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网 >>  文学频道 >>  文章 >> 文章内容

发表时间:2019-03-17 16:36:11

该作者的文章:

春 遇 红 叶 李


  如果在国外有人告诉我,她的名字叫红叶李,我完全是会接受的。可是在上海一个叫莘庄的公园里,当我被告知那就是她的名字时,我怎能不犯嘀咕呢?虽没有当面反驳人家,但在心里,我认为她的名字应该是李红叶吧?俗是俗气了点儿,但不管怎么说,还算是蛮有女性特色的。

  爱上她,是在今年的三月间。这个春天,我的绝大部分时间,都消耗在满溢春色的上海街道上了。那天,春日的阳光,非常的温暖,我在欣赏路旁各式各样的花木时,蓦然看到了她。当时,她递给我一抹很是暧昧的笑靥,顿时令我心旌轻飏。我馈以无限深情的回眸,且眼瞳里荡漾出爱的光辉。

  虽然我看到了一束“秋天的菠菜”,但却没好意思找词跟她聊几句,毕竟是初次相逢,太过热情怕会引起人家误会。不过,离开她之前,我又深深地凝视了她很久,我发现她那微笑的脸庞,洋溢着我喜欢的颜色。最后,我含情地跟她点了点头。当时的微风,轻抚着她的柔发,着实很迷人。

  回到家,我一直在想着那场艳遇。我为自己连她的名字都不知道而遗憾。非常奇特的是,当晚的梦里,我居然梦到了她。我隐约觉得,她似乎姓李,好像以前我们曾在什么地方遇见过,可就是想不起来确切的相逢之处。后来,我肯定,她应该姓李,并且,在某一个春日,我一定曾和她邂逅过。

  那天,走在隔壁小区的围墙边上,我被从围墙里探出的好多株有点儿眼熟,但却叫不上名字的小白花所吸引。那些花开得满满的,五瓣的小白花还透点儿粉色,细小的叶子宛似红枫。看到那花,我居然想到了宋人叶绍翁的名句“春色满园关不住,一枝红杏出墙来”。尽管那花不是红杏,但毕竟也是来自墙内,故蹦出如此诗句,也还是蛮符合场景的。

  本想走进那小区看看这花生长的环境,顺便跟人家打听一下开这种花的树叫什么名字。因为这个春天里,这样的花开得真多,也真美。特别是在路旁的行道树中,它们在青青柳色的映衬下,尤其显得娇媚可人。而认为这种树姓李,是因受到“桃李满天下”句的启发。春天里,除桃花外,能如此满怀豪情地盛开着的,不是李花,那还会是什么花呢?

  很遗憾的是,我努力再三,还是没能查到这种花的确切名字。正当我想去植物园打听时,一位老同学来电话约我去他家附近的莘庄公园聚聚。见那天阳光非常够哥儿们,我便决定骑闵行区免费提供的公共自行车去那儿。一路上,不断见到这种诱人的花朵,令我心情很是灿烂。当然,别的花木也很逗人可爱,只是我已知道它们的名字,便难免会失去些许神秘之感。

  以梅闻名的莘庄公园还算有些雅趣,尽管春天排挤了梅花傲然的姿容,但梅花们在我心里依然是挺拔的。此时公园的主角是桃花和樱花,它们的艳丽,居然让我的朋友发出了“很爱情”的赞叹。我说那应该是有点儿浪漫的爱情,可真正的爱情,没条件那样子奢华。奢华的爱,多半有点儿假。

  当看到一些树木下面有植物介绍牌时,我猛然想起了探出围墙的那一簇簇小白花来。我希望能在这公园了解到它们的名字。当找到它们时,我四下环顾,却并没有发现介绍或说明之类的牌子。怏然之际,瞧见几步开外,有园丁正在松土,于是心中暗忖,这回一定有戏。

  我走到园丁身旁,手指着那些正开着花的树,向他请教它们的名字。园丁顺着我手指的方向看去,然后淡然地回答道:哦,那是红叶李。

  我愕然于园丁的回答。事实上,那叶子倒是更偏紫色一点的,可是,为什么那位园丁只称其为红叶李,而不跟我说也可以叫紫叶李呢?我是后来查了资料才感叹自己的直觉还算蛮可以的。也许,我是没有必要去探讨那些烦人的细节的。红紫原本很亲,即使偶尔混淆,又何必去计较呢!像我常常走在城市那宽敞的大道上,却一直以为是走在乡间的小路上一样——忘却了符号、忘却了岁月,单单只让心,在欢愉的静界,沉睡……

共获得积分:2 ,共2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