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网 >>  娱乐频道 >>  文章 >> 文章内容

发表时间:2019-04-28 10:57:18

 艺术创新,不是杂烩拼盘

——评杂技魔术剧《龙门》

 

昨晚随家人到大兴剧场看一场杂技魔术剧《龙门》(简称龙门)。

据介绍,该剧由中国杂技团主创演出,是2017年度北京文化艺术基金和2018年度国家艺术基金资助项目,是一部全新原创作品。《龙门》是探求魔术与戏剧充分融合,开创舞台艺术新品类的大胆尝试,整部剧让表演更加丰富细腻,创造出强烈的剧场效应。为了更好地实现跨界元素的融合,中国杂技团对“魔术”技术体系进行了革新,努力让魔术效果的呈现完全在剧情发展中实现,力求将神话类电影特技效果呈现在舞台上,让现场观众能够亲眼观赏到发生在舞台上的“活电影”。

中国杂技团最新原创魔术剧《龙门》舞台装置,加入观众以往看到的神话剧、魔术剧不一样的元素,在多媒体,音乐,服装,舞美方面,将魔术,杂技,戏曲,舞蹈与传统古风美学融合,使其更具感染力,同时,神秘魔术带来的惊喜场面,能让观众们过足了眼瘾!

剧中的各色舞蹈,杂技,戏曲多元化也超越了常规舞台剧的投入,包括通过现代魔术科技的配合,以及武打场面中戏曲技术的运用,营造出视觉冲击更强更炫的,“剑起渺渺峰峦,遥见繁烟繁纷落,百花谢,大梦似长歌”的舞台效果。……

 

演出部门极力推崇该剧的创新独运,有开辟杂技舞台先河之意味。有道是,真理需要在实践检验中才能决定是否正确,同样道理,任何门类的艺术是不是创新,也是靠观众的接受和认可。业内所谓专家的盲目吹捧,一时可以得逞,但经不起时间的大浪淘沙。曾几何时,电影界、相声、戏曲界都曾热衷跨界演出,一方面显示演员功底和多才多艺,二来标榜这类跨界演出是 “艺术创新”。

是不是真正地创新?他们自己知道。一名民歌声乐演员,跨界唱一首或几有京剧、戏曲名段就叫创新了?这种创新未免太廉价了。观众不是傻瓜,曾记得大牌导演张艺谋、陈凯歌的《满城尽是黄金甲》、《十面埋伏》、《无极》等电影放映后,曾遭到观众和评论界的不少诟病,但上述所谓大片必竟没有脱离电影艺术的轨道,只是将声光电、场面舞美过分炫耀,而忽略了电影是讲好故事的根本。那时的争论热烈,众说纷纭,虽没有定论,但这些巨著随时间的推移,昔日的光环逐渐暗淡无光了。时间越久,湮灭地越快。这是对上述艺术奇葩最好地回答。如让我给这些艺术奇葩冠名,称作流星艺术再恰当不过了。离经典还有相当大的距离。

回过头来,再看杂技魔朮剧《龙门》,似乎走的也是跨界等于创新的路子,演出方自诩此剧是 多媒体,音乐,服装,舞美方面,将魔术,杂技,戏曲,舞蹈与传统古风美学融合,使其更具感染力”。如果是尝试,我不反对,但将这部剧的所谓艺术创新,说成是一条成功的创作路子,又那么肯定,那么理直气壮,中气十足,那就有点夸大其词,值得值商榷了。

因为,这涉及到杂技、魔术的本源。

 

1、何为杂技,其艺术特点是什么?

按《新华词典》的解释,杂技,系指各种技艺表演组合而成的艺术。是从人

民生活中取材经过艺术加工和提炼创造出来的。包括耍(器物)、变(魔术)、练(人体机巧动),具有高、难、险、新、软、硬、美等特点;魔术,又称幻术,是利用物理、化学、机械等科学方法,借助道具,以迅速敏捷的技巧或特殊装置把实在的动作掩盖起来,使观众产生幻觉,感觉到物体忽有忽无,变化莫测,产生假似真时真亦假的错觉,提高到理论高度,则是感性认识的可靠性,比理性认识的可靠性要低的多。俗称戏法。有人将魔术归类到杂技的一种。

不论杂技、多么高难险悬,挑战不可能,都是杂技演员常年不断练习,掌握平衡技巧练出来的;不管魔术多么光怪陆离,变化莫侧,看不出瑕疵,但魔术都是假的。杂技、魔术的表演方式是仰仗单体、群体演员共同协作配合完成的,演绎围绕一件事物,突出一个中心,杂技项目之间只存在类别、表现形式的雷同,项目之间不存在相互联系,因果,像文学艺术中的意识流、蒙太奇的表现手法,在杂技艺术表演中是不存在的,也不适用,甚至是反对和拒绝。鉴赏杂技、魔术的成功条件很简单,就是追求观众眼皮底下近景表现的高、险、柔、硬杂技项目的成功率,魔术项目追求的眼花缭乱、目瞪口呆、以假乱真!杂技魔术表现场所要求安静、光线充足,反对剧场、舞台的喧闹、嘈杂、光线明暗频繁变化,因为这些声光电只是噱头,不仅干扰观众的视觉,也影响演员表演时的精神集中。

