕业获学士学位。那时的高考,还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我的三个儿子总算争气,都考上了大学,使我颇感欣慰。因为自己没能上大学,所以看重学历,后来三个儿媳也是大学毕业,对于我这个在家中被戏称为“大学迷”的人来说,心里很是满足。

  光阴荏苒,我的孙辈也渐渐地长大。大孙子去年青岛大学毕业,二孙子在美国华盛顿大学读大三,孙女和小孙子都读高三,很快也就要上大学了。我常常想:改革开放后,国家重视教育事业,儿孙们认为上大学那是极普通的事。也许,只有我这个“大学迷”,还在一厢情愿地为自己老来能圆梦而激动。

  我退休后迁居梧桐镇,报名上了桐乡市老年大学文学班,老伴报了唱歌、太极拳等班,于兹十余年了。前两年,凡读满十年者,由校方颁发《大学士证书》,我俩已双双获此“殊荣”。虽然老年大学与全日制大学不可同日而语,但我却暗暗地与儿孙们较上了劲,要像上正规大学那样地学习,以弥补我年轻时未能上大学的遗憾。

  我虽然是个中医,但从小就爱好文学,晚年恰逢改革开放的好时代,上了老年大学,又有幸遇到一位学识渊博、教学认真的好老师。周易老师是个离休干部,直到鲐背之年犹在执教,因而备受学员们的敬重。他执教时对我指导尤多,常为我修改文章,又赐函鼓励,青睐有加,令人感动。而这些年来,随着改革开放的推进,人民生活日新月异,使我充满了澎湃的激情,创作灵感源源不绝,常常忘却了自己的年龄。所以,我在圆“大学梦”的同时,还在圆一个“文学梦”。这样,我才对得起时代对得起老师也对得起自己。

  回顾十多年来我“圆梦”的经历,通过坚持不懈的努力,在学习的道路上虽还只是刚刚起步,却也有了一定的收获,已陆续在各级各类报刊杂志发表文章两三百篇。其中有些还获了奖;两篇运河船民生活史,入编嘉兴市《运河记忆》一书。其他习作,也有不少入编各类书籍出版的。

  我在就读老年大学期间,先后加入了杭州市徽学研究会和桐乡市作协、民协、名人与地方文化研究会、诗词楹联学会等。我曾参与编写杭州徽学会《新安医学研究集、续集》,受邀担任桐乡市委老干部局内部刊物《不老园》编辑,亦已五个年头了。忆及我就读老年大学之初,周老师在课堂上给每个学员发新出版的《不老园》,因为他是主编,所以常常鼓励我们投稿。我写了《滞留温哥华》一文发表,从此就一发而不可收。我从读者、作者到编者,都是在周老师任教、任主编期间的事。这是一段值得回忆的经历,我写了《〈不老园〉走过三十年》一文发表。林林总总,这些稿子都是我上了老年大学之后,得到老师教育、启发和鼓励的结果。前年,在家人和文友的支持下,我选辑其中一百多篇文章,出版了《蒹葭集》,约二十万字。成书后,自己偶尔翻翻,都是真实地反映了我圆梦过程的经历,也记录了改革开放四十年来的发展变化。但我毕竟六十岁学吹打,水平有限,好多文章回过头来看看,觉得不够满意,所以今后还需更加努力提高。

  本地报纸的记者曾采访过我,写成《陈永治:七旬老人的文学梦》发表。我市著名作家茅盾、丰子恺、木心等,都是我心目中的偶像,学习的楷模。取法乎上,仅得其中,何况我已垂垂老矣,我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达到那样的高度。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老骥伏枥,志在千里。我以先贤为榜样,奋力攀登,相信必会有所进步。天若假年,让我在习近平新时代能够健康地多活几年,也许会写出比较满意的作品来,以真正圆我大学梦、圆我文学梦,无愧于老年大学授予的“大学士”称号,则此生于愿足矣。

 

共获得积分:20 ,共20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暂无相关文章!

精华文章

药到病稳 价格再降 老伴加油!

[阅读]

最新活动

  • 1
  • 2
  •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