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网 >>  文学频道 >>  文章 >> 文章内容

发表时间:2019-03-03 09:05:26

该作者的文章:

 一 个 人 的 时 候

 

 昨日吃过晚饭,感觉累得慌,于是躺在沙发上,不知不觉就睡着了。醒来后访问一下时间,已是次日凌晨一点多了。再次想投入沙发的怀抱,可无论如何也睡不着,想必之前已睡饱了,故此刻耳朵里被塞进去的,尽是窗外秋风欺负树叶的声音。与其听那种没有反抗的声音,还不如打开电脑,听听自己想听的歌曲。于是,我起身离开温暖的沙发,跟电脑套起近乎来。

 听什么歌呢?我在犯愁了几分钟后,凄凉地想到了这么一段歌词——“一个人的时候,不是不想你;一个人的时候,只是怕想你……”据说这是一个十九岁女孩的原创作品,可我相信自己即使恭候到了九十岁,也是写不出如此深刻的作品来的。时代真是能够造就人啊!想象着在南国晚秋这般幽寂的凌晨时光,我将独自享受那颇为年轻的旋律,真不知道心中会荡漾出一种怎样的情结啊!

 那很有特色的绵羊音,将歌声演绎得无限幽婉。那歌声,引领着我穿越了时光隧道,将我置入了二十九年前我曾经生活过的校园。

 那年,我也是十九岁,可谓风华正茂、玉树不敢临风。也许是怕风的缘故,我常常一个人躲在寝室里,偷偷地读《上海的早晨》。记得是在放暑假前的某一天,一位留着短发、眼睛大大的女生,站在了我的窗前,她手里捧着一束一定是偷偷采摘来的栀子花。我们四目相对的时候,她说:我特意摘来给你的。我说那不是破坏国家财产吗?她说哪有那么严重,还问我有没有可以盛水的瓶子,好让它们在我的蚊帐里慢慢地开放。

 记得我的一位中学老师,曾经在批评私底下传递纸条的同学时,有过一句光辉的名言,那就是:“种种迹象表明,中学的女生,成熟得比男生要早,所以,99%的男生,在纸条的传递中,基本上都是处于被动地位的”。多亏老师英明,让我在没有暴露羞愧身份的情况下,已下定决心痛改前非了。

 我记得非常清楚的是,那次,由于我太过怜香惜玉,以致不小心走进了1%的人群中。所以如今,虽然已离开了中学的校园,但还是心有余悸。我重温着老师的名言,感觉那话的确还是有点儿道理的。但又一想,人家给你几束栀子花,又能代表什么呢?自作多情的人,在这个世界,是绝对不值得赞许的啊!

 不过,后来,我和她还真的悄悄地递起了纸条。当然,内容还是和中学时代一样,几乎清一式地只谈论学习方面的事。由于我家离学校较远,我基本上是每两周回家一次,而她每个周末都会回家去。有一天,她在给我的纸条中问我:“一个人的时候,你会做些什么?”我说看你借给我的小说呀。她又问我,若书看完了呢?我说书应该不会有看完的时候吧?

 有一次,她比较大胆地说,打算某个周末不回家,想看看我在做什么。我当时被吓出一身冷汗,随即斩钉截铁地请求她道:能不能将潜伏进行到底?当见到她希冀的秋水在无奈中惘然,我的心亦曾掠过丝丝隐痛……

 可是,潜伏的破绽,还是被部分同学给识破了。当然,老师也很快认为我们俩有“那种”倾向。于是,在高压下,我和她只能苦苦地相望于校园和课堂之“江湖”上。说真的,那时,我是多么想听她再能问我一句:“一个人的时候,你会做些什么?”然而,我能看到的,则是一个纯真女孩凄迷的眼神……

 我知道她在心里一定会埋怨我不敢迎风而立。曾经有多少次,我鼓起了勇气,但写好的纸条,最终还是奉献给了未来的回忆。

 我一直是用回避淡化着内心的自责,而久蕴心底的衷情,也早已被岁寒磨钝了棱角。不过,在时隔二十九年后的同学聚会中,我在见到她的时候,心态倒是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飘忽。有点意外的是,我从她见到我时的第一束眼光里,读出了一抹亲情的光影……

 那一刻,我内心的颤动,虽说没有左右语言的顺畅表述,但眼瞳中的泪液,不禁微微有所闪动。

 她当时问的第一句话是:听说你常常一个人在外地是吗?我答是的。她接着又问:一个人的时候,会不会感到孤独啊?这次,我只是摇摇头,没有正面回答她。但我却在心里,很想对她说:一个人的时候,我曾多次想起你;一个人的时候,我又多次怕想起你……

 

(注:此文写于多年前)

共获得积分:2 ,共2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