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网 >> 旅游频道 >>文章列表 >> 文章具体页

发表时间:2018-10-07 10:32:28

 

华伦丹渔村

 

我们的大巴在平坦的阡陌上弯弯曲曲地前行,已经有一段晨光了,心想着的大海一定就在前面了,却总是不见踪影。在热切的期待里,不经意间,大巴在颠簸中一个抬头,爬上了高地。这是一条堤坝,那一头消失在大海的深处,这一头间隔着村庄和富饶的田野。微微吹动的海风,将无垠深处的光亮悄悄地送了进来,虽然天不太好,乌云在海面的上方奔腾,我们却依然可以觉得眼前豁然开朗。小渔村静静地蛰伏在堤坝的下面,堤坝将大海搁置在了小渔村的上方。这个小渔村就叫华伦丹。

 

      

 

据说从前华伦丹的人是以打鱼为生的,不知什么时候,小渔村里的奇思怪想纷纷涌入了大坝的怀抱,于是打鱼以外的行当便雨后春笋一般地冒了出来。那是因为受到了阿姆斯特丹的启发,这一座世界知名的大城市,他的前身一座小渔村。如今,出海打鱼的当地人已经不多了,先前用来打鱼的船,这会儿都停靠在了岸边,高高的桅杆,如同袖珍的定海神针一般,将渔船牢牢固定在了风平浪静里。

 

      

 

堤岸的一侧是一长排清一色的建筑

 

      

 

我估摸着那是华伦丹人的住屋。那些建筑,一间紧按着一间,仿佛是手拉着手的忠厚的壮汉一般,准备迎接汹涌而来的浪涛。红色房顶骑扣在砖木的屋身上整齐地一字排开,鲜艳的色彩一栋栋低矮的房屋之间,洋溢着浓浓的欧式村落风情。在没有风浪的日子里,你似乎可以在醉人的静谧里,聆听到那一曲动人的小夜曲。

 

      

 

 

我猜想着当地村民一定是十分的惬意悠闲,让生活繁忙大都市的人不由自主地羡慕。旅游观光华伦丹居民带来了丰厚的收入,那种富足,足可以让他们忘记头顶上的大海的咆哮。

    紧按着小渔村的是那条窄窄的街道,那是一条真正的步行街,也许还没有人在这条街道上看见过横冲直撞的自行车。荷兰人喜欢鲜艳的色彩,这条街,一定是在那种喜欢里,被打扮成了花俏的渔村姑娘。街上的行人不少,闲诳的游客,在漫不经心地体验着,由偏僻的小渔村所给出的繁华。让人注目的,也许就是我们这批来自东方的游客了,那些无法停下来的脚步,总是在为寻找自己的好奇而忙碌着,而那种好奇总是在你的左右晃动。

 

          

 

            

 

晚餐安排在一家私人的餐厅里,餐厅就坐落在这条街上。42个人的一个团队,将那个餐厅挤占得透不过气来,其实,这一家餐厅在那条街上也算是颇具规模的了。大家好不容易按个就坐,大头导游就笑嘻嘻地簇拥着老板来与大家打招呼,老板的满面红光,深深地崁进了他的鱼尾纹里。餐桌上已经放上了一些叫不出名堂来的食品,在我看来,那是中国人用来消磨晨光的小零食。

鲱鱼终于要登场了,那是今天的主角,个子高高的姑娘为大家一一送上,看上去,她应该是这位老板的女儿。

 

       

 

           

 

忍不住的喜悦,让姑娘合不拢的嘴巴里,露出了两排正在矫正的牙齿,那银白色的牙筘分外的醒目。我似乎读懂了隐含在牙齿与嘴唇之间的那一篇文章,在富裕的日子里,姑娘一定要想办法弥补那一种缺陷,就是痛苦一点也无妨,不忍心将遗憾带到另一个地方。当然在经济上是不成问题的,假如没有舒适的生活,谁还会去想到牙齿的问题,因为这本来就不是太大的问题,只不过有碍漂亮罢了。

鲱鱼的确不错。整盆烤鲱鱼足有七八两的光景,应该是去头去尾之后的半爿。因为没有一根刺,哪怕是一根很细的软刺,所以可以让人大胆地享受起来,如同大快朵颐红烧肉一般。我估摸着香是从烤中而来。能烤出香味而使之不焦,能烤熟了生料而使之不老,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我估摸着腥是被一群调料生吞活剥去了的,那种隐隐约约的蛊惑和无所不在的纠缠,逼迫鱼腥丢盔弃甲,忘记了与生俱来的霸道。等到醒悟的时候,鱼腥已经锋芒不再悄悄地爬进了你的味蕾的,是一种足可以代表自己原生初有的,以及混杂了调料胜利后沾沾自喜的味道。我知道鲱鱼曾经让这个国家走出贫困,在其他地方还在懵懵懂懂的时候便率先富裕了起来。如今,那些后生们又用高超的烤的技术折服了一群来自东方老百姓的舌尖。

想再添一份烤鲱鱼,却终于没有说出口。在衡量价格与享受轻重的时候,筹码倒向了这边。我知道我们的囊中不再是羞涩,却也总是脱不出一个老百姓自费出国旅游时的自我约束。

告别华伦丹渔村的时候,嘴巴里还有鲱鱼的余香。

 

      

 

 

 

 

 

 

 

 

共获得积分:4 ,共4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