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网 >>  家常频道 >>  文章 >> 文章内容

发表时间:2018-09-27 16:28:13

 

表姐莲娣 (散文随笔)

          

 

 

我的表姐,莲娣姐姐是一位杭州姑娘。她圆圆的脸,清秀的脸庞,白皙的肌肤,黑溜溜的一双大眼睛,梳着两条长长的小辫,待人可和蔼可亲啦。
  
  文革期间我们大家不上学,整天在弄堂里、家里,快活地游戏玩耍。那时社会上,流行各种各样毛主席的照片和纪念章。我们这些少年,经常拿这些毛主席的照片和像章互相交换,换取自己喜爱的那些自己没有的主席照片和像章,以炫耀自己拥有毛主席的照片和像章多少。

我们听说杭州的西泠印社发行的毛主席照片很多,于是我们就写信给家在杭州西湖边的、表姑姑家的表姐莲娣姑娘,她对我们总是有求必应,满足我们这些上海哥哥弟妹们的需求,所以我们对表姐莲娣印象、感情,都非常的好。
  
  其实,我那时和表姐莲娣还没有见过面呢,也不知她长得如何,在我梦想中莲娣姐姐一定和那童话中的白雪公主长得差不多。 

在文革前的60年代时期,表姑她们夫妇俩来上海玩,父母二婶他们带着我一起陪同杭州来的表姑夫她们一起去上海西郊动物园游玩呢。

  我的表姑叫许月娥,姑父叫俞召根。月娥姑姑经常给我这个圆溜溜、胖嘟嘟脸形、大眼睛表侄子,买好吃的东西。像棒棒糖,话梅呀,橄榄呀等。所以,那时候好吃的孩子——我,就很喜欢跟着表姑夫她们出去游玩。什么外滩呀,老城隍庙呀,都会留有她们的足迹,自然少不了有零嘴小吃的东西来满足我的口福。

  杭州表姑家里有四个孩子,老大莲珍、老二便是莲娣、老三莲雅,最小的老四是男孩子——国雄表弟。收到我们的来信,莲娣小表姐给我们寄来厚厚一大叠,出自西泠印社的毛主席各种各样姿态的相片,很快地就被我们这些孩子瓜分完了,于是我们拿莲娣小表姐寄来的毛主席相片,到弄堂里到处对小朋友们炫耀着说:
  
  “瞧,我家杭州大表姐给我们寄来好多毛主席相片呢,赞吧!漂亮吧!你有吗?”

  这让我们弄堂里的孩子羡慕不已,围着我们嚷着要给他们欣赏一下,这让我们的虚荣心得到了满足。
  不久我们接到杭州表姐的来信,她们很快就来上海玩,并且还要住上一段时间,和我们一起玩呢。这让我们这些儿爱贪玩的孩子,高兴的不得了,天天扳着手指,数着日子,期待着杭州来的表姐表妹们,给我们带来更多的杭州特产,象龙井茶、杭州小核桃、香榧子等好吃的东西。
  
  不久在我们的期盼下,终于等到了杭州表姐妹们得到来。她们到一到上海,我父亲和二叔他们早就恭候在长宁火车站了,把她们接回了家里。见到杭州的表姐妹们的到来,我们自然高兴,这下好了我们有了新的玩伴了,我和哥哥妹妹他们围着杭州来的表姐表妹表弟们不停地问长问短。

  杭州来的莲娣表姐只不过比我年长一岁(1953年出生),人很文静秀气。莲雅表妹比我小,文质彬彬的戴着一副眼镜,一看就像个学生妹,也梳着辫子。她俩的长相,现在回想起来就和琼瑶的电视剧《云水间》里的那些儿姑娘长相差不多。
  莲娣表姐和她的妹妹脾气性格有些两样,莲娣表姐喜欢同我和哥哥一起闹着玩。莲雅比较文静,不爱和我们闹着玩。爱和我的妹妹们在一起窃窃私语着说闲话。而莲娣表姐却落落大方,不管男孩女孩都能乐呵呵地互相之间打闹着玩。我就非常愿意和莲娣表姐打闹着玩,常常有事无事地惹恼她,要她追着我来打我。这时候我就会嘻嘻哈哈地笑着,故意逗她来追我,打我。被她追上了,我就和她伸出拳头来互相故意对打起来,我就会佯装打不过她,大叫着喊我哥哥来帮忙助威。

