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网 >>  杂谈频道 >>  文章 >> 文章内容

发表时间:2018-10-26 11:21:01


 

我所知道的《资本再论》一案
 
朱家骐(1934-2010),又名关炯,男,桐乡市洲泉镇人。家庭成份地主。1953年杭州师范学校毕业,曾任杭城小教。1955年考入南京大学,一年后退学。1962年5月,下放桐乡县义马人民公社花园大队1队,担任小队记账员。其间,因撰写《资本再论》向《经济研究》杂志社投稿、被作家出版社两次退稿的长篇小说《运河之歌》,而于1970年3月5日以“现行反革命”被拘押。同年4月14日,浙江省桐乡县革命委员会人民保卫组、中国人民解放军桐乡县公安机关军事管制组(69)桐军管刑字第45号判决书:“判处朱犯有期徒刑弍拾年。”(按:文号与判决年代不符),随即被遣送衢州十里丰农场劳改服刑。
在劳改期间,朱家骐曾于1970年4月16日、1975年5月、1978年春,三次向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申诉,均无回复。1979年1月10日,又向最高人民法院提出申诉,对《判决书》中“朱犯竟狗胆包天地精心泡制了一本极为反动的《资本再论》,恶毒攻击伟大的马克思主义。此外,该犯还写了长达二十万字的反动小说,散布战争恐怖,妄图以此作为投敌资本,为帝修反效劳”作了辩驳。他写道:“狗胆包天,一份刑事判决书竟出现了谩骂,实在新鲜……在学术上不需要谦逊的美德,我没有必要在马克思面前表示我的谦逊。问题的关键在于我的《资本再论》的观点,是否比《资本论》符合实际或接近实际。真理越辨愈明,而帽子和棍子是解决不了学术上的是非问题的。”
申诉中他还说:“我从事的写作,提出学术上的见解和政治上的主张,都是行使宪法所规定的民主权利。我为什么要认罪呢,或者说为什么要伪装认罪呢?一个人或一个政党在政治上诚实,是有力量的表现……批斗,我拒不认罪;判刑,我拒不认罪;劳改八年半,我还是拒不认罪;将来,直到最后一口气,我还是拒不认罪。因为我有的是力量,我有的是诚实。”
最后,他写道:“对我个人来说,今天平反不算早,十年百年以后平反也不算迟。如果你院在今天不仅给我、也给我的著作平反,那我也不会向你们表示感谢。因为你们只是履行了职责,为人民做了应该做的事情,而不是给了我个人什么恩德,更不是给了我什么恩典。”
1979年8月6日,桐乡县人民法院(79)桐法刑再字第34号判决书:“案经本院再审查明:朱家骐所写的一系列笔记和向某编辑部投寄的《资本再论》,很多内容是反动的,有些是从根本上反对马列主义和毛泽东思想,反对社会主义制度的。但对投寄书写的小说稿,原审认定为散布战争恐怖,妄图以此为投敌资本,为帝修反效劳一节确实不当。朱家骐主要是属于思想、观点上的问题,不应以反革命罪判处。据此,改判如下:撤销原桐乡县革委会人保组、桐乡县公安机关军管组(69)桐军管刑字第45号刑事判决,宣告朱家骐无罪,予以释放。”朱家骐对(79)桐法刑再字第34号判决书中有“很多内容是反动的”等语不服,向嘉兴地区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1979年9月5日,嘉兴中院(79)刑上字第25号《刑事裁定书》:“维持桐乡县人民法院(79)刑再字第35号判决。”(按:中院将34号文号误写为35号)。且明文指出:“本裁定为终审裁定,当事人不得再行上诉。”
