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网 >>  家常频道 >>  文章 >> 文章内容

发表时间:2019-01-03 20:25:49

 
         第十八章:陪妻子第一次回娘家
 

 
        第一节:出门一路的辛劳

                我们是在1959年除夕结婚的,到了1963年
 年末,已三年了,儿子出生也有5个月大!可是,我妻子从
未没有回过娘家。我当然也不知道她的娘家是个什么样子!那么
为什么她不愿意回娘家门呢?!这就说来话长了。我在上面己写
的与妻子“谈一天恋爱”的回忆录中,她的身世已经讲过了,这
样绝情的父亲和后母,还有什么娘家可回呢!但是,结婚三年来
,我们与她的亲娘一直是来往的。尤其是妻子生产时,她亲娘来
杭州服侍女儿,更何况妻子外逃上海,全靠亲娘帮助安排,才得
跳出火坑。因此,我与妻子商量,在这年的春节前,我们一家三
口,到江苏海门老家去看望她的母亲,认一下她的亲娘和后爸!
俗语说:千年不断娘家路!最后,妻子还是同意了。
 
               1963年春节前几天,我们抱着5个月大的儿
子,坐上由杭州开往上海的加班火车。说来真可怜,当时的加
班火车是一列运货物的火车,车站上人很拥挤,车上根本是不
对号的。上车时我们拼命挤进了车厢,大家着地坐在稻草上,
而且这节火车是刚运过生猪的,里面还有浓浓的猪粪臭味!当火
车开动后,车上的大门一关,只有几个小窗口,立即就臭气熏天
了,坐在里面简直难以忍受!这时,大人们热爱祖国!热爱社会
主义!自愿承担国家的困难,大家都会自觉地默默无闻地承受着
。可是小孩子受不了了,很快发出一片哭闹声!

           那个年代,加班火车的运行根本就没有规
 定的时间,每到一个站,往往就要长时间的等待正班客车先通过
,然后再慢慢吞吞的向前开。就这样,满车厢的旅客,完全象挤
在猪窝里的猪一样受罪。最使人难受的是有一个粪桶放在车厢的角
落里,围着一块布,是给旅客大小便用的。几个人大小便后,车厢
里更是臭气熏天了。由于大家是人挤人的着地坐着,要想去大小便
也无路可走,当小孩子急得要哭起来时,大人只好叫他们对着车厢
板大小便了。在这样的地狱般的火车厢里足足坐了七个多小时,总
算到了上海北站。

                         我们是上午六点钟从杭州出发,到了上
海己经是下一点多钟了。匆匆忙忙赶到十六铺轮船码头,一问去江
苏海门青龙港的开船时间,回答说要到夜里十一点半开船。因为他
们的开船时间是根据潮涨潮落的时间来定,每天都不同的。我们抱
着儿子,拎着两大包东西,在火车厢里己折腾了大半天,口渴饥饿
,身心疲惫,还要在船埠头等十来个钟头,实在是吃不消了,幸好
我想到新华书店上海发行所有个招待所,就在广东路浙江路口,管
理员老许同志我很熟,于是立马就奔向招待所,向他要了一间房间
休息下来。这时我想第一次陪妻子回娘家,路过上海,总不能太节
俭,在招待所躺着饿肚子。于是,听老许同志介绍,说广东路上有
家饭店,猪油菜饭骨头汤很有名气的,既美味又吃得饱,经济实惠
!就这样我立即陪着妻子,抱着儿子,在福州路浙江路口找了这家
小饭店,要了两份猪油菜饭。当妻子知道骨头汤要收两角钱一碗,
青菜汤是不要钱的,就自作主张地要白吃青菜汤了。很快两份热气
腾腾的“猪油菜饭”端上来,见米饭晶莹光亮,青菜碧绿鲜嫩,浓浓
的猪油味,口感香糯,味美可口。由于"猪油菜饭"主副合一,物
美价廉,符合普通老百姓的消费水平,所以当时的上海滩,处处都
在叫卖“猪油菜饭”。吃好后回到招待所,据老许同志介绍,原来在
福州路与浙江路口有一家叫"美味斋"的小饭店,专营“猪油菜饭”, 
周恩来总理在上海工作时也经常去吃的,所以"美味斋"名噪一时,
要到这家店去吃饭往往排着长队。因此现在上海卖“猪油菜饭”的
店有好几百家,可是这家“美味斋”小饭店早己搬迁到北京去了。

                     我们在招待所休息到晚上十点,就在浙江
口乘“叮当叮当”的有轨电车到十六铺轮船码头。跑进候客大
,见面已是人声嘈杂,一片鼎沸。我们找到去海门县青龙港
的候船牌一看,乘船的人已经是排了四条长龙的队了。总算盼
到检票进船,排队检票分两个进口,一个是凭票对号的一、二、
三、四等舱旅客,他们秩序井然。另一个是坐五等舱,又称经济
舱的旅客,特别多,又不对号,所以一听到检票,大家你拥我挤
的都想抢在头,就图占个好位置。我们是临时买的票,只能是坐
五等舱,进时抱着儿子,妻子提着几包东西,当然挤不过大家,
只好排在最后进船。所谓五等舱,就是大船的底部隔成几个大统间
,地上铺些草席,权当床铺,旅客进舱后,都忙着抢位子,人声嘈
杂,争吵不断,大大小小的行李横七竖八的乱放着,还伴随着鸡飞
鸭跳的活货,空气混浊难闻。我们总算在厕所边大家不要坐的角落
头找到了两个坐位。