  而哥哥却往往袒护小表姐莲娣姑娘,捉住我的双手,让莲娣姐姐用她那柔弱轻盈的美人拳,像雨点般地来敲打着我的肩膀背心。我呢,就会发出像杀猪般的嗷嗷叫,惹得妹妹们见到这个情景,大叫着:
  
  “大家快来看呀,莲娣姐姐宰猪啰!”说着莲娣姐也嬉笑着扬起自己白嫩纤细的手,来砍我的颈子。我被她砍了几下颈子还怪舒服的。我就假装大喊着:
  
  “我不是陈世美,包公大老爷,请刀下留情呀!”

  听到我的故意叫喊,莲娣表姐笑得弯下了腰,捂着肚子蹲到了地上。我趁哥哥不注意时,赶紧挣脱被哥哥抓着的双手,赶紧逃之夭夭。这时妹妹们,哈哈地快活得和莲娣姐姐一起大笑了起来。
  
  那时,上海正在放映朝鲜彩色故事电影《卖花姑娘》,让电影院场场爆满,轰动了整个上海滩。去电影院看电影的人常常哭得手帕全都湿了。无论是姑娘、小伙、大妈、大伯,都会被电影里花妮一家的悲惨命运,呜呜呜地哭得死去活来。

  那些儿叔叔大伯,看这部电影时,竟然也会在电影院里放声嚎啕大哭起来。我正好买到了一本有《卖花姑娘》剧本照片的电影画报,家里也搞到了几张电影票,正好我和哥哥堂姐妹连同杭州来的莲娣表姐弟妹们一起观看了电影《卖花姑娘》,我在电影院里几次看到表姐莲娣被花妮一家苦难的生活哭得泪水涟涟。看到雨后梨花似的表姐的面容更加显得清秀妩媚,像朵不胜凉风娇羞似得水莲花那样美丽动人,楚楚可爱。从心里我喜欢莲娣姐姐,她总是那样没有男女青少年的界限,是那样的无拘无束,和蔼可亲,乐于近人。

  我也很喜欢听表姐莲娣她那一口清脆的,尾声带有“儿”字韵味的、水灵清秀的杭州话儿。仿佛如同像是在欣赏着清脆悦耳的古典音乐那样,清灵、耐听。见到莲娣表姐我总想有点自卑感,我总是把她当做自己心中崇拜的女性偶像,仿佛她是天上下凡的仙女,来自《红楼梦》金陵十二钗里的美眉那样可心与欢喜。这样的情景经常出现。

我呢,也就经常黏糊着小表姐莲娣,要她陪我一起逗着闹着玩乐,莲娣姐自然也就非常愿意和我们逗乐打闹嬉戏,我们和小表姐莲娣姑娘,在一起度过了无思无虑度,充满了天真烂漫的、欢乐快乐、融洽和美的少年时光。

  一个多月的时间过得真快,很快地小表姐莲娣她们要回杭州去了,我们很是依依不舍。

  这时莲娣表姐的小弟国雄趁机来上海来玩,我呢,只能陪着表弟国雄待在一起,陪着他去逛南京路、外滩、老城隍庙。我是哥哥,又是地主,当然外出有我请客表弟了。在南京路上的照相馆里,我和国雄表弟一起照了一张相片,保留至今。
  

