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网 >>  文学频道 >>  文章 >> 文章内容

发表时间:2019-04-09 12:35:54

该作者的文章:

  和一丛丛葱绿的芦苇共生于一片水域中,荇菜花儿有些招摇,甚至,有些小资情调,这么说,并不为过。
水是静的,静到我能听到荇菜花儿的窃窃私语。

它们商量好了,就在这个夏天,统一着装,清一色的金黄,要以娆娆的姿态,收拢所有行人的目光。

它们在同一时间里,踩着碧绿的盘,轻盈地跳着舞步,一片一片地聚集,一朵一朵地开放,叶挨着叶,根连着根。

它们统一思想,要么美到极致,要么爱到疯狂。

一个上海知青,弯下腰,捧起一朵荇菜花儿,竟哭得跟个孩子似的,他一遍一遍地重复着:我曾经也这么年轻、这么美丽。

是啊,曾经的美,都在时间的隧道里消失,那些献了青春献子孙的垦荒人,如今,重返燕窝岛,寻找曾经的岁月,北大荒,他们没齿难忘啊!

雁窝岛的荇菜花儿,不矫情,色色的,有着少女的情怀、少妇的情调;

雁窝岛的荇菜花儿,心性善良,入药清火,耐热耐寒;

雁窝岛的荇菜花儿,手牵手,心连着心,根连着根。

 (谨以此诗献给853农场成立60周年,献给北大荒青春和汗水的所有知识青年)







共获得积分:8 ,共8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