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网 >>  文学频道 >>  文章 >> 文章内容

发表时间:2019-04-08 07:05:38

该作者的文章:

 俞长城并非“白衣”人

 

  清同治三年(1864),桐乡知县戴枚创办桐溪书院;六年,聘严辰任山长。他到任后,将后院东三间改作“三贤堂”,供奉张履祥、冯景夏、俞长城三位桐乡籍先贤,以“仰止前贤,矜式后进”。每年春秋两季,率官绅及书院诸生奉祀。

  作为先贤之一的俞长城,有的文史资料却说他是个“几次童子试皆未中秀才”的白衣人。山长严辰怎么会选一位“白衣”人,作读书人的楷模?笔者带着疑问查阅了清光绪《桐乡县志》及有关史料,才知他并非“白衣”之人,而是一位学养深厚,功名有成的饱学之士。

  俞长城(1668-1722),字宁世,又字桐川,号硕园,桐乡县保宁乡人。清光绪《桐乡县志·人物》:“俞公长城……之炎少子。康熙甲子举于乡,闱中先已拟元,后乃抑置第二,与公父乡举时相同,共称异事……乙丑联捷成进士,官编修。”1996年版《桐乡县志》亦谓“康熙二十四年(1685)进士。”

  该文还说,他“家庭贫困,父亲系一清寒教授……靠母亲纺织以课读”,也值得商榷。其父俞之炎,并非“清寒教授”,而是翰林院庶吉士,历任户科给事中、吏科都给事中的官员。据光绪《桐乡县志》载:“顺治甲午,举于乡闱中,先拟元,后置第二。戊戌,成进士。用翰林院庶吉士……教子极严,长策、长城皆成进士,入翰林,见《经学传》。桐邑父子三翰林,惟公一家而已。” 翰林院是朝廷主管编修国史、编纂记载皇帝言行起居注,草拟有关典礼文件、制诰等的官署。殿试后,新进士授翰林院庶吉士的,称“点翰林”。

  俞长城幼承庭训,父谓“读书以明道,作文以载道”,授以经史性理古文,故学有渊源,文章简劲,自成一家。他品行高尚纯洁,年轻时游学松江,与孙西文、金仞直诸名士朝夕砥砺,有“西郊十三子”之称。康熙二十四年成进士,三甲第五名,授编修。入翰林后,职掌文书、国史。父之炎、兄长策,均为博学鸿才,时人有“才藻不减眉山苏氏(苏洵、苏辙、苏轼)”之说。

  康熙三十八年(1699),帝南巡,途经桐乡,其时俞长城告假在家,至行在朝谒。康熙诏谕慰劳,详询其祖父官职及回乡情况,嘱左右记下他的姓名。不久,长城假满回京。翌年春,适会试,命长城任校阅试卷的房官,得士称盛。然而,正当获得皇帝有好印象时,他却以疾乞归。从此,侨寓扬州其妹家,甘愿居贫,以从事著述,直至病卒。

  俞氏一门三翰林,长城文名尤在其父兄之上。他所著《俞宁世文集》,时为海内所推崇;编选《可仪堂一百二十名家制义》,穷原竟委,具知人论世之识,有重要参考价值,学者无不奉为规矩法度。他认为制义是义理与文章、逻辑与历史并重的文体,故倡导以古文为时文的八股文体制,注重制义风格与作者人品、学识、经历紧密联系。他认同清初提倡制义“清真雅正”的风格,对具有雄厚风骨的制义大加赞赏,取法甚广,并说: “古人重科名而轻爵位,重科名所以验其学,轻爵位所以励其守。”自设科取士以来,未有如其精于制义者。

  李元度《国朝先正事略》谓:“(俞长城)工古文,论古尤有识,四书文独辟畦町,尝选制义百二十家,始王荆公,迄国初诸老,每家各为小序,允为大观。”严辰在《桐溪书院祭三贤堂祝文》中说到“清故翰林院编修俞宁世先生,文品弥高,宦情能淡,五十年贫余著述,百廿家穷及源流。”他把俞长城作为读书人的楷模之一,可见其评价之高。

  由此看来,“俞长城白衣夜谒康熙”之说,许是作者援引失据,导致如此之误。兹不揣冒昧,撰此短文,予以匡正。 

 

共获得积分:8 ,共8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