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网 >>  家常频道 >>  文章 >> 文章内容

发表时间:2019-03-24 19:19:25

标签:父母管教 妈妈诞辰 

 

323日是妈妈119周岁诞辰,老人离开我们整整35年了。我抚摸着慈母的照片,陷入无尽的思念中。

我儿时在哈尔滨父母身边,直到十一岁时,1955年初和1956年中,父母陆续回到老家,我留在北京兄嫂身边。

俗称“严父慈母”,我家正是这样。父亲严起来“不讲理”“没正经”,这可不是我说的,我妈妈和兄姐说的。十岁前的我,可深有体会,挨了父亲不少冤枉打。不过也好,印象深刻,也改了不少坏毛病。比如,跟妈妈要“好吃的”,一次是小贩进院卖凉粉,一次卖熟玉米。倒霉的是正巧爸爸都在家,他不惯这坏毛病,第一次打的轻,第二次是屡犯,正儿八经的收拾了我一顿。从此以后,大人给就吃,不给绝不要。又比如,在一位表哥的婚宴上,我不吃姜,把菜里的姜片挑了出来,“可恨”的是旁边的小孩说他吃,一比较,我的毛病多呗,挨了爸爸当场训斥。从此,我不仅吃姜了,举一反三,把不爱吃香菜、茴香的毛病也改了,吃嘛嘛香。

但是,慈母就不同了,我不记得妈妈打过我。所以在妈妈跟前胆大些,甚至有些“放肆”了,敢暴露坏毛病,且不思改悔。比如刚才说的一而再“要好吃的”。

不过,妈妈的管教,大多我还是听的。一次灌暖瓶,一手提暖瓶,一手提水壶灌,谁知竹暖瓶套的底儿掉了,暖瓶掉出来,又砸在下面的暖瓶上,一下打了两个暖瓶,在当时的经济条件下,可是闯大祸了。吓得我就跑了。妈妈在后面喊,我跑的更快了,知道妈妈小脚追不上。直到饭时候,才蹑手蹑脚的回家。没想到,妈妈没训斥我,还关心的问烫着我没有,说喊我,是想问我烫着了没有。然后告诉我,她看出是竹套坏了,不怨我。不过,下面放另一个暖瓶就不对了。后来爸爸回来,妈妈说是她把暖瓶打了,把我遮掩过去了。我很感温暖。以后干活也小心了许多。

而给我印象最深的,也是妈妈惩罚我最绝的一次。一个周六的下午,妈妈和院里的张大娘带着我去道里办事。下了电车,我只听到“五道街”,那太熟悉了,我六姨就在五道街,我常去。于是,离开大人,自作聪明的先到街口等候,也是想在大人面前炫耀吧。可是等了很久,没见大人。只好自己坐车(小孩可以蹭车)回到南岗马家沟的家。挺远的呢,比起现在十岁的小孩,也算本事吧。没想到妈妈已在家等候,张大娘陪着,看来妈妈连急带气的,不轻。我不知深浅,还显摆:我早到五道街了,一直等呢。原来,那时哈尔滨中央大街一侧叫中国几道街,简称几道街;而另一侧叫外国几道街。妈妈去的是外国五道街。就这样,妈妈找不到我,事也没顾得办,回来等我,可谓“气急败坏”了。虽有张大娘的劝慰,妈妈还是冲我发作了,发出了“你皮痒痒了”的警告,预示着要挨揍了。正巧二姐下班回来,说买了三张电影票,南岗的“亚细亚电影院”的《山间铃响马帮来》,马上走。妈妈知道我爱看电影,尤其是打仗的。于是拿出了杀手锏:不让他去!把票给张大娘,咱们去!不管姐姐和张大娘怎么给我求情,我就是没捞着去。虽然这唯一的一次挨妈妈揍的风险过去了,可这真比挨揍还难过啊!

哈哈,妈妈很会抓软肋呢。长记性了!再不敢“欺负”妈妈的慈祥和温柔了。妈妈的教导,谨记在心!

这些十岁以前的故事,好多都历历在目,挨打也好,挨训也好,父母望儿向好的恩情,俱在心上。

共获得积分:18 ,共18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暂无相关文章!

精华文章

回忆录……我的新华岁月(六十一)

[阅读]

最新活动

  • 1
  • 2
  •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