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网 >>  文学频道 >>  文章 >> 文章内容

发表时间:2018-10-05 15:50:59

该作者的文章:

 

 秋夜,

很冷,我意识到自己还穿着盛夏的单衣。走在暗夜的小路上,突然脚下一道黑影窜过去,是流浪猫。谁的家里传来婴儿的哭声,打破了这夜的寂静。路边的青年人开的小店,早已关门了,只有一家桑拿浴门前灯火辉煌,左侧是歌舞厅,再往前就是著名的海鲜大酒店,这些本该在闹市区的建筑,现在都搬到这略有几分偏僻的小路旁了,可这并不影响车水马龙的壮观。

 

我急匆匆走过这午夜的繁华区,左前方就是公园了,午夜的公园早已没有白天的喧闹,这里静的有几分怕人,好在门前还有一片空地,在路灯下明晃晃的有几分耀眼。

 

秋夜的天空没有一丝云彩,北斗七星那么鲜明的挂在空中,一道宽宽的泛白的亮带,就应该是银河了吧。仰望了很久,我还是没有辨认出来哪颗是织女星,哪颗是牛郎星。突然一道弧光划过,消失在远方的空中,是流星,是的,那是流星,郭沫若曾认为那是牛郎织女在天上打着灯笼在走。他们想看什么呢?当年的老屋还在么,土地流转到哪个哪个种粮大户的手里啦。也许那块土地上的人们家里只剩下老人和孩子了,壮劳力该是打工赚钱去了吧。那块撂荒的土地没人租种,还撂荒在那里。他们的家乡早已不是当年的牛耕人拉了,土地大户该用上机械化了吧。

 

脖子有几分酸了,可我还是抱着希望再看,看那满天的繁星,据说,地上有一个人,天上就有一颗星。天上的星星都被人占有了,那千年古佛该住在哪里呢,我就想,我们人类的目光所及,和广袤无垠的宇宙比起来,是那么有限,宇宙的奥秘,对人类永远都是一个谜。

 

微风吹过,我越发的感觉寒冷了,寒冷中的孤寂,我该回家了。

 

老伴早已睡了。我在沙发上裹了条毛毯,睡了。睡眠中我好像看见了漫天的靓丽的霞光,人类在工作,群鸟在霞光中飞舞,各种动物在霞光中悠闲的漫步,这是一幅多么美丽的,众生平等的画卷啊。

共获得积分:4 ,共4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