于是,朱家骐回到了洲泉镇夹河里16号老家居住,靠季节性临时工收入为生,非常贫困,无力成家。但他仍喜欢读书,写作,很少与人交往。所写《试论社会制度“早产”与“难产”的交替规律》一文,4000余字,发表于上海《社会科学》杂志1984年11期66-68页。他也写文艺作品,兹举一首《吟梅》诗:“骚客惯吟俦月雪,老天偏令会阳春。千枝琼影几朝美,一片冰心万古真。韵胜转怜凡蕊俗,格高更厌富儿珍。惟期庾岭清馨气,尽洗红尘贪腐魂。”
我是1980年调到洲泉中心医院工作的,直到2001年退休,长达20年之久。其间,已记不得是什么因缘与朱家骐开始有了交往。也许为其父治病时相识,也许都爱好写作,也许听说家骐为人老实、他母亲“七娘娘”人缘极好。朱家骐不善言辞,我们虽时相过从,但次数并不多。一回,徐树民先生来访,说起后我带了他去看家骐,也是谈读书做学问的事。此后,他俩也有了与我类似的交往,包括赠书与书信往来。
大概是我与家骐结识后的早期吧,我曾向他索要《资本再论》阅读。他说,这稿子保存在判刑的卷宗里,改判无罪释放后我去讨过,答复已入档不能再拿回去,家中连草稿都已只字无存。此后我再也没有提起过这事。退休后,我到美国探亲去了一年,回来就一直定居在桐乡,很少与他联系,连他2010年去世的消息,还是过了好久才知道的。
到了2018年6月,为写“那些事、那些人”,我想查阅《资本再论》原件,便商请市文联王士杰先生帮助开了介绍信,于6月19日邀赵明煜先生偕同前往市人民法院档案室联系。两名工作人员很负责,以“家”和“骐”的各种同音异体字去查,均未能检索到有朱家骐材料。当问明系“现反”案件后,她们都很肯定地说,该件应该保存在市公安局档案室。见我们两个老人有畏难表情,其中一位便联系市公安局档案室,随即将电话递给了我,让我自己陈述要求。
我首先说明,是为了存史、资政而写的内部材料之需,不公开发表。然后说,我想找朱家骐当年判刑的原始依据材料查阅,以确保真实性。对方说,需请示有关领导同意才可以查,请留下电话号码和姓名,会打电话给你答复的。我当即报了过去。在向法院档案室工作人员表示谢意后,我们就回来了。
还在公交车上时,市公安局档案室马上打来了电话,告知已经查过电脑中的材料,只有一份判决书和一份改判书,原始案卷都堆放在档案室的仓库里。我问:能不能从仓库里找找看?对方答:那不可能。仓库里案卷堆得很多很乱,以后整理出来了才能找到。还顺便告诉我,以前有人来查过《资本再论》,倒是有记录的。我向对方表示感谢后便结束了通话。
回来后,我立即给王士杰先生打了电话汇报情况。并说,既然无法查到《资本再论》原件,想就此作罢。士杰先生倒是鼓励我可以把过程写出来,留下一些线索可能也有意思。
为写此稿,我于7月5日专程去了一趟洲泉,与其弟朱家乐共话家骐生前许多往事。临别,他将所有保存家骐的材料让我带来参阅。我说了,以后我会将所写稿子和全部材料一并送还。
桐乡市名人与地方文化研究会所编《那些事那些人(桐乡1949—1979)》2018年5月第四次印刷本120页“附朱家骐未问世的手稿”:本人过去写过《资本再论》6万字……迄今尚未发还。但《资本再论》中的要点,已见之于《商品价值论》。
我检出约1500字的该手稿,通读后印象:朱家骐是围绕马克思主张"一切生产资料都只能转移价值,只有人的劳动力(或人的劳动)才能创造价值"的论断,提出了他自己的不同看法…略可猜测窥见他所写的《资本再论》立论之一斑。
因《资本再论》的“现行反革命”案,在朱家骐系狱九年多之后,改判为无罪释放,而朱本人也于八年前业已病故。至此,《资本再论》原稿虽然无法看到,但其案件的大体经过,已如上述。
 
 
 

共获得积分:2 ,共2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暂无相关文章!

精华文章

捡漏张园

[阅读]

最新活动

  • 1
  • 2
  •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