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网 >>  杂谈频道 >>  文章 >> 文章内容

发表时间:2019-06-03 18:37:16


标签:寻梦 内蒙 教学 

                                               寻梦之旅------圆梦归故里

“几回回梦里回延安的诗词真让我体会到几回回梦里回内蒙的滋味。四十多年来一直有两个梦缠绕着我,欲罢不能:一个是“我在沙漠里迷了路却始终走不出来”的梦,虽然我曾写过《独闯沙漠》一文来企盼解脱;另一个是我在团部中学任教的教学梦——始终会做到“那个学校还在,要我回去继续当老师”的梦。因此,我总想在我的有生之年去那里寻梦,以了心愿。
我的教学生涯的开始是在文革中68年复课闹革命时,由于我是66届高中毕业生,当初曾在湖中义务教过新三届学生。
69年去兵团后曾在连队、团宣传队、政治处、服务社任过多职。而从71年底一纸调令便在三团学校基础上协助创办中学,此中我还在巴市接受过一年多的内蒙师院的培训,直至75年底兵团转制之际获准病退回家继续到中学搞教学工作。但在内蒙整整四年的边疆中学教师生涯深深铭刻在我的心里,为我的终身教学事业打下了扎实的学科教学基础,锻炼了我严谨科学的教学态度,认真负责的教学管理能力,还有幸认识了我的终身伴侣。因此,在许多年后仍常常在梦境中会呈现出当年的学校、学生与同事,以及回忆在那里发生的各种情况也都历历在目。
今年正值纪念赴内蒙古五十周年,五月中下旬借老伴大学同学会在太原进行之后,我俩有计划地进行了内蒙故土重游的自由行。我们先往临河看望了坚守在边疆的校长杜少先与同事史成勋(也是我高中同学)。他们得知我们的来到,早就在车站等候,故人相见分外亲,握手问好久久相望。还好,几十年未谋面还都能一眼就相认。
 
他俩为我们接风洗尘,盛情款待我内心深表谢意。席间我们互相倾吐了几十年来风风雨雨、坎坎坷坷的人生。经历虽有所不同,结局大致还是类同,主要得益于当今的政策。总结以往,我们还是幸运的,现都已到了古稀之年,该知足了。餐中品尝了当地的名菜“凉拌野菜”“土豆酸菜烩肉”等,口味还不错。其实我们这辈子已曾到过“三江六码头”,什么样的甜酸苦辣还不能适应?!
 
 
 
兵团纪念馆位于一师一团的旧址,看到馆内一件件陈列有序的的展物,一幅幅战天斗地的怀旧照片,不难想到兵团战士当年艰辛和付出,那种精神难道不为之感动吗?

这次旅程我主要是去巴彦高勒寻访当年的学校旧址,以圆我遥远的思念之梦。车到原团部礼堂时,发现团部的格局还是与原来那样,变化不大,四周静悄悄的几乎没人往来。一会儿有两原是我任教过的学生(现是农场中层领导甄世全和甄永兴)迎面而来。名字我还记得,毕竟四十多年过去了,专心注视一会,他们少年时的一些特征与印象还是能被复制出来了。我很兴奋,当甄世全(当年班里年龄最小的学生)说:“宋老师,你再不来的话,明年我就退休了。”时,立刻意识到自己的衰老和时间的无情。暗地里我确实是庆幸这次决定,在我有生之年对自己有个实在的交代。我给他们讲了这次造访的来意——就是来寻梦的。如今,我看不到沙包了;现在我又把校长、同事、学生都找到了。那么,我目前迫切想要看到原校址。
虽然那已近中午,烈日当空,是沙漠里最炎热时分,拗不过我执意立刻要去的境况,我们一行八人在学生的指引下边走边聊,漫步走向那脏、乱、差的堆满大小不一的木材厂,东张西望地、终于发现还保存着那破烂不堪的一排教室时,顿时我的情绪被震撼了,我的脚不由自主地在那堆放木材的碎片上面划圈,似乎要刨根究底,找出当年的原样。但残酷的现实是没有了学校,即整个原团部所在地是没有小学与中学,我问他们怎么可以没有学校呢?现任农场领导的学生无奈的回答,向上打了多次报告都石沉大海。我在那表象平实的背后似乎有所沉思,教学的重要性难道就体现在发达地区和城市吗?!
再看着书写着我们多少不为人知和难以忘怀的充满故事情节的破烂办公室与教室,我就只能是在外驻足凝望,四十多年前的事情,就象发生在昨天一样,心目中充满了对逝去的青春岁月的怀念。
中午,学生借光副场长(当年这学校的小学生),聚集在原团部的一所回民餐馆里,盛情招待了我们一行,但我整个人似乎都一直恍恍惚惚的,尤如梦中一般。
 

 
直到临河旅馆里回顾这一整天寻找当年的团部学校,造访当年的学生的一些场景。醒悟到这内蒙三团原是我梦境缭绕的地方,现场让我回忆的思绪充满脑海,不能自拔,夜不能寐。
 
 
 

共获得积分:22 ,共22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


精华文章

君子坦荡荡·杂谈

[阅读]

最新活动

  • 1
  • 2
  • 3