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网 >>  文学频道 >>  文章 >> 文章内容

发表时间:2019-02-08 13:20:13

该作者的文章:

 南国,二月的风


 二月中旬,我从上海回到了南国广东的顺德。因为我是在广东工作,一年中几乎有十一个月是在广东度过的,所以我平静地用了个“回”字,而把许多上海人习惯用的“来”字未曾犹豫地放弃了。

 今天是星期日,我在早上七点多醒来之后,便开始靠在床上看起书来。然而不久,明媚的阳光,便轻柔地透过贴有浅绿色滤光膜的南窗,多情地洒在我的身上,一时竟分散了我阅读的注意力。无奈,我不得不起床了。

 起来后的第一件事,是把窗户完全打开,这样,阳光就毫无遮挡地泻入我的房间。为了使屋内空气流通,我又打开了门。没想到,门刚被打开,由南窗便涌入一习温煦的风,那风的手指是那样柔顺地按摩着我的身体,使我的血液里仿佛顿时奏响了欢乐的音乐……这可是在二月的上海无缘消受的呵!我认真地品味着那份源于大自然的无私抚,深深以为,在漫漫异乡苦斗的日子里,这南国二月温情的风,驱散了我所有流浪的孤寂,还总是提前让我享受到了春天的待遇。

 我坐在靠窗的写字桌前,悠闲地读着小说,阵阵微风淘气地翻弄着我的书页。我想,风,这样喜欢翻书,莫非它们是真的识字的,故我未曾对它们的“乱翻书”泛有一丝怪怨;事实上,风和阅读本没有任何关系,而只是和心情有关。不过,在我独自消遣那风的旖旎时,我不曾有过作诗的冲动,因为那“清风不识字,何故乱翻书”的美句,在我此时欢畅的心河,滴入的,却是一份沉重和苦涩……

 黄昏前,我来到了顺峰山公园,诚然,也是为了体验户外的感受。我只穿了件长袖衬衣,我知道现在并非在上海,不会有人笑我没有与时俱进的。果然,公园内穿T恤和裙子的休闲人士比比皆是。于是,我也把衬衣袖子悄悄地挽了上去。

 我喜欢来这里,是因为我时常觉得,位于顺德大良的顺峰山公园是人类在大自然的画布上一幅画得比较精美的画卷。单凭它那比法国凯旋门还要高的宏伟牌楼,就会让你心生几多遐想。只可惜我今日的谈点是风,若把雷、、电等都招呼到,难免会有离题之嫌;不过,我很好奇的是,这公园的名字为什么叫“顺峰”,而不是“顺风”呢!看来,这里面也许会有一个美丽的传说吧……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我的脚步迈得很慢,但眼睛却眨得很少。我看到池旁的柳叶,已出落得很成熟了,那绿色也不是很新了;如果真像唐人贺知章所言,它们都是被二月的春风剪刀所裁,那么,它们的青春,真的也实在是太短暂了。

 就在我喟叹柳枝的时候,习习微风中递来了些许桂花的幽香,我抱着怀疑的心,朝那片低矮的小树丛走去。于是,那满树的桂花,将我“八月桂花香”的理念重新改写,因为在南国二月的风里,时常会有清淡的桂花香味,把迷人的秋日感觉,在不知不觉中播洒在人们的心田。

 最后,我有所触动地在一棵白玉兰前站住了。此刻,黄昏的风,吹在了我和花朵们的身上。当我感到有一点点凉意的时候,不知为什么,我蓦然产生了一种怜香惜玉的感觉。这些花儿,虽然没有绿叶的扶衬,但还是开得如此娇娆。这时,我在心里默默地开始祷告,愿晚来的绿叶快快长大,以便保护好花儿们这般美丽的娇容。

 我看了看表,早已过了吃晚饭的时间,故决定返回。可是,在同那株白玉兰分别前,我动情地将其中的一朵花儿移近我的脸庞,立时,那份熟悉的淡淡馨香,撩起了我一抹浅浅的乡愁;而当我想及上海的市花,能如此幸运地娇艳在南国二月的暖风中,我那一度忧虑怜爱的心河,重又荡起了欢乐的涟漪……

(注1:此文写于多年前。注2:清朝,文字狱登峰造极,著名的有雍正年间翰林官徐俊的诗句“清风不识字,何故乱翻书”被认为讥讪悖乱之言而被处斩。)

共获得积分:9 ,共9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