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网 >>  家常频道 >>  文章 >> 文章内容

发表时间:2019-02-11 08:30:04

标签:亲情 哥哥诞辰 

 

1987年的暑假,我哥哥和两位姐姐齐聚青岛,实现了我们兄弟姐妹四人的唯一一次大团圆,这在我的孤独岁月中,是莫大的享受!为此,写了《手足情深——一张老照片引起的思念》纪念之。

1988年寒假之前,我们老主任去京开会,我委托他在京给我兄嫂打电话问候一下,并告我放假即去京。结果,老主任回来告诉我,你哥哥住院了,你嫂子和两个女儿轮流请假照顾,她希望你能早些过去。并感慨:在电话里,能听出来你老嫂子对你很亲,就像对孩子一样,很关心,也不客气。本来她不想告诉你,怕影响你的工作。是我说可以准你假,她才提出让你早去的要求。

这样,我便和两个孩子请假提前去京。嫂子告诉我,哥哥感觉不适,医生怀疑是帕金森,留院观察治疗。于是我替换了嫂子和两个侄女,哥哥看到我,很高兴。他很坚强乐观,看来不只是劝我,更是身体力行。只要他不感到难受,就和我聊天。还应医护人员的要求,为他们“写大字”。医护客气说是“求墨宝”,哥哥谦虚称“不敢,只是小学生写大字”,很有趣。哥哥给我写了“祖国腾飞”,没裱,装在镜框里,搬家时摔碎弄破了。很可惜。

哥哥在病中,可是我们聊天的内容,还是他关心我和孩子的生活和学习工作为主。他赞赏我对生活的乐观态度,给孩子立了榜样。谈到妈妈时,他竟克制不住的大哭起来,说妈妈最后的时候,自己没在身边,都是我在伺候。对不起了。我虽极力相劝,我和妈妈都知道哥哥尽心尽力了。但也被哥哥的真情感动的止不住哭了,令人心疼啊。

除夕前,哥哥出院了。初一,我们全家出来,合影留念。女儿是第一次来北京,比二侄女的女儿大两岁,就住在二侄女家。侄女利用三天假,带她出去玩。哥哥身体大不如前了,我们也很少出去散步了。

到了1988年的秋天,哥哥的病症更加明显了。但是,兄嫂还是来青岛看望我们了,参加了表哥的七十大寿。嫂子是带领外交部党校干部来青做社会考察,集体住宾馆。哥哥在表哥家,还在我的团结户住了一晚。我抱歉说条件不好,哥哥说比在当年钻山沟强多了。哈哈,哥哥还是那么乐观。

没成想,这次竟是兄嫂最后一次来青岛。之后病情急转直下,待1989年夏,我和妻子去京看望兄嫂时,哥哥竟叫不出我的名字,只知是弟弟。呜呼!此后便是我每年暑假去京,帮助嫂子照顾哥哥。儿子寒假去京照顾。其后,二姐也去京照顾过哥哥,以尽兄妹之情。直到1993年秋和1995年夏,亲爱的兄嫂相继离我们而去。痛哉!

兄嫂的关怀和慰藉,使我这段孤独和磨练的经历,变成了精神上的财富!勇于面对困难和坎坷,乐观向上,快乐生活!

共获得积分:25 ,共25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


精华文章

在龙坞喝茶赏景

[阅读]

最新活动

  • 1
  • 2
  •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