 这是我和莲娣姐姐的弟弟俞国雄,(左边是我)当年的合影。

  后来我发现小表姐莲娣姑娘,总喜欢和我哥哥呆在一起,躲在没人的地方互相之间在窃窃私语着。我当时不知缘由,还会装神弄鬼前去吓唬他们,哥哥和表姐总是从口袋里掏出糖果零钱来打发我走,拿到糖果和零钱的我,便满是欢天喜地地一蹦一跳跑开了去……
   过几天表姐莲娣带着弟弟妹妹回杭州去了,哥哥和我依依不舍的和她们道别。莲娣姐姐不知怎么的眼睛有些发红,不敢看哥哥和我。
  
  表姐莲娣她们回杭州后,精神空虚的我,没有和表姐莲娣姑娘在一起打闹着的快乐了,,一回忆与小表姐莲娣姑娘在一起打闹着嘻嘻哈哈的快乐的时光,我也就整天无精打采,郁郁寡欢,经常缠着父母二叔他们,问莲娣表姐她们什么时候才能再来上海同我们一起玩呀,总是得不到父母二叔他们明确的答复,让我很是牵挂和失望。

  让莲娣姐姐来上海游玩成了我的心病,那时同莲娣姐在一起打闹时的快乐情景,至今总是让我难以忘怀。
  1968年,五四中学67届初中毕业的哥哥,分配在了上海工矿单位工作,私底下,偷偷地经常和莲娣表姐书信往来。

  莲娣姐姐初中毕业后分配去了杭州郊外余杭县的一家国营农场务农,哥哥喜欢莲娣姐,那时哥哥和莲娣姐正在闹恋爱呢。

  表姑月娥听到后和奶奶一样反对他俩的恋爱。表姑说,大女儿莲珍姐姐嫁给了远洋轮上的海员,不想再让莲娣姐像她大姐莲珍那样分居两地,所以对此极力反对。哥哥几次打长途电话要求莲雅表妹告诉他,莲娣姐姐的所在农场地址,遭到了莲雅表妹的一口反对。

  其实莲娣姐真的找我哥哥成家那倒是件很圆满的事,因为我也很愿意喜欢善解人意的莲娣姐做我的嫂子呀。哥哥能干里里外外都是一把好手,又能挣钱又很会干家务,很会服侍家人。这让我现在的嫂子快乐高兴极了。这让我现在私下里为莲娣姐心里抱不平,长吁短叹不已。其实如果莲娣姐和我哥真得好上成家的话,莲娣姐很快就会调来上海的,莲娣姐那倒享福了,我的愿望也圆满了,这一点根本不是问题。
   后来经过一段时间的心灰意冷,哥哥只能在上海另外找对象了。哥哥结婚时带着嫂子前去杭州旅行结婚,到杭州莲娣姐家里拜访,没见到莲娣姐的面,也许莲娣姐伤了心,因此躲了起来,不愿意再见我哥哥了,以免相见会互相难看,伤心伤感。
  
  我因为插队去了安徽,一次也没去过杭州莲娣姐姐的家。后来莲娣姐在杭州西河下骆驼桥10号的家,从西湖边动迁搬走了,二叔和哥哥堂姐妹他们到杭州去,再也没有找到莲娣姐她们杭州丝绸厂动迁后的家了,这次哥哥他还提起了这件事,希望能和表姐经常联系来往,可惜没找见。
  
  我们从当时英姿飒爽的青少年,都变成了两鬓斑白的中老年人了,日子过去了五十多年了,回忆起往事仿佛历历在目。
  
  我在此由衷地向莲娣姐问一声好,杭州上海近在咫尺,希望能再次见到莲娣表姐她们,一起回忆青少年时代一起度过的那段美好的欢乐时光。
  
  愿祝表姐莲娣一家健康快乐!新年愉快!万事如意!
 写20111227日星期二,上海西郊龙柏家中。

 

共获得积分:0 ,共0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暂无相关文章!

精华文章

侨家大院故事多——萧山区“侨界好故事”主题演讲比赛盛放异彩

[阅读]

最新活动

  • 1
  • 2
  •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