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网 >>  杂谈频道 >>  文章 >> 文章内容

发表时间:2018-12-20 20:23:37


 

    俗话说:“行有行规、历有历规、叫化子有个院规。”在旧社会里以乞讨为生的乞丐,称做“叫化子,”简称“化子。”这些乞讨者都是一些流离失所、贫穷无靠的孤寡老人、无父无母孤童幼女以及无法自食其力的瞎子、哑子、跛子、等残疾人。在私人所有制封建旧社会里,那些贫者、残者沿门乞讨。可怜这些社会最低层人,衣不遮体、骨瘦如柴,一手持棍、一手持碗钵,沿门乞讨,苦不堪言。旧时,社会上对这类“叫化子” ,称为“讨米” 的。

  这些“叫化子” 也有组织、领导,管理这些讨米的,在旧社会里设立有“化子院。”茶陵“化子院” 设在现今县城前进村,系一栋三厢间的小院落。化子院尽住有“化子头” 一家,其他“叫化子” 是没有资格住在这里的。“化子头” 的头衔并非官家指派,而是县内那些有权威豪绅们协议,物色一个能言善道无赖闲汉来充当“化子头”; 也称“院头。”他的主要职责是管理县内所有的“叫化子。”那时,全县各乡村划为“都”, 县内共有二十五都,一至六都属西阳乡、七至十二都属睦亲乡、十三至十八都属茶陵乡、十九至二十五都属衷鹄乡。“院头” 有权指定人员分别到各“都” 去管理“叫化子”。 这些管“都” 份的称之为“都包头”{也称为“大讨的”},直接受“院头” 的领导和指挥。“都包头” 可以向“都” 境内的殷实户收取全年的“包谷{即全年定额谷量}三至五斗,作为管理“都” 境内“叫化子” 的一部分报酬,还要按“都份” 大小定额,上交一部分给县里的“院头”。“ 院头” 将指派管理各都的“都包头” 下到各都去行施自己的职权。昔时,“讨米” 的“叫化子” 又多,流散在农村要受“都丐头” 的管理。流散在县城的直接受“院头” 管理。这些乞丐白天沿门乞讨,晚上栖身于破祠烂庙之中,或依傍街檐过道之下。乞讨时只能挨门求施,由施主愿意给多少,就接多少;不能随便跨入大门槛“强讨硬要”。 一旦有乞丐越过门坎,{不准过三杆楼料}施主将在“化子院” 买来红布包扎的“蔑片” 驱赶,乞丐见此只能逃之夭夭,否则若被告发,就要受到“化子院” 的惩处。

  那时,管理我们西阳乡六都的“都包头” 是当地的“周麻狗”, 他是个穷讨、恶讨、赖讨的大讨乞丐;人们称他是一只“大麻狗”。 一见了他来了,就躲避不见,甚至有的人干脆把门锁上迥避他,他是个身体高大,半瞎子的赖讨人。有一次,他帮当地豪绅周堪衡去讨回欠债,堪衡将欠债的人所写的欠条托付于麻狗,麻狗将欠条兜到衣服口袋里,走到所欠债的张烂棍家里去讨债。张烂棍说:“麻狗,你来讨账,有字据吗?”麻狗说:“有!有!”他说:“拿来看看呀!”麻狗从口袋里拿去欠字递交于他。张烂棍接了他的欠字后,即刻将欠字撕毁放在灶里焚烧了;麻狗问他要钱。张烂棍说:“你无字、无据、无理取闹!”将麻狗狠狠地揍打一顿说:“滚!你再不走,老子还要揍你一顿!”麻狗从地上爬起来逃之夭夭。回到家里,豪绅堪衡问他:“麻狗,你讨到债没有?”他哭丧了脸说:“先生,没有。”“你为什么没有讨到?”他将情况告诉他,堪衡说:“你那有这样蠢呀!钱没到手,你就给欠条于他;张烂棍,我也让他三分,何况你呢!”麻狗说:“先生,我搞乱了手续,冤枉被打。”从此后,“麻狗说搞乱了手续” 这句话至今还流传了话柄,在民间俗传。

  昔日,别小看这个“院头”, 名声上虽然是个“化子头” 的下流称号,但在“乞丐王国” 里却有至高无上的权威。俗话说:“讨了三年米,官也不想做呢!”当“院头” 的,确实享有一种优厚的待遇。不管哪家红、白喜事,“院头” 都必须亲临到场,替人家帮忙,负责监管那些讨吃的“叫化子”。 履行的义务是监管那些乞丐群不准在酒席场中走动,也不准走向桌间乞讨。等宾客散席之后,由施主家的勤杂人员抬一桶剩饭剩汁,汇集桶内交由“院头” 散发给来乞食的“叫化子” ;分给一点残菜剩饭。把这些乞食者打发出去之后,“院头” 将 施主有一笔丰裕的打发带回家去;这就叫做“叫化子赶喜事” 的话语。

  “化子院” 按院规,于每年的农历三月十五日,即所谓“赵公会” 那天,由“院头” 召集各“都” 的“大讨者” 开会。会上对那些被告发为“强讨”的“叫化子”, 先派人抓回“化子院”, 令其跪于“赵公元帅” 的神龛下,如法庭审案那样,“院头” 穿起纸龙袍端坐在审堂上,“管都丐头” 作为执事,分两旁站立堂下,对其“犯规” 行为,逐一进行审问,轻者于以训斥,重者则用红布包扎一端的大竹片打手板,或打屁股。个别犯规严重的,还采用其它刑具进行拷打。“化子院” 对乞丐用刑,的确是一种“特权”, 它不受官家约束。但任何官员、百姓不能随便动手打乞丐,所为“讨米走大路”, 就是这么一层含意。在旧社会里,讨米的“叫化子” 虽是“下流”, 但他们的人身安全,却受到社会“习俗” 的保障。

  解放后,时代的浪潮,把昔时社会的一切糟粕,早冲涤干净了。世态也变了样,昔日讨米的“乞丐”, 今已成为了一个自食其力的劳动者。

共获得积分:0 ,共0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暂无相关文章!

精华文章

【巴蜀行迹】成都,烟火味道的城

[阅读]

最新活动

  • 1
  • 2
  •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