                       我们坐的是“工农兵8号”轮船,夜里十
一点半,轮船起锚,汽笛声中船慢慢离开十六铺码头。五等舱里
只有几个小小的玻璃窗口,除了船身开始摇动的感觉外,对黄浦
江两岸的夜景,什么也看不见!我们坐在底舱的脏兮兮的草席上
,人挤着人,深感昏暗、潮湿、气闷,很不舒服。加上轮船开出
吴淞口,碰到了江涛、海风,船身摇幌得更励害,妻子和儿子都
晕船了,妻子忍不住呕吐,儿子则哭个不停!轮船随着一阵阵的
大小海浪,上下左右不停地颠簸着,船舱里的人渐渐地东歪西倒
地趟着,妻子和儿子因疲惫不堪,也先后睡着了。直到黎明来临
时,我们终于到达了目的地----青龙港轮船码头。轮船靠岸后,天
还是蒙蒙亮,很快上船的、下船的争先恐后,摩肩接踵,人声嘈
杂,一片鼎沸。因春节临近,旅客大都肩挑手提着土特产,回家
来过年的。我们也紧跟着上了
 
                                                            当时的青龙港码头,除了码头的管
人员,还是一个很荒凉的地方。虽有一个小店,但东西很少
更没有可吃的食品。上岸的旅客,大都是本地人,匆匆忙忙
走各的路。码头上很快就冷冷清清了。我去问人:去江家公社
否有汽车可坐?[妻子亲娘家的地址] 回告是没有公路,无车可坐。
于是我们只好坐在候船室里,商量着怎么办?我多次问妻子回娘
家的路怎么走?请她好好回忆一下,可她总是一问三不知!这一
难怪她,因为她还是15岁那年,一个寒冷的冬天,在她亲生母亲
的安排,选择半夜三更,偷偷逃往青尤港,再乘船到上海。此后
,寄人篱下11年了,可从未回过家。这次第一次回娘家,当然不
知路在何方?!只知道亲娘家地址---江家公社一大队六小队。

                当时苏北正下过一场大雪,整个码头白茫茫一
片,冰雪地,寒风剌骨,我们冻得发抖了。由于又冷又饿,儿
子开始又不断的吵闹。我和妻子还是昨天下午五六点钟时,在上
海广东路上吃的猪油菜饭,在轮船里颠簸了一夜,因此也感到疲
劳和饥饿了。幸好我有先见之明,在十六铺码头下船前,在码头
的小店里用粮票买了两个用黄色蜡纸包裹的枕头面包,因为我知
道这种面包是十六铺码头的特色面包,既便宜又好吃,正好是我
们一家的应急食品了。

                  经向船码头管理人员了解,得知汽车站是在海
门县里,离青龙港还有很多路,而且只有向头甲公社方向有汽
车,到江家公社去的方向根本没有汽车的。那可怎么办呢?真的
没有想到,第一次陪妻子回娘家,会碰到这么多的困难!最后还
是求助码头管理人员的帮忙,替我们找来了一个推独轮车的人,
说是春节期间,天气又差,要出五元钱才肯把我们送到江家公社
。那个时候要拿出五元钱来是很心痛的,可是有什么办法呢!

                  独轮车是那个年代农村里的重要交通运输工具
,车的所有部件全是木头制成的,一个木头做的轱辘,两边木架
上可以堆放货物和坐人。推车的是一位老大伯,他叫我妻子抱着儿
子坐在右边,叫我抱着两包东西坐在左边。然后他把车柄上的带子
提放在肩头上,两手用力抓起车柄向前推,独轮车就嘎吱、嘎吱做
响并慢慢地向前动起来了。我和妻子都是第一次坐独轮车,路上又
积雪冰冻,独轮车碰到高高低低的路面,就颠簸得厉害,我们一摇
幌,推车老伯就把不稳车,大叫起来:“坐稳!坐稳!不要动!不要
动!”这样的车,这样的路,我们能坐得稳吗?能坐三十多里路吗?
尤其是妻子,她一手抓住车上的木杠,一手紧紧抱着儿子,一摇幌
,一紧张,儿子被抱得紧紧喘不过气来,就不停的大哭了!于是我
只好叫推车的老伯停下来了!我就坚持叫妻子一个人坐,为了平衡
车身,另一边放着几包东西,再在路边寻找了一块大石头捆绑上,
我抱着儿子跟着独轮车后面走。就这样走过三厂、六甲等几个小,
独轮车都要走田间泥路了,而且路边河塘很多,妻子再坐独轮车也
太危险了!安全第一,又叫老伯推着车走前面,我们在后面跟。由
于冰冻开始溶化,走在泥路上跋脚糊脚,非常吃力。一直走到下午
四点多,总算到了江家公社所在地!我们询问;一大队二小队一个
叫周琪的家怎么走?(妻子后爸)真巧,周琪大家都很熟,有人马
上指向不远处的一间小屋说:“那就是周琪的家”!辛苦了两天两夜
妻子终于见到娘家了!




 

共获得积分:10 ,共10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暂无相关文章!

精华文章

回忆录……我的新华岁月(六十一)

[阅读]

最新活动

  • 1
  • 2
  •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