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网 >>  文学频道 >>  文章 >> 文章内容

发表时间:2018-11-05 17:30:03

该作者的文章:

 

乡下记事(一)渔户荣歪子


荣歪子,是我插队时经常打交道的一位擅长捕魚的渔户。我必须声明:当年我插队的地方有很多人的称呼不叫大名,喊绰号。据说,喊绰号显得更亲切。

荣歪子,个头不高,黑皮,平时穿一身黑衣服,让人从上往下看,简直就是漆黑一团。荣歪子是大队副业队成员,大队里的鱼塘一年只捕捞一两次,其余大部分时间荣歪子便叼着烟卷,挑着腰子船(一种形似猪腰子的小船),带着鱼钩,鱼网到溪沟边去捕鱼。要是有过路的人远远看见沟水中漆黑的一截中间忽闪着一小撮亮点,那就是荣歪子叼着香烟在捕鱼。

荣歪子名不好听,看相也不太美观,可为人却相当好。我在村里没见过他和任何人发生过争斗吵闹。荣歪子一家三口,老婆患肺气病,女儿十五六岁。家里的重活都靠荣歪子一个人担当,另外捕鱼卖钱为老婆买药。只是,那时候的乡下人很质朴,谁家有难处,会得到别家的帮助。荣歪子家的茅屋翻盖,猪圈垒砌,都有本村和外村不请自到的乡亲们前来帮忙。

我与荣歪子打交道,纯是因为我爱吃鱼。我第一次到他家,他就知道我的来意,笑嘻嘻地先递上一支烟,然后对我说:“喏,这两条小黄鱼不错,你一个人吃夠了,你吃完了再来”,还有几条送给贾婆(贾婆是本村的“五保户”)。

荣歪子捕的鱼实在好吃。但我不能白吃他的鱼呀,我没钱,就拎上一袋米糠上门和他换鱼。他见了急忙阻止:“啊哟!小老弟,你这是干什么?你们下放到农村,离开了父母,可怜呐!我的鱼是自己捞的,没化钱,换什么?拿回去,拿回去,拿到镇上卖钱买鞋子穿。”。我接过他递给我的几条鱼,再听他说的几句话,很感动。

我还是不能总空着手上荣歪子家门上去取鱼。未曾想,几天后的一个早晨,我听到了荣歪子喊我的声音。开门一看,几条活蹦乱跳的鱼就在我的门前。尔后,每隔三差五,只要一听到有荣歪子的喊声,门前肯定有几条鱼在地下扑腾。

后来,我被招工进城了,荣歪子到我单位来还带上我最爱吃的鱼,我给他带上医治他老婆肺气病的药品。再后来,中断了联系。遗憾的是,我一直不知道荣歪子的全称大名,只知道荣歪子是我插队农村时遇到的一位好人。

共获得积分:4 ,共4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