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网 >>  杂谈频道 >>  文章 >> 文章内容

发表时间:2018-09-30 06:30:50


 

大时代的毁灭,谁该负责?谁来买单 

来源;平安公子 (2018——9——29——17——18——1)

作者申鹏

 

  人类历史看下来,就两条规律——生于忧患,死于得瑟。

  这也不能怪,因为人活着活着,就开始得瑟,很多人乘着时代的风口,赚了几个臭钱,就忘乎所以了,认为成功全靠自己的本事,把自己当成可以为所欲为的土皇帝,置了良田广厦,娶了娇妻美妾不说,还总吃着碗里望着锅里,弄出些狗屁倒灶的破事。

  什么明星出轨啦,富豪强奸啦,什么四天挣六千万,偷税漏税啦.....让你感觉不是生活在一个正常的世界里,而是活在一个魔幻王国。危机的前奏,都是这样的。

  举个例子,曹雪芹的《红楼梦》中所讲的贾王史薛四大家族,到了败落之前,一个赛一个豪奢,一个赛一个轻狂。薛蟠为了抢香菱丫头,能把姓冯的小富二代打个臭死,闹出人命官司;贾赦为了几把破扇子,要把石呆子逼得家破人亡;贾珍葬个儿媳妇,万年不坏的宝贝木材都拿来做棺材了;元春回娘家,贾府赔上血本也要造大观园;更别提那些污七八糟下三路的事情了,焦大骂的好:“扒灰的扒灰,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

  最后,贾府烈火烹油、繁花似锦的泡沫经济破灭,大火烧了毛毛虫,食尽鸟投林,剩一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所以啊,大家别把那些贵族、富豪、精英看得多高尚多英明。表面光鲜,内里也是一泡污,除了门口的两个石头狮子,连阿猫阿狗都不见得干净。

  魏晋风度?

  在封建时代,越是到了危机潜伏的末世,人会变的越轻狂不知节制,一个个放浪形骸,把龌龊当有趣,把无耻当风雅。从精英阶层开始,一个赛一个不要脸,一个赛一个不负责任。

  西晋统一三国,国家安定之后,全社会的风气就开始浮躁了起来,从上到下都在装逼、炫富、摆阔、搞非主流。晋武帝司马炎晚上翻个牌子,都要坐在羊车里,让羊拉着他走,羊去哪里,他就去睡哪个妃子。

  一群阔少贵族富二代没事可干,也开始得瑟了,有人追求刺激,聚众吸食五石散,享受那一刻的飘飘欲仙;有人身为朝廷重臣,不谈经济政治,天天峨冠博带,谈玄论道,胡吹海侃;还有人心理变态,不是涂脂抹粉扮成女装大佬,就是佯狂装疯,喝酒喝到吐血,发疯疯到裸奔。

  那时候可惜没有抖音、快手,不然这些人才,哪个不是粉丝千万的主播啊。

  当时的富豪石崇和王恺穷得只剩下钱了,就开始装逼斗富,你拿糖水刷锅,我就拿蜡烛烧柴,你用丝绸开路,我就用锦缎做隔离墙,你玩珊瑚树,我就还你一片珊瑚森林,连厕所里都锦绣铺地,金玉满堂。恨不得吃饭和着玉屑,屙屎屙出黄金。

  王武子吃蒸乳猪,小猪得用人奶喂养,人奶烹调,说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