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网 >>  文学频道 >>  文章 >> 文章内容

发表时间:2019-01-31 22:41:10

该作者的文章:

 

          胡适与曹珮声

                                             文·图/ 樊一 

 

 

 

1923年,32岁的胡适(1891-1962)先生去杭州疗养,住在西子湖畔南山的烟霞洞。在那里,他结识了一位“美妇人”,就是正在杭州浙江女子师范学校读书的靓女——曹珮声。

曹珮声(1902-1973),安徽绩溪人,本名诚英(乳名丽娟),时年21岁,是胡适二嫂的同父异母小妹。他们虽然一个“使君有妇”,一个“罗敷有夫”,却一见钟情,如胶似漆,恨不相逢未婚时。

曹珮声人长得端庄秀丽,风姿绰约,常常陪伴胡适散步、下棋、游西湖。她不仅清纯脱俗,温柔可人,而且做事爽快果断。她与胡适山盟海誓之后,很快就和自己的丈夫胡冠英办理好离婚手续,分道扬镳。

就在闺中画眉求张敞的时候,胡适却犯难了。他虽然痴情丽娟,却畏惧自己的小脚老婆——江冬秀,因为她不是任人摆布的软弱妇女,刚强泼辣,风风火火,经常与他针尖麦芒,吵吵闹闹。

胡适曾经试探着,在老婆面前故意说起曹珮声其人,流露一点钟爱情愫。他老婆顿生醋意,破口大骂“不要脸,你们一对狗男女!”弄得鸡飞狗跳,无止无休,还拿起菜刀要与老公拼命... ...

当时,胡适已经是颇有名气的“圣人”,官运亨通,顺风顺水。他担心这桩“婚外姻缘”宣扬出去,会毁坏自己的形象和声誉,权衡利弊,做出“舍爱留名”的无奈选择。

但是,日夜的相思却难以离索。胡适表面拒绝曹珮声的感情,暗地里却我行我素,缠绵缱绻。他们依旧卿卿我我,莺期燕约,漫步在花前月下,西湖之滨。两人爱恋得死去活来,不能自拔。

以后,胡适还每日收信发信,放飞“鸿雁”传情,一字一泪地诉说衷肠。他在给曹珮声的信中,常常流露出离愁别恨的苦痛和对“棒打鸳鸯”的愤懑。胡适曾写小诗一首《赠曹珮声》:

       咬不开,捶不碎的核儿,

       关不住核儿里的一点生意;

       百尺的宫墙,千年的礼教,

       锁不住一个少年的心! 

这首小诗如花儿一朵,文字流畅,意境显见,情感真挚,荡气回肠。它仿佛就像“爱情”的宣言,更像一把无形的利刃,时时刺痛着曹珮声的心,使她西厢独守,暗自流泪。

这期间,曹珮声在中央大学农学院学业期满,毕业后选择离乡背井,远渡大洋彼岸,到美国去留学“避难”。她在大洋彼岸,无时不思念家乡和“心上人”,在红豆相思的苦痛中消磨时光。

还好,曹珮声在异国他乡没有沉沦。她考入了胡适的母校——康奈尔大学,学习农业,专心攻读棉花育种遗传专业,取得优异成绩。她毅然决定,以自己所学贡献与日夜思念的祖国。

1937年,曹珮声学成回国,受聘于安徽大学农学院教授。日军侵占皖南,她又转聘四川大学农学院和复旦大学农学院教授。新中国成立后,曹珮声衔命北上,任沈阳农学院教授。

在沈阳工作期间,曹珮声认真反思过去,默默吞咽苦果,悔恨当初红杏出墙。她仿佛“凤凰涅槃,浴火重生”,全身心地致力马铃薯细胞遗传研究和改进育种工作,直至退休。

文革时,曹珮声回到阔别已久家乡——绩溪生活,关心、资助家乡建设。1973118日,曹珮声病逝于家中。卒时于胡适同龄——71岁。

 

 

[题图]《胡适与曹珮声(雕塑)》(摄影/ 樊一) 

 

共获得积分:1 ,共1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