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网 >>  杂谈频道 >>  文章 >> 文章内容

发表时间:2019-03-29 14:22:35


 

老年大学往事
 
老人易怀旧。我退休后就读市老年大学已十余年了,“阿Q式”自以为圆了大学梦。有时午夜梦回,“老大”那一桩桩一件件的往事,历历在目。
200405年,我报了初级电脑班和初级摄影班。那时,电脑班借在桐乡四中上课,我被推选为班长;摄影班又要我当班长,连连摇手,结果还非让兼副班长,盛情难却。其实,上“老大”都只是玩玩,我也没做多少事。有次开会,许多人滔滔不绝地发言,轮到我只读了一下书面汇报,短短三四分钟,却不料有人私下对我说,你讲得简明扼要不噜苏。我理解有人长篇大论是一种表现的机会。老人么,自我感觉好就好,耐心坐着包容一下就过去了,细想想也蛮有趣。期间,摄影班到王店曝书亭、海盐南北湖采风留下印象最深,去南北湖那次我带了家属,汤老师拍摄我父亲长髯飘飘荡秋千的照片,发表在2005722日《浙江老年报》,留下了永恒的记忆。
我读文学班时间最长,不少年长的同学都已不在人世了,自然规律不可抗拒,但回忆起与他们的交往,真也有许些眷恋。董临,我在2004年市作协“国庆55周年征文”颁奖会上初识,随即便成了同学。07年我班与嘉兴市老年大学在桐城举办联吟诗会,师生共参与,气氛活跃,诗兴大发,会上洋溢着校际友情,办得非常成功。我写了则报道,刊于127日《浙江老年报》上。同时,我还充实内容投稿《不老园》,当时董临是编辑,某日他找我商量,说姚英翔也写了,于是两人联名刊出,更添情趣。谁料想2015年初,我接替他编辑一版的工作,第一次编好后向他请教,他憨厚地笑笑:“你编的我还看什么?”后来,为纪念市老干部文体协会成立30周年要编一组文章,老董是离休干部,又是负责人之一,我采访了他并代写《走过三十年》一文,他很满意,刊于《不老园》第133期。他临终前,我随文体协会领导去康慈医院看望慰问,也算尽了同学之谊。
同座娄鸿泉与我交好。记得我第一天上文学班,进门见第二排有空位子,不料被拒,说是留给张书记的,颇为尴尬。这时,前排娄鸿泉马上说:“来,来,坐我这里。”我那时还高度近视,总想靠前一点,听了心里暖暖的,对他顿时有了好感。2012年相约赴日本赏樱之旅,更留下了美好的记忆。也曾应邀去过他家串门,我们两人关系一直不错,可如今他却早已去世了。
如此等等,不胜枚举。往事己矣,仅留记忆;人生如梦,终有了时。人这一生,说短也短说长也长,晚年能就读老年大学,为夕阳余晖添彩,乃是我们这一代老年人的幸福。

共获得积分:4 ,共4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暂无相关文章!

精华文章

人生悟语系列(67):.浅谈还权于民的问题

[阅读]

最新活动

  • 1
  • 2
  •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