纵观《龙门》剧中的杂技、魔术有下述几种:双人或多人托举、多人叠罗汉;个人、多人高低抖空竹;多人顶伞、顶碗;高台多球拍击(单臂倒立拍球);跳高圈;高空飞人;多人高低双手撑碟;龙珠变色;魔术变果品花酒;大变活人;悬空飞人;水中飞人;柔术等(项目名称不准确,笔者俗称),如果将剧中上述杂技表演串在一起在舞台上表演,观众会欣赏到一场杂技魔术大餐。可《龙门》的编导的神经不知哪里出了问题,非要让上述杂技魔术放在蓝绿红黄名色光线变幻和喧闹嘈杂的音响中完成,如果是考验演员和观众的忍耐力,恐怕用错了地方,又都是远景镜头,近景或特写镜头几乎没有!我作为观众并没有感受到杂技项目带来的惊险玄幻效果。

据我观察,上述杂技魔术项目表演大体在两个场景下完成:一在为鱼人族龙王庆寿典礼上;二在为夺取龙珠的鲛人族王厉鳌山洞中。由穿着鱼鳖虾蟹、水蛇蚌壳等水族服装的演员们完成。

 

2、              《龙门》剧的人物情节

剧中人物有下述几人:鱼人族圣女素宁,化作龙珠保佑鱼族;鱼人族龙王墨云长川,其子墨云涣,正值年华,称龙少、龙子;栾月灵,鱼人族圣女,深爱墨云渙,龙城危亡时献身碎魂,助龙子跃龙门;离烟,鲛人族圣女,后被厉鳌利用祭龙门;厉鳌,鲛人龙王。(没有剧情介绍,查网络得知,不准确)。

《龙门》的故事情节,是参照鲤鱼跳龙门,最后成鱼人族龙王的故事演绎的,在鱼人族龙王的庆典上,龙珠被盜,没有龙珠保护,鱼人族将受到海水干涸渴死的危险,为夺回龙珠龙少爷墨云唤历险夺珠跳龙门変龙王救族人的故事。鲤鱼跳龙门故事在坊间流传甚广,而鱼人族、鲛人族虽是神话传说,但坊间却知之甚少。

 

3、获奖项目上没有《龙门》这样的杂技艺术门类

在写本文前,笔者在网上查阅一下,中国各地杂技团获奖或获得好评杂技魔术项目,有“花旦抖空竹”“女子单轮车”“杠上翻筋头”“高空飞杠”等几十种,都是单主题、多层次、多花样的表演,唯独没有一个获奖项目是“多媒体,音乐,服装,舞美方面,将魔术,杂技,戏曲,舞蹈与传统古风美学融合”的拼盘式表演。由此可见,这种所谓杂技魔术拼盘式艺术表演,充其量是一种尝试,绝对达不到创新的艺术层次和水准。如果真要是创新,就要在艺术种类上开辟新路,在表演形式上追求高难、惊险、柔软上下功夫,像“高空飞杠”那样挑战不可能,绝对不能利用“声光电响”这些所谓的辅助手段,给杂技魔术艺术表演上画蛇添足,甚至是狗尾续貂。

4、编导创作的中心主题摸糊不清,主次不分,有拼盘、杂烩之嫌。

看完《龙门》剧整场演出,闷头自问,编导创作一出拼盘式杂技魔术艺术节

目到底要突出表现什么?一时让我难以准确回答。

是想让观众欣赏杂技魔术吗?好像不是,因为在声光电响的嘈杂氛围中,作为观众的我,很难专心致志地欣赏这些杂技魔术艺术,领略其艺术美感;是想让观众了解剧情和人物吗?好像也不是。在巨大音响背景下人物的表情看不到,对白听不清,又没有字幕和剧情介绍,观众很难了解编导向观众通过此剧传达的信息和感悟;是想让观众感到剧中音响、舞蹈、声光、服装给予的震撼吗?在不了解剧中人物情节,听不清人物对白的前提下,不知有多少智慧聪明的观众,会随演出的进展激动、陶醉、心灵受到震撼?反正我是没有激动,为此剧的创新——“活电影”效果而热泪盈眶。反而是一头雾水,不知编导为什么要糟蹋清新高雅的杂技魔术,给它们穿上皇后的嫁衣。

 

综上所述,对这样一出所谓拼盘杂烩式的杂技魔术剧,说爱,实在不容易!不是笔者没有爱心,也不是对编导者的创作辛苦过程没有同情心,太冷血,实在是这样的所谓创新,过于喧宾夺主,荒腔走板太廉价,太让人莫名其妙!

 

2019—4—26

附:演出剧照




鱼向龙珠诉心曲



水下鱼人族舞蹈





鱼人龙王宣布庆典开始

多人高空造型











集体多花样抖空竹



















































变瓜果美酒等物















水下鲛人族山洞





龙少追逐龙珠

龙珠失去给鱼人族带来灾难









鲛人族





柔性托杯塔












高台花样击球

































变人







花样双举碟多造型




















































多媒体海浪







水中高空动作





















水中跳钻高圈


























悬空托人





































 

 

共获得积分:3 ,共3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


更多>>旅居推荐

相关文章

    暂无相关文章!

精华文章

2019年演艺事-(三)

[阅读]

最新活动

  • 1
  • 2
  •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