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网 >>  杂谈频道 >>  文章 >> 文章内容

发表时间:2018-12-29 15:53:46


 

芸芸众生的悲惨世界

——就诊见闻

 

各大医院都有根据自己经验制定的规章制度。我们为了就诊的顺利,看病的头天去“踩点”,问清了取号、就诊、报到的时间、地点。我们认为这是必须的。

 

就诊当日,440分,手机铃声把我叫醒。起来,乘地铁,上医院。

为什么这么早?为了早一点到医院,取号、建档、报到……一系列的事情早早办好,就可以排得靠前,减少在病菌病毒集中的候诊室的等待时间。

 

   605到东单。

冬日昼短,天还黑着。

一路上,急急忙忙吵吵嚷嚷往协和医院走着的,都是去挂号取号的。

路边店铺门口的水门汀地上,有人起来在叠被。那是露宿的外地老乡。我看了一下手机,此时室外零下三度。

 

到协和医院门诊大厅,用身份证、医保卡在机器上办理建档、取号。六点半到免疫门诊打卡报到。假若只取号不报到,门诊不知道你来了,不会给你排号。待你醒过梦来才去报到,纵然取的是2号,也得排在2 0号后面。

这种“报到”在同仁医院叫“登记”,同仁是要在头天取预约的号,并且可以在头一天就登记,就诊当天就会省好些事。

 

在候诊时与病人家属闲谈。一个来自保定、不到50岁的女病人,白内障,竟然不知道白内障无任何药可以治疗,只能手术解决问题——这是电视养生节目里同仁医院眼科专家说过的。而在地方上,庸医给的劣质眼药腐蚀了她的角膜,导致角膜穿孔。自费2万元移植上的角膜又不与身体融合。最后,完全失明。

 

一个西北口音的女人诉说着自己一只眼球已被摘除。

一个东北口音问:“咋不早来看!”

她说:“没钱。”

说这话时,平静得像说刚吃过的早点,没有丝毫的悲伤和凄凉,却让人下泪,

 

候诊厅里有一对小夫妻,抱着孩子坐在一个角落的地上。男人怀里襁褓中的小娃娃,一个小时的时间没有动静,没有伸胳膊伸小腿。

大厅里所有座位都坐得满满的,没有人让座,他们就这么一直蹲坐在水泥地上。

我知道,抱着孩子来眼科医院的,一定是孩子有眼病。

攀谈中得知他们是从山东潍坊农村来的。我问孩子怎么了?说是,青光眼。

我心里一沉。安慰道:早发现早治疗,同仁有办法。

男人说“孩子眼睛不追物”。我心里又一惊:失明。根本就看不见。

沉默一会,我问:孩子几个月了?

两个月。

啊,我心里一哆嗦。那就是一出世就是个盲童。

我说,让大夫看看有没有办法。他说:是,让专家看有没有办法。

我说你要拿他当正常孩子对待,老跟他说话,有条件的话给他听音乐。眼睛不好的孩子耳朵会很好。

我妹妹是盲人,我告诉他:从小我父亲给她找老师学乐器,后来我母亲又带她学了中医,学了按摩技术,这都是可以自食其力的能力。

他问,在哪可以学按摩,需要多少钱?

我说40年前的学费是5元。那时普通工人一个月才几十元。现在。不好说了。

你们还年轻,我说,再生一个吧。如果是健康的孩子,可以互相照顾。他说有个大儿子,这是二儿子。听了这话我心里松快了一点。

 

在医院,最容易看到社会最底层的悲惨世界。

 

唉,看看、想想这些生灵,咱们真是幸运的。不管经历过怎样的酸甜苦辣,总还活到了古稀之年,晚年安好。

真是啊,身上不疼不痒,能走动能干活,就是安好就是福。

 

              2018-12 随笔

 

 

 

共获得积分:30 ,共30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暂无相关文章!

精华文章

荷苑蜂影

[阅读]

最新活动

  • 1
  • 2
  •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